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

Yuki

诗 |「吹拂」

灰蓝的夜空涤尽了日光 在风间 在云间 温柔的瞬间柔柔滑过 路旁的老树缠上了绷带 像休憩 像疗伤 沉静的绿意垂垂下落 乖巧的月亮似隐若现 像低吟 像呼唤 濛濛的光氤氲一片 听一曲大提琴的独奏 绵绵忧伤吹拂心间

5
葛修塞漠

西边的天上泛起神秘的光

西方的天上泛起神秘的光 透过枝叶的缝隙洒落金黄的霜 仿佛亘古的秘密都在那儿了 我怔怔地发呆盯着朝西的窗 手中的菜刀掉回水池 我停止切菜关灯眺望 可是城市太拥挤灯火太亮 晚霞的光芒像流星一样 愿望还没许成就去了远方 徒留我一人在这儿大失所望

Coldwell890

这个下雨的日子 没有雨伞🌂 想要离开 绣在天上的星 不想说话 只是眼眨了眨 地上的人 没有家…

5
松子

我会待在你的国门外,我知道你永远不会向我敞开

骄傲的六月过去了,接下来每天都是耻辱的日子。看到《国安法》的细节,在某种”习已为常“的麻木中,依然隐约难受了。像是脚底早已被粗粝的地面磨出厚厚的死皮,可死皮下有时还是会起泡。每当想站起前进,就会痛一下。

Coldwell890

暗夜里的对话

从前,只是惯于夜里 现在,却被迫着在白天里也要亮着灯 唯此才能抵住无边肆虐的暗… 是害怕了吗?你说________欢迎大家留言续写…😜😜😜

nauseated

《吃早餐》

人们可以在早餐的时候吃早餐 但人们不能在午餐的时候吃晚餐 不能在晚餐的时候吃早餐 人们在尝试餐餐吃素 又餐餐吃荤 又或者没有餐具 再或者已经没有餐了 噢,原来 人只是在吃自己想的东西而已

nauseated

《楼》

朱女士走在一条四面都是自行车的环形阶梯上 四散的光线照在尘埃里 阶梯上的斑驳污点嵌在水泥状的表层 空无所有的自然姿态被没有未来的天空抱住 死亡朝着马死掉的方向发展 此刻的她没有在意例外到来的目光追寻 仅仅呈狂放的姿态抹杀不平坦的表皮 关于楼的一切都在呜咽 目光所在也仅是朦胧的夜

nauseated

《入伏》

鸟儿吃掉了花 长颈鹿对此并不满意 都在沉醉的歌声里起舞 没有目光的雕像 鼻子讨厌被生长的人 自从姑娘们奔向四万米之外的卫生间 黑夜的温度就将人侵蚀磨灭 不光顾风景的游客妄想投散迷离的沙粒 被杀掉的鲸鱼梦见了鱼缸 当没有声音的哭泣临界高潮 脚趾头上的点点星光都落入布袋 有人丢了东西 果然还是盾牌比较难磨

nauseated

《八角形尖顶水箱里浮潜的蜥蜴》

汞超标的重工集团排泄出忧郁的蓝 量子裂变出蜥蜴状的有机植物 水箱外的木箱里有水箱看守饲养的真蜥蜴 真蜥蜴看向植物蜥蜴的方位 但他看不见 二维生物的局限性限制了不同平面的箱体之间的交流 木箱蜥蜴看着一块象征永恒的木板,也看向虚空 水箱蜥蜴看到水箱外面有一只发呆的蜥蜴,就变成蜥蜴的模样 看守看着两个箱子 忘了自己是个看守

nauseated

《晾衣架放在烤肉架上了》

苏格兰彩云被海盗的坚船利炮瞄准 轰鸣之后的空气有一股清新的气息 修修补补 又是一次新的扬帆 船上的假腿和眼罩 岛屿上的以其他岛屿名字命名的道路 还有船长办公室里的地图册一起 被阳光直射 水手拿起行刑架 装作热爱航海的样子 想要晾干海水的潮骚 却真正晾干了鱼肉 鱼被吃掉了 但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