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5 篇作品累積創作 5046 
晨愿

在夜深的时候和你在一起,分享一杯清水和一种声音

今年以来,因为种种变故,我一直觉得生活中少了朋友。而每天和我通过网络聊天的人并不少,有时候聊多了,反而会觉得空虚,耽误太多时间,暗暗觉得不可以再花太多时间在社交上。但是今晚听到一首歌,是李志在万晓利的演唱会上唱了一首略微...

15
晨愿

陈丹青你喜欢曾轶可吗?

我这辈子最喜欢的人,都是一见钟情。第一眼,就怎么都对,就扎在我的心尖尖上,最柔软的位置,最敏感的部分。这些人包括我的初恋,包括曾轶可,也包括我先生。记得2009年夏天在一个百无聊赖的下午,我打开许久不看的电视,湖南台的《快乐女生》正播放着曾轶可参加比赛,在场她在比赛中创作的《视觉...

5
晨愿

爱就是理想化,理想化就会给自由

之前一个女性朋友和我讨论嫖娼是否应该合法化。我说应该,这样可以更高的从健康的角度去管理,对所有人的健康都有好处。而法律和道德应该分开,合法化之后,人们就可以开始讨论嫖娼是否道德,从而引向更多的思考。她睁大眼睛说,我太理想化了。男人肯定靠不住更加去嫖娼。

6
晨愿

我们如何解脱?精神力量从何而来?如何脆弱?电影《壁花少年》影评

脆弱,是很多生态女权主义者看待世界的起点。人的脆弱,生态的脆弱,万物的脆弱,交织在一起。那些耀武扬威的男性,本质上又是何等的脆弱呢?被误解、被伤害、脆弱、痛苦、想解脱、伤害别人、别人被伤害、别人脆弱、痛苦、想解脱、再去伤害别人。这是一个伤害起来环环相扣的世界啊。

3
晨愿

假设小粉红也具有理性

人们关于方方日记的观点对立严重。在一个英国武汉微信群里,有小粉红说如今中国自由度越来越大,政府听取民间的声音越来越多(大概是这个意思)。我感到非常amazed。我转眼看到豆瓣上友邻发日志说近些年ngo是如何被打压的。更别说课堂上老师都不敢说西方好话,批评中国的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