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25 articlesIn total 25282 words

只有自己知道,自己究竟病的有多重。

喵步步

失眠像個無聲的小怪物,不是洪水猛獸那樣可怕,只是些讓人不安。睡眠問題已經伴隨我相當長一段時間。我寫了一篇草稿,我看了幾遍感覺還是自己留下來為妙,於是挑了些更加溫潤的句子重新描述這種感覺。對。更加是自己接近常態一些,維持人形。很長很長一個階段,我總是要叫著一個名字才可以真的講話,不...

為什麼總是要說許久未見

喵步步

總是要說許久未見。對。我感覺我對於文字的創作慾的的確確的有所下降,滑鐵盧式下降。這不是那次十五年前的事件導致的。因為至少在那個階段過去,我依然有一階段產量充足。我想,可能是因為我越來越把慾望放在音樂上面。這種隱晦的語言,可能佔用了我更多的時間。

讀書每日兩節,正正當當

喵步步

午夜的時候,帶著錄音用的耳機,用吸管喝水的聲音會被幾倍放大,變得比單純喝水這件事有趣得多,誠然,用吸管喝水也比單純沿著杯壁喝水也有趣的很多。真的如我的一個前同學,現今又要變成同學的女生說過的一樣。用吸管喝水會喝的更多些。和我媽視訊通話常常超過一個小時,順便和外婆聊一些最近牙齒的治...

五月初的時候

喵步步

很久沒來matters,已經五月了。學校的事情已經敲定了。繼而就是選課或者和教授研究一下之後的課。專業課的教授也是蒙特樓很厲害的musician,總而言之最後這個AUDITION申請的很對。拿到了心儀的offer,也如所願的將要搬到蒙特樓去生活一段時間了。

索然無味的生活狀態

喵步步

正在等另一所學校的offer, 顯然兩所高校都不算夢校,其中一所還收到了所申專業的拒信,沒有說明理由, 但是好在被另一專業錄取了。夏季得以重返校園。所在國家,城市疫情反反復復,就好似傳聞中溫哥華的天氣一樣,時時陰霾,努力許久始終不得撥雲見日。

最近。

喵步步

最近是很忙。AUDITION 告一段落,課和作業還是很多。但是總是可以花幾年時間好好練琴,心無旁騖。這種感覺就像是閉關修煉,不過總不能真的找一座山躲起來自己一個人練琴吧,所以面對誘惑要多得多。不知道要寫些什麼,好像生活被計劃安排的滿滿的,偶爾休息都背上一種莫名其妙,子虛烏有的負罪...

五十字寫一個故事——少年罹患相思病

喵步步

那夜落雨, 人影漸疏,青煙幾縷。紅盞搖曳, 又聞,伊人一曲。須臾, 月色稍缺, 燈火漸闌珊。琴聲將歇, 欲無眠, 多少相思還等那人來解?不多不少五十字,刚刚好!啦啦啦。

我與夏的夜間會話

喵步步

海那邊的夏在深圳被一道噩夢驚醒,然後發簡訊給我說夢到了自己失去了重要的東西,很驚恐。我說我昨夜夢到被剃了板寸,也很恐怖。可是不必擔心啊,我雖髮量有損,但好在大家都還在,而且夢裡都是反的。我不知對她而言什麼是重要的東西,但是,與我而言,重要的一部分似乎是她,我時而想,如果有一天我不...

當處於往復的日常中

喵步步

前幾日由於馬上要遞交Audition了,最後一次的專業課輔導效果也並不算理想,有些浮躁。但是最終這兩個錄音我是按期完成的。想來近期都是每天除了上課就只剩下練琴,那兩首曲子無限循環的反復練習,每次有想要從中找出什麼不一樣的新鮮感來。這很睏難,沒有太多樂趣可言,因為是必須要做的事,背...

  日誌搬運之《穆斯林的葬禮》有感——塚

喵步步

最近計劃搞一個日誌搬運,會在寫日常的期間陸陸續續的把之前寫的東西貼過來這邊。保存下來,因為那個曾經的平台不知何時就壽終正寢了。那下面這一本書的有感是在2013年2月26日完成的,那些年的自己好像還是一個感情豐富的家伙,與現在怕是大不相同了。

暖冬的一些事

喵步步

這幾天胃口應該舒服一些了,想去做檢查但是疫情還在不太相去醫院,且家庭醫生就算同意開檢查也要排隊很久。我覺得可能因為提交RECORDING的壓力越來越大,兩周內全部製作完成,自己卻還在改曲子的階段,雖然改完曲子,練習的部分已經結束80%,但是錄音又要開始漫長的重複過程,我的耐心還是沒有很好。

年終最後一日開始好好作業才是

喵步步

年末,雪下得更大了。睡眠很差,所以今日清晨才入睡,六個小時後,正正好好睜眼醒來,做了不太輕鬆的夢。昨日接到通知社區的鏟雪車要來,所以我們要挪開停車位的車子,這個公寓沒有地下停車,我醒來已經中午,草草洗漱,衝出門去,才發現,雪下得好大,而自己所在的停車場已經完工,幾輛車子還留...

董啟章「自由三問」徵文 之問題一

喵步步

1. 甚麼叫做「純屬虛構」?有沒有純粹地虛構、跟現實無關的事物?甚麼叫做「忠於現實」?有沒有本然地真實、跟虛構無關的事物?以下回答純屬個人見解,畢竟知識儲備非常有限,如有異議或者不同理解,請君莫怪。個人認為,純屬虛構的東西大概是不存在的。虛構某種意義上也是一種創作,依靠想象構建,...

