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25 Followers
30 Articles

小学二年级乌龟跳楼惨案

是肿不是胖的肉骨头

外公外婆的陪伴是甜蜜的回忆

人生大事《Lighting Up The Stars》

舒嫚

小文(楊恩又 飾演)的外婆睡夢中過世。對還是文盲小小孩來說,並不明白何謂死亡, 她只知道睡著的外婆怎麼都叫不醒。然後,屋裡除了舅舅、舅媽、表哥, 更多的是喳喳呼呼進進出出的陌生人。藏身櫃子裡的小文從縫隙看見穿花襯衫短褲, 嘴嚼口香糖的男人,對床舖上的外婆彎胳臂,折手腕… 她大怒拿著紅纓槍,衝出來對男人的屁股狠狠刺下。

後綴X 讀Bar特刊|外婆、壁虎、倒數六十秒|在疫情爆發時談死亡

陳伯軒

那些對於疾病的恐懼,對於死亡邊界的凝視,讓我感到恐慌,我們會不會就這樣變成報紙上的另一個數字。

3

秋天是想念的季節

Flora異想

或許哪一天再去坐坐火車,回憶一下那種看著車外燈火滿佈的景象,就像再一次回外婆家一樣

3
Back to All

甜地瓜星

書桓

起風了,我駕著白鷺鷥飛到似曾相識的甜地瓜星。

si薰|張嘉佳|《雲邊有個小賣部》~感動~

si薰

我喜歡這小說淡淡地的陳述故事,沒有過多情緒堆疊情感自然流露,簡單卻又深刻細膩,讓我沈浸在他的文字世界裡。

失语

Raymond

我从经验里剪裁出一个个符合语言表述逻辑的词句所践踏的,或许不亚于生活对她的践踏。

無法下班的阿線的下班創作

外婆的杏仁茶

Sunline

每每母親要從台南回家前,外公總是會特別交代外婆,留一壼杏仁茶給母親,讓搭著夜班車、深夜回到家中的母親,可以喝上一碗熱熱的杏仁茶,然後她與外婆一起長話到睡著(母親說,回家的那一天,外公一定會離她們遠遠的,因為她們聊天太吵。)

外婆,一路好走!

小小螺絲釘

6/16日,早晨陰雨綿綿,我一早起來,隨便吃個早餐,開啓最近剛下載的日麻遊戲,準備度過一個平凡悠閒的假期時,一通帶著壞消息的電話響起了…… 「喂?」 「xx……」那是我阿姨的聲音。「怎麼了阿姨?你要找媽媽嗎?」我帶著疑惑的心情說著。「xx……外婆她……」阿姨用著哀戚的口氣,斷斷續續地講述。

隨筆|櫻桃、藥丸、腳底板疼痛|寫下外婆的堅忍與我的怠惰

陳伯軒

這兩週的休息讓我慢慢地緩過勁來,我的腳底板也終於穩定,不再毫無徵兆地哀嚎,我也感覺到自己準備好了,可以再次投入寫作生活中,於是我寫下這篇文章。

3

一件乘載暑假回憶的衣服

紗卡納

應該大家都有把情感寄託在某些物品上的回憶,可能是一根小時候與鄰居一起吃棒棒糖剩下的棍子,因為鄰居搬家後再也無法相見,所以就會特別珍惜那個剩餘的物品,因為那物品早已不單單是物品,更是昇華成對鄰居的想念或是回憶 我也有這樣的物品,這次的物品是一件衣服,是一件黑色底,上面印了大大log...

外婆的葬礼

bawa

清明祭,纪我亲爱的外婆

【攝影觀點】珍貴的回憶 | 婚禮紀錄

英奇

她說:「到現在這些影像拿出來看,從照片的畫面都還能感受到當時的情感。」

阿嬤好久不見,妳最近好嗎?

黃皮膚的吉普賽人露思

我帶著妳的愛努力著。

外婆的蟲洞│散文

怡君觀察

一段錄音,卻感覺像是來自遙遠外星的訊息,要傳什麼給不識字的外婆?

早上被外婆电话吵醒了

Polk

我正赖在床上刷facebook上的短视频,忽然有电话进来了,一看是外婆的,我立马头脑风暴一下外婆怎么突然来电话,不会出啥事情吧。赶紧接听电话,跟外婆聊了十分钟。原来是过年的时候我提了一嘴,说今年要把老家装修一下,否则没法住人,我么当时气愤过年回家没地方住的舒适,老婆又不乐意住旅馆,一时生气就决定装修。

婷駐妳心人生相談室

外公外婆正名了!有需要嗎?

射手媽咪婷婷

外公外婆的詞有歧視意味嗎?大家怎麼看呢?

