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6 篇作品累積創作 15447 

P for Powerarchy

山地

人際相處中,即或是好友間,也難免有互相比較,自覺或不自覺把別人數落;毒舌、羞辱、凌霸,背後是貶低他人,同時抬高自己。當這種power over有社會系統的加持,滲入文化、敍事,甚至制度時,就成為結構性的壓迫

O for Oppression

山地

我發現浸淫在社會文化中這個身體,早已embodied 了主流價值,我的操作不全是由自己理智操控;用槍指著別人腦勺的快感,叫我驚嚇,反問壓迫是否已內化,體現在情緒和心理上?如此,壓迫者與被壓迫者是否如此簡單二分?

N for Nonviolent Communication

山地

粗口可以說得流暢,但提起「愛的語言」,心理上就抗拒,生理上毛管直豎,行為上感到得​​蹩扭。難道前者就是不加修飾的真情,後者就是裝模作樣嗎?

1

M for Mindfulness

山地

​​​​Human mind is a wandering mind. ​​A wandering mind is an unhappy mind.

1

L for Loneliness

山地

如果世上有人類動物園,必須在籠外掛一個大牌,標註:「此人不宜獨居」。

K for Kindness

山地

人太忙,情緒空間太少,急於自辯,忙於控訴,又渴望被體諒,不自覺地陷入你錯我​​​​對的爭戰中,忘記了幼稚園便學的相處之道,Be kind to one another。

2

J for Joy

山地

快樂之所以稀少,正因為我們的日子都浪費在自找的苦痛中。

I for Integration

山地

以前⋯⋯現在⋯⋯,不一定說香港的衰敗,也可以說香港人的轉化。環境雖叫人窒息不安,世界卻可以繼續因發現連結而不斷打開,願大家有更多integration。

H for Holding Space

山地

相愛之難,因為我們都是千瘡百孔的人,卻容不下的亂七八蹧的對方。成為承載器者,要先讓脆弱的自己一層一層被承載,像俄羅斯的娃娃。這是彼此相愛的藝術。

1

G for Grief Work

山地

哀傷之所以神聖,因這情緒是通往心靈深處之門,打開一個有待發掘的生命世界。在這世界,痛與愛、死亡與生命力、個人與社群、苦與同苦(compassion) 、grief 與gratitude,奇妙地相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