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50 篇作品累積創作 362873 

旧人打卡 | 我是Lola,请留言

Lola

只要我还在写作,就像随身带着刀,即使遇到糟糕的状况,我也可以像驱鬼似的挥舞手中的刀,大喊“走开,我随时都可能离开”。

6
水上书

边疆、民族与宗教:“婚姻诈骗案”中的缅甸新娘

Lola

罪犯竟摇身一变,成为现代社会里和平的“买主”,而女人变成了可以被占有和“消费”的物品。

1
水上书

Matters 成就清单丨认识了很好的朋友

Lola

单独存在的避难所是迷宫中的高贵之处

2
水上书

边疆、民族与宗教:汉文化的纯粹飞地

Lola

到了十八世纪末,汉人已经占据了云南全部人口的三分之二,从此奠定了云南的人口格局。云南人的前提便是中国人,不言而喻的含义便是中国的云南人。

5
水上书

总有一天我要生活在现实世界里吗

Lola

“爱丽丝,总有一天我要生活在现实世界里了吗?”听起来就好像是在对着一个并不存在的兔子洞发问。

水上书

在鹅毛树下唱低俗山歌

Lola

两人均表示因一时兴起在公共场所演唱了低俗山歌。

1
水上书

边疆、民族与宗教:感谢上帝冒雨到教堂

Lola

他问我从哪里来,我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但我想他日常也是这样问的,主要还是针对基督徒,或许对方会回答他,自己是来自哪里的教会。但我没有这样的答案。

4
水上书

边疆、民族与宗教:我小时候的宗教经验

Lola

我的回族同学,那个百口莫辩的穿青人,还有我自己的民族身份,统统被隐去了,只剩下一个“云南人”,进而笼罩在“中国人”这个更大的身份下。

4
水上书

从 It’s my duty 到“最后一代”

Lola

从过去那种永恒的一去不复返的青年状态,退回到三五岁的孩童时期,不惜以自刎的方式来惩罚“令他伤心的大人”。几千年来如此,几千年来都是哪吒自刎。

6
水上书

云南人上街去买草

Lola

清代到云贵来做官的吴其濬写道:“余留滞江湖,久不见蔓菁风味。”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