有过便足矣

程希

有过牵挂 了无牵挂

「外婆」夕阳西下,我心惆怅

Polk

起源外婆祖籍徐州,其父亲是国民党军人,外婆打小便搬迁至上海浦东,后又随父至上海崇明,嫁于外公,自此扎根在崇明。崇明是个岛屿,所有人都知道台湾岛,海南岛,却不知面积排列他俩后面的就是崇明岛。投奔我刚上初中那会儿,父亲去上海开出租车谋生,母亲也去浦东姨婆的工厂打工,留我在奶奶家留守。

社區活動|無差別愛人|面對恐懼發現愛,寫給外婆的一封情信

陳伯軒

包裹在看似強硬的面具之後的,柔軟且無盡的愛,與對於一個孩子未來的擔憂,我都還記得,彷彿只要我願意,我還可以回到那個時候,那間小房間裡,看見她,看見我的外婆。

2

聲音的故事 | 阿嬤家的鐵捲門

Twisterella

深夜外頭傳來一陣拉動鐵捲門的聲音,勾起了我對屏東阿嬤舊家的一串回憶,清晨拉動鐵捲門的聲音是別具意義的,是一種人們於一日之始,準備開始工作打拼的意像。一日之始,準備開始工作打拼,先來段花式打擊樂 (取材自海角七號)那是一間位於屏東烏龍坪數不大、兩層樓的老透天,有騎樓與鐵捲門,雖然老...

1

社區活動|難忘的味道|檸檬酸帶來幸福甜

陳伯軒

「別急,阿嬤一定做檸檬水。」她一邊安撫我,一邊把培根捲上四季豆,又把「緊盯」蛤蜊吐沙的工作交給我。「好好盯著牠們,吐完沙,我們就做檸檬水。」蛤蜊一動也不動,我什麼事都做不了,也跟著嘟嘴生悶氣。

2

【妞的今天】Day45

矛盾妞

一大早我就搭普悠瑪號火車回花蓮,一路上除了睡覺看風景,好像也沒做什麼事,直到最後一個小時我才想起來寫文章,一個小時的時間,我還是將今天的文章寫出來了... 剛上火車,打開kkbox,然後...發現...合約到期了...沒辦法聽歌(汗!!在kkbox跟youtube premium...

難忘的味道-外婆的梅干扣肉

炭甲郎

從阿郎有記憶以來,就超喜歡吃外婆做的梅干扣肉,那肥中帶瘦,瘦中帶肥配上鹹而不膩的梅干菜真是絕配,一道聽起來簡單的梅干扣肉,外婆坐起來可是從來不馬虎,從三層肉、梅干菜的挑選都是有撇步的,肉還要先稍微炸一下,通常都要忙一個上午,才能做出這道「梅干扣肉」~~ 每次外婆只要聽到我要過來玩...

1

思念,迷失在田野!

玫瑰姊

紀錄我的心情語錄

再也找不回來的美味——追憶外婆

大貓oMo

如今回想,我對吃的講究,應該是受到外婆的啓蒙。据母親所説,外婆20歲不到就守寡,當時舅舅還在襁褓中。爲了照顧一家四口,外婆經同鄉介紹,便隻身來到首都當起家庭女傭。我們本地人習慣稱之爲打住家工。太婆只有外婆一個女兒,而且還是太婆從別處抱回來的娃。

《窗邊故事集》下雨天的末班車

一隻會彈琴的貓

寫在前面: 我忘了是在怎樣的心情寫下這段故事,只記得很久之前的某天晚上,突然想起過世已久的外婆,便趕緊寫下那段難忘又哀愁的故事。昨天看到@射手媽咪婷婷 介紹一本書,在文章最後提到想念阿嬤那段,頓時腦海中出現了以前阿嬤半夜起身坐在我床邊和媽媽聊天時,啜泣的畫面。

人生第一次經歷了生死,卻是我人生最重要的人

飛在雲端的蝴蝶

昨天和爸爸聊天,說起來,原來我已經來到香港12年了。我16歲的時候,來到香港。我出生於內地梅州,一個充滿了我的回憶的地方。那是一個小鄉鎮,鄰居都是認識的,家裡人沒空,我就能夠隨時去隔壁家吃飯。小小的鄉鎮,沒有太多的娛樂場所,還沒有什麼網絡,但有很多純粹的快樂。

外婆家的枇杷树

Way

外婆家的天井里有一棵枇杷树,据说在我出生前的二十多年就长在那里了。幼年的记忆里,大人们总爱围聚在枇杷树下,估计着这一年会结多少枇杷果。他们总是念叨着“大年”、“小年”这些我听不明白的词儿,但我真的好奇他们怎么能够在二月看出五、六月的收成呢?

《面匠的妻子》

小小岛

面匠的妻子已经很老了,大部分时间里,老床托着她孱弱的身体,她躺在床上什么也做不了。偶尔摸索着在屋子里走一走,自言自言说着什么,所有的人都以为她老糊涂了,甚至得了老年痴呆症,她说自己精神好得很,算命的给她的说过,可以活到100岁呢。她说自己能清晰地记得,60 多年前嫁入曹家那天,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