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學寫作小組
Matty
maintainer
29 Followers
34 Articles

樹洞暗影 | 記1

柚子茶

一些未必直接與田野相關的日記,一些需要清創透氣的傷口。隨時可能因為安全感而再覆上敷料(鎖文),於是相信此刻文字的相遇與否,都是緣份。

1

山事采集 | 之6:青苔

柚子茶

總而言之,關於「可以吃的青苔」,關鍵並不是找對物種(因為到處都會長),而是觀察它所生長的水源乾淨度、日照強度、水流湍急程度等等。總之是相當需要「意會」去判斷的...

1

山事采集 | 之5:筆仔草

柚子茶

嗯?!一路像在解任務這樣跳出來給線索,而原來這個平平無奇的圳溝,是什麼內行人之間的的藥草採集點嗎?

1

山事采集 | 桑葚與桂竹

柚子茶

我才慢慢意識到也許只用吃來理解植物,也是我相當都市人的想像。長輩未必是這樣認知的,一項植物的不同部位,不同成長階段或時節,可能都有不同功能,他們是這樣完整的認識一項植物各方面的利用的。

Back to All

山事采集 | 故事要從雞說起

柚子茶

友情提示:文中提及都是長輩年輕時的經驗,至少30-40年前,是這些保育類「被列為保育類」以前。

山事采集 | 之2:箭筍

柚子茶

清明時節,山上開始冒出各式筍子與蕨菜,是春夏之際的山林旬味。這次來聊聊留下噶哈巫族語名-Alibu的「箭筍」。

山事採集 | 三腳柱

柚子茶

清明時節,山上開始冒出各式筍子與蕨菜,是春夏之際的山林旬味。

山事采集 | 前情提要

柚子茶

在不靠海的山城小聚落,采集故事...

人類學編輯答客問|出版不只是記錄,更要能引發讀者共鳴

Matty

在上一集的「編輯做客・線上問答:人類學成了出版顯學?我也可以出版田野筆記嗎?」線上問答,Matty 請來左岸出版編輯孫德齡 @DLsun,並邀請馬特市作者提出對人類學以及出版的相關問題,最後收到將近 20 個提問。其中,作者們最關心的問題可以分成兩類:一類是如何定義什麼叫做「好的」「人類學作品」?

編輯做客・線上問答:人類學成了出版顯學?我也可以出版田野筆記嗎?

Matty

無處不田野——這是人類學研究者愛說的話。推而廣之,這裡的「田野」,早已不再是人類學或質性社會學的研究專利,不只是去異文化沉浸式生活調研幾年寫的古典民族誌,而是一種認識世界、迎向他者的目標、視角與方法,許多學科都可以用這個視角,去開展自己的「田野」工作。

然後又等待下一個Bulan Ramadan(齋戒月)

江婉琦

開齋節戴著頭巾的台灣阿嬤六月,不知不覺已經到了晚上走在路上汗水黏膩的時節,某天學校課堂上談了宗教人類學,下課後的我跑到日落後的台北清真寺,再到大白天的台北車站、基隆碼頭邊和大安森林公園,體驗一年一度穆斯林朋友的大日子:Bulan Ramadan dan Idul Fitri(齋戒月與開齋節)。

19歲的田野:住在邦加島上的華人

江婉琦

(註:原文寫於2016年11月,曾發表於臉書網誌:https://ppt.cc/fTg5nx) 2016年九月,我跟著申請客家串流計畫的庭寬,一起來到作家湯順利的故鄉:印尼邦加島勿里洋(Belinyu, Bangka)。湯順利是在印尼出生的客家移民第三代,也是今年(2016)來台...

我在2019年的第一天選上了仙女

江婉琦

前一晚輾轉難眠,今晨天還未光,第一聲六點鐘的鬧鈴未響,精神已經抽離於夢境,我已經很久沒有這樣的感覺。第一次元旦這麼早起床,空氣是舒服的味道,沙崙空曠的馬路和火車站仍有昨晚跨年的遺留氣息。我坐上7:15分的區間火車,要去鹿耳門天后宮參加仙女選拔,窗外水田與透天厝裡的人們安靜沈睡。

Matters 的人類學作者,都在挖掘哪些有趣深刻的田野故事?

