紅日記RB

退休的文藝愛好者~非誠勿擾

「結婚」中譯連載 第七章 她是賢妻嗎?之二(三)

   我說過:「我變得不敢在妳面前表現散漫、伸展手足。」這當然不可照字面的意思來解釋。

   所謂丈夫,並非只要求妻子作為共同生活的對象。在妳寫的信件裡面不斷的提到婚姻生活就是共同生活,我絕不認為僅只是如此。

   男人有時候(不,是常常)要求妻子兼具母性,能夠包容丈夫無法顯露於社會的弱點和邋遢。

   妳還記得我們婚後第一次爭執嗎?那天我喝了酒,夜裡很晚才回到家。

   因為,我把公事搞砸了;說是搞砸,實際上是雖然努力了,卻沒有做出成績。

   工作上的事情我沒辦法跟妳解釋清楚。公司製造的琴弦發生產能過剩的問題;很幸運的,從台灣來了一個大貿易商,我們必須達成這筆交易。公司任命我負責接洽,我雖然盡心盡力,卻被別家公司搶先一步。

   我果然被主管責備了。問題不是出在我工作不力;可是,只要沒有讓公司獲利,被罵就是理所當然的。

   話雖如此,我還是覺得自己很可憐、很委屈,深刻感受到上班族的悲哀。當晚,就和為自己抱屈的同事相偕藉酒澆愁、解悶。

   從女人的觀點來看,可能覺得我太軟弱了。薪水階級自掏腰包買酒,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像這樣,為了情緒發洩。

   醉酒晚歸固然是我的不對;然而,當時我希望我的老婆,妳能體會我鬱悶的心情,明白我徹夜喝酒的原委而原諒我,因為妳比誰都瞭解,我在公事方面是不會怠慢的。

   總而言之,在此種情況下,我想大多數的老公都會希冀老婆有媽媽的胸懷;就像慈母安慰、鼓勵在校遭逢挫敗的孩子……。

   但是,我踏進玄關,看到的是妳緊繃僵硬的面容。如同往常,妳默默的扣上大門,走入客廳,妳一聲不吭的替我泡茶。我喝著茶,兩人保持緘默,妳時而望向後頭的時鐘;也就是說,在跟我說現在都什麼時候了。

   「我不是要跟妳強辯,」我忍不住開口。「老實說,我今天被部長罵了一頓。」

   妳靜靜的聽我說,我呢,想在妳身上看到當年我升學考試落榜時,母親臉上的表情;可是,妳卻用低沉的聲音說:

   「然後呢?」 

   「蛤?」

   起初我不懂妳的意思,

   「因為多少給公司帶來損失,可能會減薪兩、三個月。」

   「扣薪水?」

   「會扣月薪。獎金應該不變。」

   「升遷呢?」

   「大概還是會受影響耶。」

   妳又停頓了一下,注視著手上的茶杯,然後突然說:

   「我認真的做妻子。這不是--我的--責任。」

   最後一句話,斷續有力的吐出,妳離開了客廳。

   我留在原地好一陣子,反覆推敲妳當時的話語。

   (我認真的做妻子。這不是--我的--責任。)

   妳想說的可能是,我作為一個太太,克盡本分,至今努力做個無懈可擊的賢妻;而你有認真做一個好先生嗎?搞砸公事,落得減薪、升遷困難;結果,徹夜去喝苦酒,你這算是好丈夫嗎?

   我想這就是妳話裡的含意。

   (可是,這樣的話,所謂的夫婦不就是施與受的關係了嗎?不過就是施與受而已)。

   妳拂袖而去。望著妳踏出紙門,離開客廳,我壓抑心中的怒火,在心中嘶喊:

   「我拿妳沒轍!我服了妳!」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日本小說「結婚」中譯連載、養生RB邦邦、紅日記RB的相簿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