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7 篇作品累積創作 44812 
Sama

我看到此时有许多人都感到迷茫,然而每个人都在迷茫完全不同的事情

今天看到《一位独身女性的封城日记》的作者郭晶的日记被收录成书,名为《武汉封城日记》,由台湾联经出版公司出版了。真是一个好消息,好想买她的这本书。距离我上一次写日记已经一晃眼过了一个月。今天重新看了一遍之前写的日记,感觉是恍如隔世。电脑硬盘里存了一个文件夹“新闻”,每天建立一个子文件夹,里面存着当天看到的消息和新闻。

Sama

瘟疫日记2020.03.01-02 "当洪水从天上浇下时,你站得高一点,你能避开吗?"

为什么我会有“亡乡感”?因为瘟疫打开了隐藏在社会里的恶臭和腐烂,那个轰轰在运作的“熟人社会”机器在崩坏和食血。我一直知道它兼具体面的外表和猥琐的内在,令我伤心的是那个机器在垮掉之前要先卷走许多无辜的个体,卷走无数回忆、对归属的想象。我本来相信人与生俱来的韧性、危机面前本能的合作精神,可现在我更相信人的卑微。

Sama

瘟疫日记2020.02.29. “我们找不到与他人以一种现代文明的方式共处”

今天是二月的最后一天,小区里的花开了不少,我爸戴着墨镜和口罩去小区门口取团购的猪肉和骨头,5斤一共200元。我看到豆瓣er欢喜陀和邓莹写他们为了清静没有参加任何团购,在家看古龙小说自得其乐。还有写封城日记的郭晶也表达了禁足之后失去自由的无奈、封小区之后需要依靠物业才能吃饭的无力感。

Sama

瘟疫日记 2020.02.28.

把日记改名为瘟疫日记,昨日、今日,其实不知道是从哪天开始,已经没有“情况”可以看了,一线人员的嘴被封、手被捆,能看到现场情况的志愿者也越来越少,以言论治罪的新条例即将在3月1日生效。“情况”没有了,只剩下“赞歌“和”辟谣“。我想起在曾在纳粹大屠杀纪念展览上看到过一句话:每天的消息都是如此令人作呕,吃的东西都不够吐。

Sama

疫情日记2020.02.27. 刀刀见血

今天的南方周末发表了一篇文章叫《武汉的九百万种心碎》。“真正了解的人是不忍心去碰的,就好像刀子刚刚插进去,你是不能断然把刀子马上抽出来的。” 我在想,如果几十年后要跟年轻人讲这件事,要怎么说呢?——很多很多人,染上具有传染性和致命性病毒,去世了。

Sama

疫情日记2020.02.26. "全世界都知道人传人了,武汉人还蒙在鼓里”

看到志愿者艾晓明写她2月19日往医院运送捐赠的女性用品物资。约有312箱子来自全国、全球各地,上面贴有各式各样的留言——其中一个写:”春暖花開時 我們相約武漢小龍蝦“,不禁让我会心一笑。今天有两篇重磅报道,分别来自《财经》和《财新》(我也是最近才开始用心分清这两个不同的编辑社)。

Sama

疫情日记2020.02.25.我不接受在这一切结束后恢复“正常”,因为正常一点都不正常

“血仍未冷”,是今天看到的一个标题。文章(附1)写到,在接踵而来的坏事之前人面临的两难选择:是应该减少关心负面信息,让自己不至于跌入绝望的深渊或者进入PTSD状态;还是应该选择去“看见负面”,这样当有人在眼前要救的时候可以伸手去救?我想,两难是因为这两种反应都是人性使然。

Sama

疫情日记2020.02.24.嘴巴被堵、眼睛被蒙住之后,黑暗才是真正的黑暗

今天心情很差,本来什么都不想写。现在已经看不到任何2月13日以后的来自武汉一线的报道甚至个人声音了。无论是个人微博朋友圈、微信群,还是自媒体公众号、市场化媒体(如财新、三联、冰点周刊等),已经有十来天没有任何“正在进行时”的消息了。现在还能发出来的声音,比如方方日记,哪怕之前有与...

Sama

疫情日记2020.02.23. 病在瘟疫蔓延时,丧事勿当成喜事做

昨天我在想:此时武汉有大量病人在方舱、火神山和雷神山,除了不断传来的(延期播报的)医务人员的死讯、转入地下的医院告急、全国各地的医生护士和殡葬业工作人员来湖北支援、大量普通人因封城而产生的无奈气愤和绝望、对社区不作为或地方官员把捐赠物资往家里搬的愤怒——当然了还有求是刊登的某人神...

Sama

疫情日记2020.02.22.

跟堂姐聊天。我说,每天狂看新闻,昨天也忍不住去超市囤了一些可以久放的物资;可惜家里冰箱没有冷冻,无法囤肉,如果真要禁足在家,只能靠吃豆腐了。堂姐说,我们这买不到豆腐,一个多月没吃豆制品了;不过,有黄豆绿豆,每天做豆浆或绿豆沙。今天是相对平静的一天,但感觉更像是人为用被窝捂住了风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