Matty

馬特市作者們擅長的主題寫作各不相同,今天為大家介紹人類學領域的作者,他們長時間投入田野,挖掘有趣深刻的故事,用文字帶領讀者探索廣闊的世界。Matty 把這些作者介紹給大家,如果有遺漏歡迎補充,喜歡讀田野故事的讀者可以在評論區留言(催更)喔❤️作者 @廖珮岑當蒙古北方的人哼起台...

[人類日記] 我的田野筆記閱讀障礙症

Orad

閱讀(別人的)田野筆記是一件充滿樂趣的事,上面會有手稿、速寫、夾雜心情日記與咒罵的評論,記號與人名,以及各種不明,充滿想像力的手繪圖像。我記得人類學者陶西格Taussig曾寫過一本書” I swear I saw this “ 聊「田野筆記」這一種文類的原創性和神奇之處。

1

「十個救火的少年」:香港反修例運動中的恐懼與自由

關係者二號

*原刊於2020年二月份出版《人類學視界》第二十六期「原來人生是像一片薄如蟬翼的玻璃那麼脆弱。」這幾個月來讀著香港的新聞,我常常這麼想。香港從2019年六月以來發生的事,對我而言似乎定格在一些難以抹滅的畫面。在這篇文章中,我想記述一下六月份的幾個畫面,還有一些之後的想法。

1

東干人:說著「清末漢語」的人肉時空膠囊?

李易安

(原載於轉角國際)從科齊柯爾(Kochkor)前往頌湖(Songkul)路上的風景。從吉爾吉斯中部的小鎮科齊柯爾(Kochkor)去頌湖(Songkul),即使是最簡便的路線,都得翻過一座高山,而且車流稀少,除了偶爾來往於湖邊和城鎮的牧民之外,只能期待包車的觀光客經過。

人類學田野故事(3) “我不是炎黃子孫”

Fishear

從我到青海見到羊博士起,他就把給我介紹藏族或土族的男朋友作為了一項神聖的文化使命放在了心上。大概物色了一年多時間,終於決定把他離婚帶小孩的藏族親弟弟介紹給我。他的這一提議自然遭到身為他同事的,我的藏族學姐的激烈反對,於是他憤憤不平地和學姐慪了好幾天氣。

當蒙古北方的人哼起台灣原住民的歌

廖珮岑

「他們說想聽聽台灣的音樂。」Б 一邊開著車一邊把現正播放的蒙古音樂關掉。我別過頭去,後座有 4 個人,Б 的朋友、弟弟、親戚和親戚的朋友。只見他們全都笑著對我點頭。這天我乘坐上從蒙古最北邊的小鎮 Tsagaannuur 前往城市木倫(Moron)的私家汽車。

1

烹飪即生活,生活即細節 中壢龍崗清真園烤餅

TangTang

「從生活中尋找樂趣,幸福要靠自己創造」我坐在清真園與老闆馬耀強大哥閒聊,依邊吃一邊聊生活,清真園貫徹了馬大哥的生活哲學,從畫筆到字畫,店內裝飾幾乎皆是二手物品純手工改造而成,畫是以對面西裝店的藍色粉筆畫上、筆是吃完冰棒後的竹籤削成。忠貞市場有著將近50年歷史,早先政府在60年代...

黄奕 | 时间与主体:田野写作的两个关键问题

iago

授权转载 原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kpbGBIWS5fhHx2MZQ6cHxw黄奕 时间与主体:田野写作的两个关键问题2020年1月19日 编辑/插图绘画:iago 在这一年的实践中,无论是日常生活还是艺术实践,我越来越发现只有主体间性,而...

