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34 articlesIn total 50504 words

火车,火车

魂淡

一大早,麻将愁容满面地出门,去赶早班火车。睡眠不足使他的头昏沉沉的。和其他早起上班的人一样,强作精神的脸上隐含着对床榻的依依不舍。麻将和其他人略有不同的是,他把对床榻的留恋变成了对火车车座的憧憬。两个小时的车程,他可以舒舒服服地坐在车厢里好好睡个回笼觉。

咖啡

魂淡

《咖啡》 精神充满压力 美其名曰现代病 符合时代精神 沉浸在更广泛的幻觉中 保持清醒 还是保持亢奋 一种积极的姿势 也许是失眠引起的混乱 偶尔使大脑打 一个冷颤 快乐的瞬间 《如果你只能活到秋天》 这是最后的夏季 站着抒情 等着青苔爬满 皮肤 让绝望的情绪 在烈日下蒸发 在一小片阴影里 品尝 少量的快乐

我还不太习惯漂浮

魂淡

我还不太习惯漂浮 梦好像现实的反面 一面镜子 照进伸手不见五指的 内心深处 失控 要么坠落,要么浮起 从梦的外面观察 始终是虚假的幻觉 而真实就是梦 中断的地方 梦中的那只手枪 始终安静的躺在那儿 记忆游戏 忘记一件事情 感觉就像 一根细细的钢丝 断了 一个小心翼翼走在上面 的...

午睡之后骚动醒来

魂淡

马丁走到阳台上,看了一眼对面的办公大楼,四楼走廊上的灯还在不停地点亮和熄灭,好像有个非常无聊的人在不停地拨弄开关。马丁知道其实是走廊上的感应开关出了问题,反应过度,就像一个紧张兮兮的有神经质。马丁站着看了一会儿,然后又回到房间内。他在房间里坐了一会儿,感到心烦意乱。

濒死者的眼神像受惊的动物

魂淡

濒死者的眼神像受惊的动物 濒死者睁大眼睛 寻找气味浓烈的死神 所以一丝困惑 流露出来 生者注视着他的眼睛 诧异于他对此刻命运的无知 这懵懂如动物的眼神 审视着 生者们关于生命的一切疑问 尾行 在不同的城市 同样车水马龙的街道 一个下班的人 行色匆匆 回家 和往常一样 心不在焉...

郊区乘客

魂淡

麦田坐在书桌前,面对着电脑屏幕发呆。从旁观者的角度观察,他并不像在发呆,而更像在打游戏。不过他的确是在发呆。这个游戏他已经玩了几千遍了,现在他只是机械的对着屏幕按按按钮,并不需要通过大脑来思考如何游戏,他也没有从游戏中获得任何快感。现在,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老马》

魂淡

之前写的一首不太满意,重写了一稿。老马 那个阿根廷人已经死了 高举着上帝之手 去见上帝 上帝也举起他的手 回礼 曾经喧嚣 他用生命冲刺 屏住呼吸 他竟然试图晃过死神!多次尝试后 他把心爱的足球 踢进了天堂之门

唯有死亡才能规训

魂淡

唯有死亡才能规训 偶然在网上看到 老马的视频 意识到他已经死了 高举着上帝之手 去见上帝 那个放荡不羁的阿根廷人 不可思议地盘带越过 各种是非 用惊异的传球 和大放厥词穿过生命的喧嚣 在球场上奔跑的是桀骜不逊的灵魂 在此之后 世界又重新归于 平庸和无聊 《生锈》 一种生锈的生活...

无丝分裂

魂淡

有段时间我同时爱上了三个姑娘。她们三个笑起来都很可爱很甜,而且她们都着高耸的乳房和丰满修长的大腿。同时她们也都爱我。这让我感到难以取舍,我无法判断自己更爱谁一些,即使在苦思冥想之后做出艰难的决定也会很快被我自己推翻。因为无论出于何种原因(高尚的或庸俗的),我不想放弃她们中的任何一个。

来一杯?

