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one獨

1. 只是想寫。關於劇場,關於展覽,關於高雄灼人炙烈的陽光。 2020,COVID-19疫情一發不可收拾,我也開始戴著口罩看戲看展的打狗冒險。2.原發表於方格子的文字,不明分類於錯誤子目錄下,又更正無門,故於馬特市開設二站。

《孽子.2020經典重返》創作社|之二,釋字748三週年暨施行法週年的時代意義

推薦度:★★★☆不是歌舞劇,卻以舞蹈展現情慾嗔癡,呈現手法隱晦保守。但在大法官解釋釋字748號3週年、釋字748號施行法生效施行週年的2020年,《孽子.2020經典重返》有其時代性意義。

地點:高雄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歌劇院
時間:2020-09-27 14:30
推薦度:★★★☆

(圖片來源:https://zh-tw.facebook.com/creative.drama)

《孽子.2020經典重返》一開場,即是全戲最重要的場景,一根根多立克式希臘柱暗示臺灣省立博物館(今國立臺灣博物館本館)背側,70年代的臺北新公園(以下簡稱新公園,今228和平紀念公園)。新公園是一座玄妙的公園,晚上12點會關門,官方說法是新公園離總統府近,深夜關閉有助維安(但離總統府更近的介壽公園卻不關門)。舞臺中央,西式圓型噴水池取代了現實中新公園中式方型蓮花池,池邊都是打扮入時的年輕男子,他們隨著歌聲互動,以舞蹈動作說明了這些男子皆是期待覓得伴侶的男同志--傳說中,他們才是新公園宵禁的真正原因。劇中反覆出現警察臨檢的橋段,新公園日日深夜清園關門是針對同志族群特別措施,此一傳聞並非空穴來風。

希臘柱與噴水池意象性呈現主場景:新公園。 (圖片來源:https://zh-tw.facebook.com/creative.drama)

白先勇老師的《孽子》是臺灣同志文學標誌性著作,舞臺劇《孽子.2020經典重返》表演呈現焦點並不放在同志,而是放在(尤其是生理男性)各式各樣情感展現與表達的困境:阿青和龍子的父親,只能以嚴苛管教、憤怒暴力、拒絕溝通,展現他們身為父親的疑懼與焦慮。阿青、龍子與一眾年輕男子,也無法與原生家庭溝通,只能逃離,流浪到新公園。在友情上,同志圈子已經夠小了,常常聚集新公園裡的同志又分為幾個小群,不同群時有爭執。就算在同群小圈圈內,誰會在關鍵時刻出手拉你一把,誰會背地裡出賣你,正確判斷仍非易事。在愛情裡,睜開眼明辨對方是否真心,或只是貪圖錢財、垂涎肉體、一時迷戀或病態占有,更是難中之難。小玉、吳敏、老鼠、龍子與楊桑,各有自己的難關要過。

阿青之父面對挫折永遠只會暴怒與暴力,打走了妻子與兒子,孤身終老。 (圖片來源:https://zh-tw.facebook.com/creative.drama)

劇中跨過情感展現與表達關卡的,只有傅老爺子。傅老爺爺也曾困於不能接受獨子性向的憤怒中,最終承受獨子自裁的結局。傅老爺子卻從這樣的悲傷與困惑中走了出來,把龍子、阿青與一眾年輕同志視為兒子般照顧。傅老爺子給年輕同志們一個家,取代原生家庭中父親的角色,耐性地聽眾人各式心傷與抱怨,真心開導困於情緒中的孩子。的而眾年輕同志也取代了傅老爺去逝的兒子的角色,陪伴、照顧,甚至送終。故事中所有長者的終局,只有傅老爺子的接近圓滿,這是傅老爺子走出情感表達的關卡,為自己與所有落單孤獨的靈魂打造一個歇息倚靠的家,而替自己贏得的善終。

相對於父子、母子、友伴的情感在情節表演中衝突迸裂、直白展示,同志的情與慾,完全透過舞蹈及背景主題曲呈現--新公園水池旁多次群舞、楊教頭經營的同志舞廳《安樂鄉》舞客、舞男兩兩依偎而舞,尤其是新公園同志間口耳相傳、傳奇等級龍子與阿鳳的相愛相殺,從相遇、熱戀、阿鳳恐懼於龍子過於強烈的占有慾提分手、到龍子殺死阿鳳,全以舞劇肢體動作呈現,零臺詞。

龍子與阿鳳的相愛相殺全以舞蹈呈現。 (圖片來源:https://zh-tw.facebook.com/creative.drama)

為什麼要這麼曖昧?為什麼要如此隱諱?都21世紀了,《釋字748號施行法》生效施行週年有餘,另一齣同樣呈現1980年代美國同志處境的舞臺劇《美國天使》,表演工作坊曾改編成《新世紀,天使隱藏人間》1996年於臺北國家戲劇院登臺,同志愛恨甚至女性情慾說得赤裸。時間又匆匆過了25年,為什麼關於同志,卻這麼難以啟齒、開口無話?