一個富有聖誕氣質的傢伙,名喚哇嘞哇

喵步步

昨日用男友剩下的木料做了一個富有聖誕氣質的傢伙。取名哇嘞哇。今年的聖誕節真沒什麼特別企劃,除了哇嘞哇的意外誕生,他是一個木質薑餅人啦。這些天是有好好思考一下,首先自己作為一個成年人,和出色毫不沾邊,但好歹經濟獨立。雖然偶爾也享受這個國家的福利,但是最後還是有認真思考作為一個年輕人要如何成為這個社會上一顆稱職的螺絲釘。

2020 Matters 年度問卷

喵步步

2020年只剩下最後十天,分享一件在年初想不到今年會發生的一件事?這件事對你的生活帶來什麼樣的改變?大概大家都會說是疫情吧,但還有一件事不算是我想不到的,但是確實比我預計早了足足八個月時間,對於我而言的確是人生轉折點。在2020年農曆春節那一天在移民局辦公室正式登陸成為PR,足...

黑夜里的星星们。

喵步步

今日陸續有收到新的聖誕節禮物,自己依然是兩手空空,沒有早做打算回贈禮物是有些尷尬的。我不覺得我有什麼社恐,但是如我自己靜靜一人,也是頗為享受的。但是在寒冷冬日,我得以享受到了來自朋友的關懷,是有些感動的。我對於節日的記憶大概還是很小的時候,十五年前的那個家裡面,我買了好多好多的氣...

《個人體驗》,我可不是二十歲的人了。

喵步步

自從得知不用再參加英語考試,自由的時間就多了起來,今日竟然沒怎麼好好練琴。於是一口氣看完了很久之前就沒再繼續的大江健三郎的《個人體驗》,真情實感的一個故事。我的朋友說,對。就那個叫我寶貝兒的朋友說:這裡面的主人公鳥是個渣男。但是我不那麼認為。

流產的復習計劃和新的日程

喵步步

對。還是那一個折磨我很久的英語考試,最後一次失利之後,計劃再補救一次,但是近日收到學校郵件講,下一個學期就不能再參加了這個考試了。於是我剛剛開始三天的新的挑戰半路夭折。接下來就必須要上那門學術英語課程了。新的日程無非是準備adition和interview而已。

一件料子很好的羊絨衫

喵步步

今天依然失眠,或者說被失眠,不想睡去而已,於是找到Wolfgang Tillmans 的攝影展來看。逐步了解了這個以前從未聽過的名字。給男友買了生日禮物,但是號碼並不合適,我就知道不要胡亂給人買衣服當做secret gift,是料子很不錯的羊絨衫,也是我很中意的款式。

我和夏在香港的局部記憶一

喵步步

最近作息紊亂,為失眠症苦惱。如果睡前服藥,那麼第二天會很不舒服。那種舒服說不出來,就好像,靈魂醒了,肉體還再睡。強行驅動,就會變得很累很累。辛辛苦苦確定好的solo部分,被指導老師說TOO BUSY,說實話還是有些難過的。但是還是要再確定一個簡單些的版本。

三週目影片 ——湯姆的農場 影評

喵步步

最近的失眠症很嚴重,凌晨三點合上眼睛,做了許多夢,七點半便無法入睡了,但是也沒有動力起來學習,所以躺在床上回顧Xavier Dolan的法文電影。我好久沒有寫影評了,上一部還是肖申克的救贖。很費腦子,我很懶。但是這一部影片三週目了,我覺得一定要寫了。

最終是未在這個生日留下什麼

喵步步

我在每一年的生日都會給自己留下些字,總結過去的一年,說說來年的願望。騙你的啦,當然不會是這麼爛俗的套路。笑。但是一直寫東西的平台最近工作欠佳,於是才鼓起勇氣,心想,是時候換一個地方了。換來換去,不願用很多很大很主流的平台,畢竟人太多了,有些話寫了出去,怕是會招來一些鄙夷,當然我自是不在乎的,我從來都不在乎這些事。

就是不喜歡洗鞋子

喵步步

好吧,之前的英語考試沒有達到需要的分數。我有時候挺不明白的,為什麼反復參加英語考試,整件事就像一個大坑,自己手滑腳滑的,雖然不算徒勞,但事事並不能皆如我所願,否則對於其他人便不公平了。昨日天氣非常不錯,出去轉了一圈,看到落光了葉子的樹,我就想,這些若是北京的樹就好了。

關於加拿大的HIKING活動。

喵步步

剛剛考完試,不想睡覺,那便如上次所說的我來講一下加拿大這個地方。首先,真的沒有國內好玩啦。對於追求燈紅酒綠的人們來說,這大概就是個無聊的地方,但並不是說沒有夜生活,但是此“夜生活”並非諸位心中所想。當然如果溫哥華或者多倫多乃至蒙特利,疫情之前的的確確可以找到不錯的夜店也好酒吧,...

來Matters啦!

喵步步

生日過後,便一直想找一個地方重新寫點東西,什麼亂七八糟的也好,畢竟這一年的確什麼也沒有做成。我是首先看到一篇講關於香港送中始末的帖。不過這件事,自己親身沒有經歷,也沒有花時間做功課去取證過,只好權當一聽,不予置評。但是確實這個Matters註冊的確實有些困難,因為一直無發申請那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