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中,我必須記錄下的故事
Matty
主理
3 人追蹤
162 篇作品

疫情來時,我剛離開中國

火鳥

投稿公視新聞實驗室《疫與記憶》徵文 我的經歷並不符合徵稿要求,因為疫情來時我剛好離開中國。雖然看似遠離了疫區,但所思所想卻仍被拴在那片土地上。說是魂牽夢繞太過誇張,不過總歸也是無法置身事外、陷入台灣主流的情緒中。以前,唐山過台灣,跨過了黑水溝便是到了。

0.2 小時

人可以被困住,但不能因此停住|郭晶的武汉封城日记|2/2-2/4

郭晶

2月2日 很多朋友说最近看肺炎的消息气得睡不着。确实有太多让人感到愤怒的事情,有脑瘫儿童因为家人被隔离而社区疏于照顾饿死在家里,有人被隔离而家里的猫被社区工作人员活埋。除了愤怒,我们还有震惊、伤心、无力等很多复杂的情绪。长期处于这样的情绪中而没有调节的渠道会影响个体的身心健康。

0.1 小時

这可能是我最后一天出门|郭晶的捂汗风尘日记|2/9-2/11

郭晶

2月9日捂汗江边的荻2月9日 什么人不道歉?父母很少道歉,即便道歉的时候也总是说“为你好”,暗含着一种指责,似乎是子女不领情。有一年春节,我爸妈在我明确拒绝相亲的情况下还是给我安排了相亲,我十分生气,说他们不尊重我,不想去见他们安排的人,他们还反过来指责我不礼貌。

0.4 小時

现在缺什么?缺自由|郭晶的捂汗风尘日记|2/12-2/15

郭晶

2月13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外聊天的三个人(图片由郭晶提供)2月12日 风尘之后,有个女权伙伴问我是否了解风尘中的家暴问题,她担心地说“如果女人受到家暴,Jing茶还会不会出警?她能否获得支持?” 在封锁的城市里,一个女人遭受了家暴,一些认为这是家务事的Jing茶这个时候更加不愿意处理这样的案件。

3.2 小時

被迫需要帮助|郭晶的捂汗风尘日记|2/16-2/19

郭晶

2月16日马路上晒太阳的狗(图片由郭晶提供)2月16日 倒霉是怎么一回事?我19年11月搬到捂汗,捂汗12月就出现了新型冠状病毒,1月病毒大范围扩散。前两天下暴雨,我住的房子漏水。12月,我在闲鱼上买的电饭煲和炒锅,现在电饭煲按钮也出了点问题,要按很多下才有反应。

0.2 小時

疫情发生时,我正打算去创作。

木小龙

hi,大家好~ 这是我的第一篇matters文章,写于中国内地,仅希望借此能让大家看到一个非疫情重灾区大陆人的日常生活。欢迎转发阅读。摄于2020年1月17日大陆某火车站回过头来想,我当时很幸运地,根据当时百度发布的一份春运出行报告显示,浙江人口流动往武汉的人并不突出,没有选择前往武汉。

0.1 小時

用文字抵抗遗忘|我的志愿者札记

王文非

本文写于2月10日,首发于公众号三明治。Matters上这一版有微调。- 南海岸的二月已经有了初夏的感觉,从暖风中穿过,阳光里能清晰地看到一粒粒金黄的花粉从树上纷纷落下。每天下午两点,我录入完微博上最新的求助帖,走出图书馆回家。等着国内的志愿者伙伴们醒来前的这两个多小时,是我每天的喘息时间。

0.2 小時

我们的失去必须是无可挽回的 | 纪念李文亮

米米亚娜

上星期天我和朋友去了在纽约中央公园举办的李文亮医生的悼念会。我们迟到了一小会,前来参加的人比我想象得多很多,远远地便看见草地旁聚集了一大片黑色的人群,沿路上也遇到不少身穿黑衣、带着鲜花来的中国人。我们快步走近人群,隐约听到主持人的声音的时候,我和朋友不约而同地拿出了包里的口罩戴上了,这让我们迅速融入了这个戴口罩的人群。

5.8 小時

在疫症陰霾下的行山日

GuyverCKW

昨天是疫情正式被公認和變得嚴峻之後的第一個星期日,家中的平常生活習慣全都因為疫情而改變,所有人都不再外出,兩個女兒年紀還輕,雖然現在香港的確診病例中沒有小童,但我們對她們的抵抗力還是沒有信心。而且星期日必去的主日學亦因為教會取消活動而不用去。

疫症下的離地生活

WrightFu

圖文不乎,只是剛好昨天才把上一次廣州行的相整理好,就放出來用用之前寫過,在疫症當道的時期,自己的生活,除了上班,基本都是待在家裡。這種形態,對上一個星期基本持續。在同事的商議下,公司也實行了臨時的工作安排,每天只有兩位同事連續當值12小時,每星期可換取一至兩日的編休,以減少辦公室的人員流動和消耗口罩的速度。

0.3 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