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27 articlesIn total 28541 words

【求助帖】巨额资金卡在BitAsset无法出金,我该怎么办?

LukingMao

BitAsset无法出金,希望大家幫幫我!問題解決可支付一定報酬!

1

推拿雜談

LukingMao

職業,愛好什麼的,算是我們認知世界的一個窗戶吧,每個人都有屬於他自己的窗戶。

我的年度問卷

LukingMao

2020年只剩下最後十天,分享一件在年初想不到今年會發生的一件事?這件事對你的生活帶來什麼樣的改變?年初已經知道了武漢出現了不明肺炎,當時就想到了2003年的非典——那時候我還在就讀小學,教室裡整天就是刺鼻的醋味。可我怎麼也不會想到,後面疫情爆發,在家(被迫)隔離到五月才上學。

「作弊已入刑」的標語合適麼?

LukingMao

考研標語去年考研期間,我就考研標語給學校發過郵件,一直沒有收到回復。今年,校園裡還是和去年類型一樣的標語。於是,我決定把去年的郵件分享與此:尊敬的校長辦公室的老師:您好!我是XXX研究生,我這幾天看到了學校的考研警示標語,我感覺不怎麼好。我覺得考研標語有「嚴守誠信、作弊已入刑」之類的話,這樣子很不好。

故事:一九四九年的冬天

LukingMao

前段時間和朋友喝茶,其間玩“故事王”的遊戲,幾個人東拼西湊,竟成了一個很有趣的故事。便決定分享與此。遊戲規則:五個人參與遊戲,就同一本詩集,每個人隨便翻開一頁,並選取那一頁的一行詩,記下來。隨後,由某個人起一個故事,且需要用的他記下的詩句,後面的人推動故事發展直至第五個人結束故事,且每個人講述時都要用到自己記下的詩句。

浅谈科学技术与人类解放——以AI和VR为例

LukingMao

摘要:就科学技术与人类社会发展之间的关系而言,马克思提出了科学技术作为人类解放杠杆的思想。通过对马克思人类解放理论的准确把握,进而过渡到AI和VR对生产力、生产关系以及人的需要的影响,分析了科学技术对于人类解放的促进作用。试图帮助人们辨证认识科学技术与人类发展之间的关系,以更好利...

答「自由與正義」三問

LukingMao

首先需要指明的是,我這裡提到的自由(liberty),主要是指政治自由。通常意義上的政治自由,都包括了言論自由、著作自由、集會自由、結社自由、遊行示威自由、人身自由和無罪推定原則。政治自由亦通常體現在選舉權及民主體制,公民有權對權力及政府發表不同的意見,包括支持及反對的意見。

信仰的墻腳

LukingMao

墻腳祭祀的人早春的某個下午,和往常一樣,我去成都文殊院附近散步。有幸在青年佛學院學習最基本的佛學/法的知識,所以我每週末都會去文殊院上課。課程是晚上七點開始,在此之前,我一般會獨自在寺院周圍散散步,我喜歡那裡的煙火味。這一天,我看見有個人正對著一面圍牆跪拜。

建築奇跡與無聲的工人

LukingMao

搬到新校區已近兩周,除了學生之外,見得最多的就是施工的工人了。有幾個很讓我觸動的畫面: 1. 有一天隨老師去看廠房,我們走了一圈準備出去了,才發現角落四處躺著很多午休的工人。而廠房的灰塵,蓋滿了硬化地面。2. 再去廠房,一個工人用機器攪拌塗料,泥漿濺的到處是,他連口罩也沒。

言起教育 | 關於教育中的暴力與服從

LukingMao

感謝@凌于深渊 發起的本次活動,以及對我的邀請。不過很抱歉,拖延癥患者的我記錯了截止時間,直到今天才整理完我的文章。沒關係,我依然在此把我的想法分享出來,也歡迎大家留言討論。我不時會想起某一個晚上淋雨的經歷,那還是我做完家教的一個晚上。

1

微信的文檔過濾:隱私和信息安全何在?

LukingMao

早在2016年,「端傳媒」就有文章稱:針對中國大陸用戶,微信(WeChat)會對使用者聊天過程中的敏感資訊進行「關鍵詞過濾」。所謂「關鍵詞過濾」,就是微信會將用戶正在發送的信息與敏感詞數據庫進行比對,屏蔽部分資訊,導致其無法由A用戶發到B用戶。

我的一個中國:紅色中國

LukingMao

與我而言,中國同樣是多個面向的,有紅色中國、流動中國、文字中國、民族中國等。在這裡,我只想談談認知裡的紅色中國。因為我覺得紅色中國,或者說紅色,直接參與了我成長過程中文化、國家認同以及價值判斷的形成。先說文化認同,我這裡提到的文化應該算是一種較為狹隘的世俗文化,不過這種文化又可以...

看得見的「時光館」

LukingMao

懶魚時光館地圖顯示地鐵磁器口站距懶魚時光館有好一段距離,順著馬路走了幾分鐘,然後穿過了一個小村子,我才找到這地方。我走的那個村子,石板路上沒什麼人,兩旁的民居除了掛著有很多燈籠,也不見有很熱鬧。窗台上有發呆的貓,健身的地方有發呆的人。這裡有賣字畫的小樓,不遠處就又傳來麻將的聲音。

除夕·祭祀

LukingMao

按:昨天馬特市一位朋友分享了她關於中國農村喪葬的感悟,這篇文章讓我重新思考民間的「生死觀」。我發現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中國人溝通生死,其實是通過兩種「凝視」完成的。一種是「生者」對「逝者」的凝視。「生者」通過對「逝者」照片、靈位、墳頭、墓碑等的凝視,並辅以一系列的諸如燒紙、磕頭等...

