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8 篇作品累積創作 18003 
LukingMao
置頂作品

理髮:技術還是藝術?

我有一個很奇怪的習慣,那就是理髮的時候,一定會閉著眼睛。我很喜歡推子在頭髮上掃過,喜歡聽剪刀的沙沙聲。我很小的時候,那時候流行給男孩子剪平頭。理髮師拿著推子把頭髮修的方方正正的,從前後看就像是一個矩形(輪廓)一樣。

LukingMao

言起教育 | 關於教育中的暴力與服從

感謝@凌于深渊 發起的本次活動,以及對我的邀請。不過很抱歉,拖延癥患者的我記錯了截止時間,直到今天才整理完我的文章。沒關係,我依然在此把我的想法分享出來,也歡迎大家留言討論。我不時會想起某一個晚上淋雨的經歷,那還是我做完家教的一個晚上。

LukingMao

微信的文檔過濾:隱私和信息安全何在?

早在2016年,「端傳媒」就有文章稱:針對中國大陸用戶,微信(WeChat)會對使用者聊天過程中的敏感資訊進行「關鍵詞過濾」。所謂「關鍵詞過濾」,就是微信會將用戶正在發送的信息與敏感詞數據庫進行比對,屏蔽部分資訊,導致其無法由A用戶發到B用戶。

LukingMao

我的一個中國:紅色中國

與我而言,中國同樣是多個面向的,有紅色中國、流動中國、文字中國、民族中國等。在這裡,我只想談談認知裡的紅色中國。因為我覺得紅色中國,或者說紅色,直接參與了我成長過程中文化、國家認同以及價值判斷的形成。先說文化認同,我這裡提到的文化應該算是一種較為狹隘的世俗文化,不過這種文化又可以...

LukingMao

看得見的「時光館」

懶魚時光館地圖顯示地鐵磁器口站距懶魚時光館有好一段距離,順著馬路走了幾分鐘,然後穿過了一個小村子,我才找到這地方。我走的那個村子,石板路上沒什麼人,兩旁的民居除了掛著有很多燈籠,也不見有很熱鬧。

1
LukingMao

除夕·祭祀

按:昨天馬特市一位朋友分享了她關於中國農村喪葬的感悟,這篇文章讓我重新思考民間的「生死觀」。我發現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中國人溝通生死,其實是通過兩種「凝視」完成的。一種是「生者」對「逝者」的凝視。「生者」通過對「逝者」照片、靈位、墳頭、墓碑等的凝視,並辅以一系列的諸如燒紙、磕頭等...

LukingMao

爸妈去找「风水先生」看病了

在我的一再反对下,爸妈还是去找风水先生看病了。事情是这个样子的,我妈已经失眠好长一段时间了,且伴有血糖偏高。一个月以前,我爸带着我妈去乡镇医院弄了一些中药,情况还是不见好转。所以爸妈只好去县城的医院看病。

LukingMao

关于农村的一点思考

我自己是农村长大的,所以一直对农民、乡下的土地是很有感情的。就我目前居家一段时间,以及结合以往出行的经历来看,我觉得农村人是缺乏深层次的自我反思的。他们一直都在固有的生活方式下过日子,过一天算一天,可能很少去思考生命的意义。

LukingMao

我的魚竿,我的魚

t早上的樓臺,地上濕濕的,這是雨水吻過的痕跡。空氣也是濕的,霧氣翻湧。遠處幾個人,消失在小樹林深處;再遠處,幾棟高樓擋住了視線。有一個故事。釣魚曾經是我的愛好,現在也是,只是知道的人不多。

5
LukingMao

角磨機、鋼板與香煙

「東成」牌角磨機有沒有想過,假如你沒有打火機、火柴之類的引火工具,應該怎樣引燃一根香煙呢?鑽木取火?或許,你可以考慮用角磨機和鋼板,來引燃一根煙。當然,電源也是必要的。事情是這樣子的,我有很長一段時間在學校的實驗室做助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