魂淡

搅屎棍和操蛋分子我是一个搅屎棍 搅乱粪坑里臭烘烘的大便 和肥胖的蛆 恶心,混乱,有活力 我是一个操蛋分子 野心勃勃 试图操一下这个混帐的世界 这个下流的世界 满不在乎地呻吟两下 试图让我早泄 好保住它那张虚伪的 文明处女膜 如果一定要谈论死亡我不关心死亡 的意思 是我不关心死亡...

跑向终点

魂淡

吃完晚饭,我换上运动服和运动鞋,准备出门跑步。其实我是一个很懒惰的人,我并不喜欢锻炼身体,也没有持之以恒的毅力。我之所以会主动出门跑步,是因为有一天我觉得自己的心跳过快,于是担心自己是不是得了心脏病。但,我也不敢去医院检查。为了避免自己英年早逝,我想通过跑步来锻炼自己的心肺功能。

梦境爱好者2

魂淡

李文对于做梦越来越着迷。他几乎每晚都做梦,有噩梦也有美梦。他非常努力的做梦,争取把梦做得越来越复杂。他在训练自己的梦。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他已经掌握多重梦境的诀窍。也就是他可以同时进入多个梦境,像俄罗斯套娃一样一个梦套一个梦,当一个梦破灭后,李文能够在另一个梦里继续游荡,并且一边还在回味之前的梦。

命运

魂淡

有一天小齐在去游泳的路上碰见了命运,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她了。她看起来有点憔悴,衣着很随便,和以往的光鲜外表不同。命运虽然有点无精打采,但是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小齐。她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小齐,像一头在伺机捕猎的野兽。小齐一时也有点吃惊,但是他很快镇定下来,他不相信她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揪住他的衣服破口大骂。

零碎

魂淡

语言是个好东西。语言不但是文明的基石,也是个人存在的凭证。所以语言是权力,所有的独裁者都会想办法控制语言。主动放弃语言的行为是一种反存在,类似一种宗教修行,或一种可以形而上的反抗。失去语言的群体是无法存活的。反智或者愚民就是在严苛的控制下最低限度的使用语言。

超市

魂淡

超市灯火通明的大厅 我选择跟随人群移动 堆满的货架上 出售一个念头 脆弱易碎 我小心放入空空的购物车 获得三秒钟的平静 以及晚餐后 闲置的时间 收银员的记账凭证上 写着我的灵魂 的零售价 我听见风我听见风的声音 在窗外呼啸 在楼宇间冲撞,盘旋 我看见飞沙走石 树叶在空中狂舞 我相...

虚无之夜

魂淡

爬上楼顶 不经意地 瞥见了头上的星空 那些微弱的星芒 以及 巨大的黑色天穹 我试图从中看出点什么 一个无聊之人 先是取消了星星 然后取消了黑色的天穹 最后取消了时间 直到蚊子在他的胳膊上 叮了一个包

怀念炎热

魂淡

现在我躺在床上 盖着被子 气温凉爽 回想夏天 汗流浃背的日子 当时难熬的感受 现在已经模糊 我甚至有点怀念 当初让我度日如年的炎热 正如在不久后的冬日 我会怀念现在 的凉爽一样

丁丁太少用会变小哦

魂淡

这一天和往常一样稀松平常,天气并不晴朗也不阴暗,一种很普通的晴天,普通的让人无精打采也让人无法记住的一天。平淡而机械,只是日历上的一个数字,唯一的价值就是承上启下,让人可以从二数到三。无论是365天还是30天,这一天都是用来滥竽充数的一天,除了数学和历法上的必不可少之外,这一天没有任何存在价值。