爸妈去找「风水先生」看病了

LukingMao

在我的一再反对下,爸妈还是去找风水先生看病了。事情是这个样子的,我妈已经失眠好长一段时间了,且伴有血糖偏高。一个月以前,我爸带着我妈去乡镇医院弄了一些中药,情况还是不见好转。所以爸妈只好去县城的医院看病。通过一番检查之后,医生基本排除了糖尿病的可能,说我妈的症状可能是更年期所致,便开了一些药,叫我妈过一段时间再去检查。

关于农村的一点思考

LukingMao

我自己是农村长大的,所以一直对农民、乡下的土地是很有感情的。就我目前居家一段时间,以及结合以往出行的经历来看,我觉得农村人是缺乏深层次的自我反思的。他们一直都在固有的生活方式下过日子,过一天算一天,可能很少去思考生命的意义。现在农村没有以往繁重的体力活儿了,由此会带来空暇时间的「无意义感」。

我的魚竿,我的魚

LukingMao

t早上的樓臺,地上濕濕的,這是雨水吻過的痕跡。空氣也是濕的,霧氣翻湧。遠處幾個人,消失在小樹林深處;再遠處,幾棟高樓擋住了視線。有一個故事。釣魚曾經是我的愛好,現在也是,只是知道的人不多。父親年輕的時候很喜歡去釣魚,不論是天晴下雨;哪怕有是颳風打雷,也總會有不少的收穫。

角磨機、鋼板與香煙

LukingMao

「東成」牌角磨機有沒有想過,假如你沒有打火機、火柴之類的引火工具,應該怎樣引燃一根香煙呢?鑽木取火?或許,你可以考慮用角磨機和鋼板,來引燃一根煙。當然,電源也是必要的。事情是這樣子的,我有很長一段時間在學校的實驗室做助理。這個實驗室日常主要是做疲勞試驗、焊接試驗的,所以試驗大廳裡有不少的試驗機械及工程樣品。

理髮:技術還是藝術?

LukingMao

我有一個很奇怪的習慣,那就是理髮的時候,一定會閉著眼睛。我很喜歡推子在頭髮上掃過,喜歡聽剪刀的沙沙聲。我很小的時候,那時候流行給男孩子剪平頭。理髮師拿著推子把頭髮修的方方正正的,從前後看就像是一個矩形(輪廓)一樣。不過那時候理髮店的推子質量並不好,除了經常卡頭髮,有時候還會把脖子割傷。

石頭與好奇心

LukingMao

大概在三年前的某一天,和往常一樣,我和朋友吃完晚飯去學校的東門散步。東門是學校最為宏偉的一道門,四個歐式風格的方柱子挺立在那裡。正門前面是一塊石頭,寫著“交通大學”四個字。學校裡側,是一片花園式的綠化區,道路兩側矗立著高高的銀杏樹。一行人在一塊大石頭旁停了下來,我則懶懶的坐了上去。

「Matters社區活動」記夢

LukingMao

圖片來源:https://woollymag.com/feelings/i-dream-of-fraiser.html談及「做夢」,我經常會在夢裡面意識到自己是在做夢,甚至在夢裡面的危機時刻——如生命、健康受到威脅的時候,暗示自己「沒關係,反正是在做夢」。

「Matters社区活动」十真一假 (Liker ID: luking_mao)

LukingMao

大連的「漁人碼頭」我的老師曾經說過,生活需要在「確定性」與「不確定性」之間尋求平衡。「確定」給人一種穩定的工作和生活環境,而「不確定性」則帶來更多的挑戰和趣味。我在這裡給大家分享我本科期間的一些有趣的事情,歡迎大家留言討論。如果大家為某件事感興趣,我可以寫文章給你分享。

1

栀子花的女孩

LukingMao

我自以为遇见一个栀子花的女孩。空气里流溢着诗和画,浅浅的香,很喜欢。“不看书吗?” 说完,我示意手中的一本小说。她说不了,她的笑,很清澈。那姑娘很秀气,现在回想起来,她的相貌有些模糊了。我想,大概是这样的: 她有着,花瓣似的脸,最好是栀子花;泪光莹莹的眼睛,像...

没有名字的地方

LukingMao

你要到一个没有名字的地方去,这个地方的所有的东西都没有名字。本来,这里是有很多你认识的东西的,比如说这里有山、亭子、庙宇、花、树、鸟兽还有好多好多有名字的但是你不知道的东西,还有好多好多的人。可是呢,现在,在你面前的一切都没了名字。

猫的雨天日记

LukingMao

灰蒙蒙的下雨天,天空压得很低很低,天黑之前雨大概是停不了的。下雨的日子,我喜欢在屋檐下数着落下的雨,看着雨砸起的小坑,听雨的声音。这时当然不能出去。我讨厌被雨淋湿,毛全贴在身上,很不舒服,抖不掉也添不干净,而且还冷。发呆的时候,我清楚地看见每一滴雨落下的样子。

雨,榕树,书

LukingMao

“什锦色拉又让我想起一个往日打过几次交道的女孩。” 怎的女孩?我想验证我的胡乱想法。“哥哥,哥哥——” 不远处一个小男孩跑来。确定,他是叫我的。我庆幸着,他没叫我叔叔。安静确被打破,可是我很满足了,毕竟没被强加上尬尴的称呼。我窃喜。外面的雨淅淅沥沥下着,直觉告诉我雨是不会歇气的。

我的色达之行

LukingMao

天葬台附进去了色达才知道,其实真没什么好看的。这里的草甸并不比川西其他地方更有特色,甚至看不见有牦牛,可以供游客取景拍照的地方不多。就算是在佛学院看见的行走着的喇嘛,也没什么特别之处,他们无非走着自己的路,很安静;无论是妆扮还是神色,都没什么特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