白先勇老師在戲前宣傳受訪時強調,人倫才是《孽子.2020經典重返》的重點。白老師除了是小說家,也致力於崑曲推廣,而崑曲無聲不歌、無動不舞的特性,或許也影響了《孽子.2020經典重返》呈現方式--人倫親情以臺詞劇情,同志情愛以歌聲舞蹈。

然而越是避諱,越表示仍視它為不正常、不一般、不相同。

懸吊空中並甩動巨大紅綾,動作難度極高。 (圖片來源:https://zh-tw.facebook.com/creative.drama)

此外,《孽子.2020經典重返》終究是舞臺劇,而一般演員的肢體訓練與舞者舞蹈訓練大相逕庭(在臺灣,我們缺乏歌舞劇演員的訓練),演員與舞者共舞,可以輕易分別誰是舞者,誰是演員,尤其是龍子和阿鳳攀上紅綾騰空飛躍,深深為龍子捏一把冷汗。9月27日下午場次,甚至出現紅綾捲纏龍子的意外,還好演出阿鳳的演員是專業舞者並有參與太陽馬戲團表演的經驗,兩三下解救龍子,讓龍子順利落地。

白先勇老師既然研究與推廣崑曲,自然明白隔行如隔山、不同行當難以相互取代的道理。為什麼仍容任劇團找一位無舞蹈基礎的演員擔任龍子,又讓龍子舞出那麼高難度的舞碼?

在大法官解釋釋字748號3週年、釋字748號施行法生效施行週年的2020年,《孽子.2020經典重返》選在此時由南而北巡演有其時代性意義。然而談了親情、談了友情,舞臺上一眾男同志(只有阿青之母唯一一位女性角色),同志的愛慾情仇卻只能迂迴曲折隱喻暗示,真的過於保守。

--------------------

原著暨藝術總監:白先勇
編劇:白先勇、施如芳;劇本增修:林季鋼
導演:曹瑞原;副導演:許綺鷰;執行導演:黃緣文;助理導演:吳言凜;排練助理:沈志傑
演員:丁強、陸一龍、樊光耀、周孝安、張耀仁、張逸軍、王振全、劉士民、李明哲、郭耀仁、黃采儀、廖原慶、林貫易、簡珮璿、黃亭榕
舞蹈編導:吳素君;Tango編舞:侯永強、陳維寧;舞蹈助理:曾百瑜、黃宥勳、黃亭榕
舞者:黃宥勳、方逸松、潘泓銘、鍾鎮澤、劉志晨、李建選、王瑋麟、馬嘉豪、蕭劦哲、郭丁瑋、林則安、黃彥霖、林立庭
主題曲演唱:楊宗緯(作曲:陳小霞;作詞:林夕)
音樂總監暨作曲編曲:張藝;音效設計:杜篤之;音場設計:陳鐸夫
舞臺設計:王孟超;助理舞台設計:謝均安
影像設計:王奕盛
服裝造型設計:姚君;妝髮設計:洪心愉;身體彩繪:方淳生
燈光設計:黃祖延
舞台監督:張仲平、鄧湘庭
舞台技術指導:蘇俊學
燈光技術指導:翁翌軒
音響技術指導:陳鐸夫
高空系統:萬象高空設計團隊
題字:董陽孜
攝影:許培鴻
平面設計:許銘文
宣傳短片設計/剪輯:陳仕恩、陳冠宇;宣傳照場景美術設計:吳修和
製作人:李慧娜;執行製作:卓麗梅
行政經理:張令嫻;行政助理:張美君
宣傳行銷:好料創意;宣傳照場布助理:陳昱婷

----------

關聯閱讀:
【表演藝術評論臺】
開到荼麋花事了《孽子》|黃婷容 (中山大學劇場藝術學系學生)

【ARTALKS:】
於無聲處:關於舞台劇《孽子》|張曉雄

【探路客】
《孽子》舞台劇|minghw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孽子》| 悲悯者手下的悲剧

《孽子》:一座漂浮在汪洋中的王國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