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62 篇作品累積創作 175333 

菜田观察

虫子游戈

一个月前,我的一位久未联系的朋友打来电话,请我帮他整治菜田。我自然疑惑。一来虽然我在农村长大,但其实并无有效的务农经验;二来我也从未有过系统性地学习过农业技术,我种在阳台上那些瘦小的多肉植物能为此作证;三来我们久未联系,为何请我呢?对于这些疑问,我的那位朋友给出了无论怎么解读都不符合逻辑的回答。

我看好或投资的一些Cardano DEX和NFT项目

虫子游戈

Cardano 区块链已经具备运行智能合约的能力,一些项目正在进行编写代码、测试、审计等工作。本文将介绍一些我个人有所了解或较为看好或已经投资的 DEX 和 NFT。分布式交易所(DEX)说到区块链和智能合约,DEX 是绕不开的核心话题。一般一条公链都会有一个核心 DEX,比如以...

自踢己踵

虫子游戈

  海因莱因时间旅行中篇科幻小说。

意外

虫子游戈

事实证明,我们随时会死于意外并将重复死于同一意外。要说原因,大概是人类总是无法从过去的意外中获得教训或者为防止这种意外而做的预防工作会损害有能力做这种工作的人的利益吧。周浩在看了一个多小时的郑州水灾视频后对我发表了这样的感想,然后他又接着说:「意外都是人祸,看看郑州政府,和疫情初期的武汉政府有何差别?

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虫子游戈

男人已被逼到墙角,再无退路。杀手说出了那个他总是会在完成任务之前会提出的要求:「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然后你就会放过我吗?」男人已然绝望。「只要你的理由让我满意。」杀手的语气毫无感情。「听着。」男人语气急促,仿佛看到了生机,「我才刚刚结婚,我爱我的丈夫,我们刚刚才领养了一个小女孩,她虽然有点残疾,但很可爱。

舔头娃娃

虫子游戈

夏至日那天早上,我坐在观音桥的猫咖店,思考我该怎样将正在写的长篇故事引导至早先预想的结局,或者说我其实在忧虑我还究竟能不能写完那个故事,又或者说我在找寻着某个借口——连载更新不适合我或我需要一个人来催促才行。总之,任何人都看得出来,我进展很慢,算得上是辜负了那如果有也最多不过两人的读者。

观音桥躺平者

虫子游戈

那天,一个穿着普通白色短袖衫、灰色齐膝短裤和深蓝色运动鞋的二十六岁人类走到了观音桥那个人造的假山前面,在一池子机器搅动着水面前方,在被烈日加热到让人难以忍受的地面之上,躺平下来。重庆观音桥他躺得非常平,仿佛是躺平一事上与生俱来的专家。他躺得如此之平,几乎与地面融为一体,化为一步阶梯,成了建设这广场的不起眼基石之一。

我发行了第一个 NFT!

虫子游戈

非同质化代币(NFT)发展正盛,我打算也来凑个热闹,自己发行一个 NFT 玩玩。

01 高楼当此夜,叹息未应闲——《天之使,何人书?》

虫子游戈

本文为《豆瓣阅读长篇拉力赛》参赛作品《天之使,何人书?》第一章。成都的天气已经阴郁了两天,在这湿冷的夜里,就连空气都仿佛是被洗过一样,充盈着厚重的水汽。小笙酒楼下,妖玲摘下了口罩,对着路边停着的一辆车的后视镜检查了一下自己原本就很简单的妆容。

近况及其它一些或真或假的琐事

虫子游戈

上一次发文已经是去年 12 月初了。那时候同时忙着多项工作而且猫生了病并且死去(猫传染性腹膜炎,据说是因为猫冠病毒引起),我也在忙碌中疏忽了身体保养,加上空气总是不佳,生了一场病。这些工作做完后已经休息了近一个月,加上有规律的锻炼,现今总算差不多恢复了过来。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