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20 篇作品累積創作 370301 
Sunline
置頂作品

。關於我/2020.09。

換日線/Sunline Liu。台灣高雄人。二十歲後流浪到台北工作七年後回高雄定居至今。自由工作者,大多數時間從事的事都跟書和出版社有關,另為創意小物手工製作、設計者。與天下雜誌換日線Crossing頻道沒有關係。是單打獨鬥的個人創作者。(當然也與釣具品牌SUNLINE沒有關係。

Sunline

麻,妳什麼時候開始不穿裙子?

母親有著瘦高的身材,在她出生的年代,要能跟她長得一樣高䠷的女孩不多(大概現在女生平均身高),看著她青春少女的照片,不是穿著腰身緊繃、下褲管寬大的喇叭褲,就是潔白的長裙、洋裝,或偶有稍稍帶著一點男性氣質戴上大大的墨鏡、套著...

Sunline

《阿媽的女朋友》也許我們還沒從櫃裡出走!

記得在還沒有社群網站的年代曾經數度在《阿媽的女朋友》這書裡不斷被提起的女同志網站瀏覽,想要一探自我內在與外在對於性向的認同。從未曾以為「女性老同志的從前一定被壓抑到無法伸展,交個同性伴侶是件困難的事。」這大概是女性本身就有閨密、手帕交與同性友人較為親密的關係裡遠比男同志輕鬆一些些...

Sunline

寫給S的,長大真的是件漫長的等待!

親愛的S, 我想妳應該是會與C(或C.C)並列我這個系列,最常收到我這種文章的人吧!如果未來我們持續聯絡著,這樣的文章一定還會不斷地累加進我們的中年,若有幸我們都平安到老,那就一直寫到老年吧!十年後再回來看,一定很有意思,也許我們應該回頭找找中學時我們寫給對方的賀卡,裡面年少時的煩惱應該都在時間跨越了吧?

Sunline

疫情之下,一起進電影院看台灣電影吧!

從《海角七号》以後,好幾次我們好像都在票房像煙火「咻—」的綻放下以為台灣電影應該可以「回春」站穩在電影院的廳數、觀眾們都會隨之起舞一起支持台灣電影,但往往就真的綻放完就還是得等著下一部像《海角七号》這樣讓觀眾買單的神作。當大家說著「後疫情時代」這幾個字時,疫情不見趨緩,許多電影大...

Sunline

來plurk找我玩嗎?推書書書專用!

我的plurk:https://www.plurk.com/sunline2020 在Facebook把朋友刪得只剩常往來的幾十個外,就跑來matters玩耍,還重啟了plurk。舊帳號都是十年前的東西,十年來也沒什麼更新,就申請了個新的。

Sunline

《無聲》/一起玩就可以不被欺負嗎?

多年前孔劉在台灣還沒紅的時候,我做了那本《熔爐》的書籍文宣。那時線上影音還不那麼盛行,像《熔爐》這種直視社會黑暗面的電影,多半就像事件本身一樣,被悄悄地、安靜默不作聲放在社會的角落裡。

Sunline

你怎麼相信別人議論的我是我:離開那些總愛議論人的群組!

*這裡「被議論」的「我」,可以替代成任何人!小時候,你有沒有遇過一個狀態?在女生的群體裡常會發生的:某甲跟某乙,分屬自己的小圈圈(就稱甲圈或乙圈好了。)因為甲圈人看乙圈人不順眼,於是開始漫開傳聞攻擊對方,然後去拉攏不在圈圈裡的人,紛紛要你表態「你要站在甲還是我這裡?

Sunline

我心裡的matters:獨立思考、多元創作、討論豐富……

幾日跟fide的對話下來,我想我可以整理一下這個主題了。首先,我要說一個大前題:關於社交、碎片式的生活記錄,前者是我不擅長,後者是我不一定會看的東西,這個大前題很重要,它關乎我對matters的觀看視角,以及我待在這裡的心態。

Sunline

微小說。寫給海兒

海兒第一次在她家過夜的那一晚,她用棉繩綑綁自己的上半身,她穿著內褲裸露的上身露出像龜殻的紋路捲縮在浴缸裡,她的頭被用頭罩給完全套起,只有口鼻在外規律的呼吸。海兒從床上醒來,發現她不在床上,她穿起前一晚和她上床褪下的外衣起身從她的臥室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