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5 篇作品累積創作 17302 
木南

诗人吕德安的山居生活

愿那些高高在上的人,他们眼睛里的荒杂地,虽不是伊甸园却也是乐园。愿月光偏爱他们。银杏扇形的叶子落满一地 摄影/宋蓬勃在山间,拥有一座属于自己的房子,是多少人的梦想。24年前,也就是1994年,诗人吕德安和朋友在山里花了四千块钱买下了两亩地。

木南

我们都是哑孩子

前两天,在荒岛诗会读了洛尔迦的《哑孩子》,大家聊了很多。我依然有些不尽意。加上,这两天被现实的事冲击着,忍不住想借题发挥一下。1. 哑孩子戴望舒 译孩子在找寻他的声音(把它带走的是蟋蟀的王)在一滴水中孩子在找寻他的声音我...

木南

谁的过去还没点江湖

1. 我的朋友一轮兄,自称东北小霸王,说到了东北地界,就报他的名,可以一路“横行”。真的假的,也没见证过,但小霸王心里有个江湖是没跑了。等有机会去东北,我试试小霸王的威力,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着走出来。开玩笑了,但说真的,县城长大的孩子,谁还没见过点“江湖”。

木南

“那一夜的雨同样淋湿我”

诗人马雁 1. 今天,我想读一首诗,“怀念”一下马雁。但“怀念”实在是有些无力而虚弱的,甚至带着明显的“恶意”:我只是在追寻一些模糊的印迹,于真实其实很遥远,怀念让这种真实变得含糊而抽象,因为这些不及格的话,让一个原本完整的人变得愈加单薄。

木南

在我们的绝望里闪着泪的火焰

怀念穆旦 雪后,可爱的穆旦像,南开园里 南开东村 我已走到了幻想底尽头,这是一片落叶飘零的树林。——《智慧之歌》,1976年。从南开东门进来,左侧有一堆毫不引人注意的小平房。这些房子在严整的校园建筑中显得有些特殊,细看会发现很多房子被非法改建的不成样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