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ty

Matters 唯一官方帳號

“不再信任虚无的共同体,去爱一个个具体的人” | 湖北疫情笔记合集

自1月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以来,很多作者来到Matters记录下他们在这次疫情危机下的经历与感受(点击#亲历肺炎疫情危机#,可以看到这些文章),其中包括了不少身处湖北的朋友们。

截止到1月30日16:30,中国确诊病例7826例,湖北共4589例,是疫情最严重的地方。我们整理出这些湖北写作者的疫情笔记,他们的经验各异,这是在新闻以外的湖北,是真相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在这份笔记里,几乎每个作者都写到在交通被切断、人与人彼此隔离的城市里,如何与他人发生连结。这里的他人包括了父亲、爱人、朋友、医生、环卫工人、陌生的网友等等。下面这段话来自家人在武汉,自己留在北京过年的@Yyy :

记住这份割裂,记住你对身边人和远方没有关系的人的共同的关切。不再信任和爱虚无的共同体,学习信任和爱一个个具体的人。

祝福湖北,祝愿我们平安。



作者:@郭晶,此刻独居武汉

作品:

《一个独居女性的武汉封城日记|1月23—26日》

《在孤城中重新寻找我的位置| 27—29日》

大家分享了自己看到的一些信息,说到一些在维持城市运转却被忽略的群体。我决定去了解这些人的需要。这几天我的生存焦虑已经慢慢消除。尽管我在试图每天走得更远,可是如果我不和这里的人发生联系,我能走得再远又有什么意义?我要在这座孤城中重新寻找我的位置。


作者:@Hatcher,住在黄冈,在疫情爆发后曾骑单车前往大别山医疗中心帮忙搬运病床

作品:

《在黄冈,待在家里的第五天,我戴好口罩出门了》

《黄冈「小汤山」投入使用的首日,我在那里帮忙搬运病床与床垫》

接近六点,我们才基本完工。她问我是怎么过来的,我说骑自行车,她听了后说等下可以开车带我回家,还顺便递了瓶凉茶。不过因为戴了口罩的缘故,我握在手里,一直没喝。这时,有人拖着纸箱走了过来,说李克强好像要来。我们都没什么反应。
回到一楼的服务点时,工作人员正派发着盒饭,她和其他几位护士赶忙跑去取了几份。她说她们中午都没吃饭,现在饿得都前胸贴后背了。盒饭的分量很足,青菜、茄子、炖肉、排骨萝卜汤。有位护士吃完后说她一下子吃太多,肚子都有些痛了。


作者:@Jiujiuwufu,在武汉上学的大学生,在1.23日因发热前往武汉医院,在医院逗留8小时

作品:《1.23号的八小时》

我没有病历本,医生要我先去买了再来,我只好起身,轮到我之后的一个叔叔。看他头发白了我喊伯伯也可以。我买好病历本回去,听了他的就诊情况,他带了自己的胸片来,已经是肺炎了,但是医生没有让他过多询问,他是绝望的,讲不出几句话,“我现在想查一下自己是不是(冠状病毒患者),查不出来是吧?”医生说是,说没有试剂盒,要他拍CT,拍了再说。


作者:@AI XIAOMING,艾晓明老师和家人一起留在了武汉

作品:《还是拜个年吧,武汉有难,你要安好!》

你问我惶恐吗?当然,谁知道我是不是一个病毒携带者呢?但是,惶恐地出门寻购口罩、消毒液、酒精、日常药品的三天之后,我在恢复中——恢复我的平常心,恢复我对生活的计划和安排。人不能持久地背负惶恐度日,惶恐也不能减轻我们日常的生活责任。


作者:@暗礁 ,住在汉口,“武汉疫区核心选手”

作品:《汉口除夕》

那天晚上汉口很安静,外面下着小雨:我一直很担心,因为理论上来说,可能武汉的所有人都处在病毒的潜伏期,就像是悬在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或者是一个无情的定时炸弹。嘣的炸开,就会把整个家庭炸的支离破碎。


作者:@Yyy,家人朋友在武汉,独自一人留在了北京

作品《大年三十的晚上,我无法说出新年快乐》

朋友幸运地离开了武汉,幸运地做了核酸试剂检测,却卡在了官僚流程中。省疾控中心需要把核酸试剂检测结果通报给中央疾控中心。医院也要等待来自上级的通知,才能正式收治。于是在通知到来前,朋友被隔离在病房中,却并不能接受治疗。不管是否身在武汉,在正式纳入官方数字之前,一个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是不存在的。
朋友甚至是镇定的。给我解释她的血项报告,显示的是免疫系统的全面崩溃。在群里聊天,回答着我不敢问的问题。我无法轻描淡写地对她说加油,没事,也不知道应该担心到什么程度。发出每条微信,都要犹豫斟酌。在隔离第二天的晚上,她终于得到了治疗。我说,明天的官方通报就有你了。她说肯定有我啊,不过有些地方太不注重病人隐私,什么都写。我笑了,回了一长串哈哈哈哈哈哈。


作者:@Josef,1月19日从外地赶回武汉过年

作品:《新冠肺炎随记》

自己的情绪比较低落、也很紧张,了解到很多人病了没有地方看或者不能得到合适的治疗,整个医疗资源太匮乏了,就整天希望自己和家人千万不用生病,微博上一些求助的帖子看到让人心疼又很无助。医生们大哭、吼叫的视频也在流传,增加人内心的不安和恐惧。大年三十那天看到央视春晚那些喜庆的节目和武汉的现状显得格格不入,感觉就是别人家办丧事却放着结婚的乐曲。虽然电视里还是播放着春晚但是自己却还是刷着疫情的信息,到了晚上十一点就去睡了。


作者:@angelina6688,居住在武汉,在1月9日开始记录武汉疫情

作品:《我在武汉1,谈谈全国关注的武汉“新肺炎”》

我在武汉2——武汉肺炎比想象中严重

《我在武汉3——药店大扫荡》

从12月31日开始,我每天下班乘坐的轻轨地铁里面,戴口罩的人们明显翻了10倍。大家都还是挺注意卫生防范的。生怕病毒找上门。但是武汉目前还没有进行大面积的封锁之类的。病情传播情况应该还在掌控之中。——发于1月9日



以上收集可能有所疏漏,各位作者可以通过关联功能将你的湖北疫情笔记与此合集关联。

谢谢各位作者,此合集将持续更新。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