永遠的流浪歌者──鄭功山

Baikal

台灣有李泰祥,有校園民歌成為四、五年級的美好回憶;越南有鄭功山(Trịnh Công Sơn),他的音樂,在戰火激烈的歲月裡,撫慰著無數流離無依的靈魂。鄭功山(1939-2001),越南情歌之父、反戰音樂家、永遠的流浪歌者、吟遊詩人,從1958年發表第一首情歌〈淚濕了的睫毛〉(Ư...

【合作民族誌第四篇】傾聽需要─政大USR計畫一對一課輔方案紀實

政大公共人類學寫作小組

位於文山區的明道國小因地域關係位於安康社區內部使得學童中低收及單親家庭者占有一大部分,為政大USR計畫的合作對象之一。政大USR計畫透過與明道國小的課輔合作來提供給小朋友大哥哥、大姊姊志工的陪伴。在課輔過程中因為學童的不同需求而產生了不同的故事,志工一方面陪伴學童發展...

【合作民族誌第三篇】共作之始,對博物館與展示的不同想像

政大公共人類學寫作小組

緣起——來自老師的邀約 「有沒有興趣做一個共作展覽?」一個來自老師的邀約,開啟了我第一次參與共作展示的體驗。在過去的經驗中,雖然沒有獨自策展,但我與政大民族學博物館的夥伴們已經做過四次的展覽,並且從過去作為一個協助製作的小組員,到在兩次展覽中擔任企劃總執行。

【合作民族誌第二篇】巷弄中的學習角,安康社區華語班的開始

政大公共人類學寫作小組

這是政大公共人類學寫作小組在matters發布的第一篇合作民族誌,由小組成員@宮保雞丁與政大USR計畫華語班夥伴Ladda共同完成。歡迎追蹤我們的寫作小組@政大公共人類學寫作小組,每週與你分享興隆安康的故事。安康社區中有這樣的一個學習角落,一間教室中,混雜著不同的語言,有時攙和著笑聲此起彼落。

【合作民族誌第一篇】從越南到木柵,威哥的人生旅途

政大公共人類學寫作小組

與威哥一起做手稿的最後修改,改完之後,他說這是第一次完整說出自己的人生故事,想帶威嫂回去看看。這是政大公共人類學寫作小組在matters發布的第一篇合作民族誌,由小組成員@島民與社區夥伴威哥共同完成。歡迎追蹤我們的寫作小組@政大公共人類學寫作小組,每週與你分享興隆安康的故事。

我們來了!走進興隆安康:一場合作民族誌的實驗

政大公共人類學寫作小組

Matters的寫作者們,大家好!我們是一群以公共人類學精神和民族誌方法記錄身邊社區的政大(貓大!)師生,過去一年中,我們在學校周邊的木柵地區,做了一場合作民族誌的實驗。什麼是興隆安康?安康社區位於台北市文山區,緊鄰政治大學,是全台北市最早、規模最大的平宅社區,因歷史發展因素,使...

人類學田野故事(2)週末和尚

Fishear

A 老師是藏族人,藏族人沒有姓,大概為了上學,索性姓了A, 並起了非常具有儒家文化特色的名。但是A老師並不滿足,自己給自己起了個藏語名字,音譯成漢語共六個字,中間加了個圓點,看起來極具“異域”風情。有了這兩個名字,A老師便可以隨興所致地在各種論文上署名,用膩了漢語名,這六個字加壹個圓點便華麗登場了。

島嶼筆記:一場姐妹聚會,蘭嶼女人教我的事

島民

(上週去了matters台北見面/吃喝大會,受到點撥,接下來會開始陸續把一些之前的文章放上來,還有 podcast 和詩、散文、田野筆記、合作民族誌,等等。這是第一篇,上學期末的田野筆記,關於旅北的都市原住民達悟族女性。歡迎追蹤我的medium看更多文章喔!

初入人類學的新聞學徒該如何適應不同的學科倫理?

島民

作為剛進入民族學博士班一個月的小記者,我對兩個學科完全不同的背景和學術倫理產生了兩個很大的困惑,於是就在臉書上發問,幸得很多朋友加入討論,應@潔平邀請,轉發到此,希望能更深入討論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