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礁

业余的字词拼凑人,哈哈

汉口除夕

今天外面很安静,天空中下着小雨。我站在客厅的落地窗前看着楼下,只有京东的快递和清洁人员来往,其余的行人寥寥无几。

自从和家人有隙之后,就再也没坐在一起吃过饭,直到病毒将我们强行的揉成了一团不成形的东西。被医生要求忌酒的父亲,在再婚后终于在我面前放开了对酒的禁锢,但也喝的不多。

吃饭的时候心情很复杂,在想很多东西。

昨天只是没睡好的肩周疼和没吹头发的头痛就把我吓的坐立不安,平时常用论坛的坛友也在安慰我。等待消息到深夜,熬不过官媒终于睡去,醒来精神实在是不佳,所幸的是身体的疼痛也消失了,确实是有些精神紧张风声鹤唳了。

整个白天继续在网上浏览,渴望着新的消息。原定于今天的见面也取消了。也是应该取消,一个在医院的工作者,在这个特殊的时期,怎么能再奢望见面呢。

提醒了家里人燃气将要用尽,好在小区门口就是天然气公司的服务点,只要过去就可处理完成。家里准备的吃食也够支撑大半月,只要不停水电网,只是在家里多呆几天罢了。

我一直很担心,因为理论上来说,可能武汉的所有人都处在病毒的潜伏期,就像是悬在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或者是一个无情的定时炸弹。嘣的炸开,就会把整个家庭炸的支离破碎。

下午在刷新论坛的时候,昨天安慰我的坛友发了个帖,说自己中招了,顿时百感交集。事实上来说,这是我狭窄的交友圈里,第一个真的出事了的人。病毒终于在我面前变得张牙舞爪起来了。

想要骗过自己玩游戏,但是一个人的游戏,怎么能遮得住窗外的死寂,耳机里的歌声更加虚幻,我想要逃离。

只是我也不知道能逃去哪里。

有人说,写一点东西吧。在疫区正中心的人,充作历史的记录。说实话,从正常生活到宅焖在家,一周不到的迅速转变让人措手不及。在家的日子里只是单纯的流逝。我想读些书,但做不到面对灾祸的安然处之,总是有些小爪子在挠着我的心。

所以我决定写下来,不管好与坏,毕竟是存在过的真实。这片土地太需要真实了。

该吃饭了。喝酒。感叹世事无常。父亲再婚对象的唯一优点,可能就是盲目乐观的情绪吧。只是我开心不起来罢了。

毕竟,实在不知道,在半年后,到底还有朋友几人能够再相见。

最后附首刚听的歌,张亚东的2000年。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