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武營
Neverlandseeker
maintainer
7 Followers
16 Articles

遊記特寫丨看見衛武營晨之美

歲月靜好小燕子

漫步於晨曦中,感受著國家藝術中心,早晨的樣貌氛圍,可說是一趟自在又消遙的藝術之旅!

2

Oh ciel, 喔確了!

sakana7007

同音異義的諧音梗台灣人最喜歡了。

世界級

sakana7007

就算翹課也要參加世界級天團take6的演出,有生之年搞不好看不到第二次所以就算翹課也要去。

【舞蹈】如像瑪莉亞再生

waterflow流水帳

//《再生瑪莉亞》的探戈、西班牙語、布宜諾斯艾利斯,對我們來說,是異國的想像,於國際往來受阻的疫情時代更甚。「我沒去過阿根廷,甚至沒去過南美洲!」她笑說,《再生瑪莉亞》沒有地域指涉,但我們仍能藉着各種元素,想像異國風情。還有死亡與重生的意象——如像瑪莉亞再生,在也許進入後疫情時期演出,意義更大了//

Back to All

2022台灣燈會在高雄,快點來玩吧!(附相片集,圖多)

Sunline

最重要的是:高雄的,天氣,真的,很好!希望一路好到燈會結束。這麼精采的高雄,你怎麼能不來走走看看?

2

達利、劇團、魔幻、音樂

一隻會彈琴的貓

本文寫於2009年9月30日,疫情肆虐之前看完表演的心得。

1

【相聲瓦舍】《三十三》- 那一夜,瓦舍沒有宋先生

Neverlandseeker

還記得幾年前某天在朋友間驚喜地發現竟然有人在討論瓦舍,他們終於熬出頭,跳脫小眾的規模了呀,我心想。之後瓦舍的戲變多了起來,我再也不用偷偷幫他們擔心這麼少的觀眾這麼親民的票價損益到底有沒有有兩平!怎麼樣也沒想到,今年的那一夜,瓦舍沒有宋先生了。

從原住民傳統中舞出自我 — 布拉瑞揚舞團《沒有害怕太陽和下雨》

Neverlandseeker

一群光著上身的舞者入場了,他們跑著,跳著,似乎在做某種訓練,動作整齊劃一,不停變換,我心想這就是傳說中的阿美族巴卡路耐 (Pakarongay) 特訓呀!接著有兩個教練出場了,他們微微駝著背,雙手交叉放在身後,用奇怪的姿勢上下跳動,念念有詞......

音符 X 彩虹 X 市集 ─ 衛武營三週年活動紀實

Neverlandseeker

來自菲律賓的華裔音樂家高炳坤將大提琴的音色充分發揮,除了表現出老騎士踉蹌步伐的滄桑,也用急促音符強調他孤注一擲時的自信。整場演出中優美的弦樂述說著旅程中的悠閒田園風光,時而穿插稍微尖銳的中提琴代表忠心隨從的諄諄教誨,突然激動起來的銅管是被誤當作軍隊的驚慌羊群,還有由雙簧管領軍的木管樂器化作騎士的夢中情人。

《孽子.2020經典重返》創作社|之二,釋字748三週年暨施行法週年的時代意義

justone獨

推薦度:★★★☆不是歌舞劇,卻以舞蹈展現情慾嗔癡,呈現手法隱晦保守。但在大法官解釋釋字748號3週年、釋字748號施行法生效施行週年的2020年,《孽子.2020經典重返》有其時代性意義。

《孽子》創作社|之一,側記兼抱怨文-COVID-19讓看場戲困難重重

justone獨

衛武營第一場戲,真是一波三折--一波COVID-19疫情,三度購票終得入場!

魅惑的探戈之夜 — 皮亞佐拉《被遺忘的瑪麗亞》(Maria de Buenos Aires)

Neverlandseeker

Oh. So. Tango. with Piazzolla’s “Maria de Buenos Aires” - 2021 年適逢阿根廷音樂家皮亞佐拉 (Ástor Piazzolla) 誕生 100 年,衛武營上演了這齣他推出的史上第一部探戈輕歌劇,也讓來自阿根廷的探戈舞蹈難得搬上大舞台表演。幾個月沒踏進音樂廳跟戲劇院,餘音繚繞,感動依在,藉此文紀錄與瑪麗亞見面 120 分鐘的心得分享。

管風琴導覽 — 兩廳院 vs 衛武營南北大 PK

Neverlandseeker

開箱全亞洲最大的管風琴 ,體驗台灣南北文化推廣大不同

《江/雲・之 /間》 賴聲川乘載桃花源 40 年能量的生命樂章

Neverlandseeker

2021 年【表演工作坊】舞台劇大作觀影心得

在山茶花的花季與衛武營《茶花女》(La Traviata) 來一場春日邂逅

Neverlandseeker

在昔日文化沙漠的高雄看一場全亞洲卡司的歌劇,總監簡文彬帶領的衛武營,是否能藉由19 世紀法國小仲馬名作搭配威爾第音樂組合的《茶花女》(La Traviata) ,引領新的歌劇樂潮?

1

在山茶花的花季與衛武營《茶花女》(La Traviata) 來一場春日邂逅

Neverlandseeker

在昔日文化沙漠的高雄看一場全亞洲卡司的歌劇,總監簡文彬帶領的衛武營,是否能藉由19 世紀法國小仲馬名作搭配威爾第音樂組合的《茶花女》(La Traviata) ,引領新的歌劇樂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