蝉的沉默

魂淡

蝉不停地鸣叫 富有节奏的叫喊 让人心碎 这是悲伤的生命之音 有一只蝉无法忍受 这种悲伤 它被这悲伤的生命之歌淹没 没有发出一声鸣叫 始终保持沉默

大雨

魂淡

雨水倾泻到大地上 狂乱的情绪淹没一切 在虚空的洼地 汇集无序的洪水 心神不宁的人群 在焦虑地等待着 堤坝被冲垮 世界被毁灭 和神赐的重生

无限推迟的犯罪计划

魂淡

现在我心惊胆颤地站在楼顶上,内心充满了恐惧和悔恨。我紧张地注视着楼下的动静,担心会不会有人追来。是的,我犯了一个错误。由于鲁莽和不明智,现在已经无法挽回。后悔也于事无补,我现在没有心情去审视过去的教训。我只想祈求一点点运气,就那么一点点。

诗选

魂淡

<通讯> 我经常拨打一个号码 有时接通 有时无人接听 每次都心神不宁 等待电话对面传来 的声音 喂,你是谁?我保持沉默 无法回答 <冬季短信> 照镜子需要 先拭去上面的水汽 喝一口冷水 就打一个哆嗦 点燃香烟 犹如点着一个火把 ...

The Most Dangerous Writing App

魂淡

The Most Dangerous Writing App Don’t stop writing, or all progress will be lost. 最危险的写作应用 打字不要停,否则就会丢失所有已经写好的内容。https://www.squibler.io/dang...

啊啊啊啊啊……

魂淡

比特币大跌啊!…… 会有人给我发币吗?哈哈哈哈 Btc//12iM42kHaH6rrg7hU18mNQbkLSG6dK6i9V Uqn//0x0828391fAd84a1f8Ee551681709809b96Cd1b55D

上帝之手

魂淡

当1986年在墨西哥世界杯上,阿根廷足球队的队长马拉多纳用手把皮球送进英格兰队的球门,并且侥幸骗过了裁判的眼睛。李季第一次深刻的见识了天赐般的幸运,尤其是在赛后采访时,马拉多纳相当狡黠地赋予这次犯规一个相当富有诗意的名字——上帝之手——运气是来自神的庇护,并让世界为之震撼。

诗在瘟疫蔓延时(二)

魂淡

6 早上9点居委会打电话来 问我是不是刚从湖北回来 让我报了日期和起始站 然后询问了我的住址 和身体状况 晚上公安局又打电话来 问了类似的问题 由于看了很多境外社交媒体上 围捕湖北人的信息 我在接电话的时候 有点紧张 像一个躲避纳粹追捕的犹太人 或被契卡调查的苏联人 7 我知道...

诗在瘟疫蔓延时

魂淡

1 穿过疫区 有人会受到死神的鼓舞 而更有勇气 2 穿过疫区 我警惕地看着每个靠近我的人 是不是病毒感染者?被恐惧笼罩的人 是自我放逐者 老子出关 虚无的流放之旅 3 大战之后必有大雨 我不知道从哪里听过这句历史格言 那是幸存者的哭泣?

一次散步

魂淡

我在一片黑暗中醒来,好像在做梦,不过也不太确定。我的意识不是很清晰,有点游离有点闪烁,仿佛一不留神就会失去意识。也许这就是梦。如果只是梦,这会让我轻松些。因为这意味着我看到的一切都是幻觉,即使死亡也只是一个可以从中惊醒的噩梦。我站起身看看窗外,天色很黑,应该还是半夜。

总有些事情是无法解决的

魂淡

身体和心灵往往是一对矛盾的存在。比如你不想生病,但是你的身体有时会有不同主张,它觉得弄些头疼脑热的病生一下,可以更好地调节一下体内的电解质平衡。于是你不得不放弃健康时的工作和玩乐,而躺在床上踏踏实实地生病。这时候你的心情应该不会太好,大多情况是无精打采,垂头丧气。

活埋

魂淡

我挖了一个坑,然后走进去仰面躺下。强烈的泥土的腥味包围着我,让我感到有点想吐。但是我咽了咽口水,忍住了。坑底的泥土有点潮湿,我感到我的衣服被弄湿了,特别是屁股下面的那一块。不过也无所谓,这些小感觉很快就会被忽略掉的。我的眼睛还没有闭上,我躺在坑底看着天空,希望能在天空中看见点什么,比如飞过的鸟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