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中,我必須記錄下的故事
Matty
maintainer
4 Followers
154 Articles

惠先生 | “不合时宜”的死因追究

未被纪录的Ta们

编者按:随着疫情在全球的蔓延,中国的抗疫经验似乎越来越成为一个成功的模板。的确,在此时此刻的中国大陆,大多数人已经脱离感染新冠肺炎的风险。日常生活的疲惫逐渐取代了1月与2月的愤怒、悲伤,抗疫赞歌也渐渐替代了要求问责、改变的声音。我们忘记了自己是这场本不该发生的灾祸的幸存者,也忘记了作为幸存者的责任。

1

数字游民哥伦比亚麦德林封城日记

匿名

上一回说到在哥伦比亚总统宣布封国之后,我决定按兵不动,留在麦德林。后面在目睹了各种留学生华侨群体在回国路上的幺蛾子之后,我越发庆幸自己没有选择冒险回国,给自己和祖国人民们添乱。接下来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国内一天之内连发两条禁令,先是说每个国家只能每周只能有一艘航班,后面又说外国人除...

我看到此时有许多人都感到迷茫,然而每个人都在迷茫完全不同的事情

Sama

今天看到《一位独身女性的封城日记》的作者郭晶的日记被收录成书,名为《武汉封城日记》,由台湾联经出版公司出版了。真是一个好消息,好想买她的这本书。距离我上一次写日记已经一晃眼过了一个月。今天重新看了一遍之前写的日记,感觉是恍如隔世。电脑硬盘里存了一个文件夹“新闻”,每天建立一个子文件夹,里面存着当天看到的消息和新闻。

瘟疫日记2020.03.01-02 "当洪水从天上浇下时,你站得高一点,你能避开吗?"

Sama

为什么我会有“亡乡感”?因为瘟疫打开了隐藏在社会里的恶臭和腐烂,那个轰轰在运作的“熟人社会”机器在崩坏和食血。我一直知道它兼具体面的外表和猥琐的内在,令我伤心的是那个机器在垮掉之前要先卷走许多无辜的个体,卷走无数回忆、对归属的想象。我本来相信人与生俱来的韧性、危机面前本能的合作精神,可现在我更相信人的卑微。

Back to All

记录|职中宿舍中,被单独隔离的残障老人

未被纪录的Ta们

编者按:此篇口述是一名曾接受我们访谈的逝者家属的衍生故事。这一故事无关统计外的死亡,讲述的是一位无人照料的残障老人在隔离点面临的障碍与困境,同样值得被记录与关注。讲述者:陈慧珊(化名) 采写:黎明 我小姨是疑似新冠肺炎患者,她目前在武汉市第一职业教育中心的教职工宿舍进行隔离[1]。

瘟疫日记2020.02.29. “我们找不到与他人以一种现代文明的方式共处”

Sama

今天是二月的最后一天,小区里的花开了不少,我爸戴着墨镜和口罩去小区门口取团购的猪肉和骨头,5斤一共200元。我看到豆瓣er欢喜陀和邓莹写他们为了清静没有参加任何团购,在家看古龙小说自得其乐。还有写封城日记的郭晶也表达了禁足之后失去自由的无奈、封小区之后需要依靠物业才能吃饭的无力感。

瘟疫日记 2020.02.28.

Sama

把日记改名为瘟疫日记,昨日、今日,其实不知道是从哪天开始,已经没有“情况”可以看了,一线人员的嘴被封、手被捆,能看到现场情况的志愿者也越来越少,以言论治罪的新条例即将在3月1日生效。“情况”没有了,只剩下“赞歌“和”辟谣“。我想起在曾在纳粹大屠杀纪念展览上看到过一句话:每天的消息都是如此令人作呕,吃的东西都不够吐。

杨晚舟|公公去世前一天,我才知道新冠肺炎

未被纪录的Ta们

编者按:这是「未被记录的Ta们」项目口述系列发布的第四篇口述。这一系列旨在记录数字背后具体的个人与家庭、追问导向死亡的社会原因。欢迎有意愿讲述亲人或友人遭遇的朋友填写表格(https://bit.ly/31upyus),让我们与您一起记录故事,让亡者不被遗忘。

疫情日记2020.02.27. 刀刀见血

Sama

今天的南方周末发表了一篇文章叫《武汉的九百万种心碎》。“真正了解的人是不忍心去碰的,就好像刀子刚刚插进去,你是不能断然把刀子马上抽出来的。” 我在想,如果几十年后要跟年轻人讲这件事,要怎么说呢?——很多很多人,染上具有传染性和致命性病毒,去世了。

疫情日记2020.02.26. "全世界都知道人传人了,武汉人还蒙在鼓里”

Sama

看到志愿者艾晓明写她2月19日往医院运送捐赠的女性用品物资。约有312箱子来自全国、全球各地,上面贴有各式各样的留言——其中一个写:”春暖花開時 我們相約武漢小龍蝦“,不禁让我会心一笑。今天有两篇重磅报道,分别来自《财经》和《财新》(我也是最近才开始用心分清这两个不同的编辑社)。

疫情日记2020.02.25.我不接受在这一切结束后恢复“正常”,因为正常一点都不正常

Sama

“血仍未冷”,是今天看到的一个标题。文章(附1)写到,在接踵而来的坏事之前人面临的两难选择:是应该减少关心负面信息,让自己不至于跌入绝望的深渊或者进入PTSD状态;还是应该选择去“看见负面”,这样当有人在眼前要救的时候可以伸手去救?我想,两难是因为这两种反应都是人性使然。

疫情日记2020.02.24.嘴巴被堵、眼睛被蒙住之后,黑暗才是真正的黑暗

Sama

今天心情很差,本来什么都不想写。现在已经看不到任何2月13日以后的来自武汉一线的报道甚至个人声音了。无论是个人微博朋友圈、微信群,还是自媒体公众号、市场化媒体(如财新、三联、冰点周刊等),已经有十来天没有任何“正在进行时”的消息了。现在还能发出来的声音,比如方方日记,哪怕之前有与...

我们在一起 | E02 封城的意义

小酸奶

我们在一起 E02 封城的意义 ...

疫情日记2020.02.23. 病在瘟疫蔓延时,丧事勿当成喜事做

Sama

昨天我在想:此时武汉有大量病人在方舱、火神山和雷神山,除了不断传来的(延期播报的)医务人员的死讯、转入地下的医院告急、全国各地的医生护士和殡葬业工作人员来湖北支援、大量普通人因封城而产生的无奈气愤和绝望、对社区不作为或地方官员把捐赠物资往家里搬的愤怒——当然了还有求是刊登的某人神...

我们在一起 | E01 无法回家

小酸奶

「到处走走」是一个记录我自己和我的朋友们在世界各地旅行的节目。世界那么大,往哪儿走都不会错。不奢求太多,能到处走走就很好。用声音记录和分享那些到处走走的路上,看到的风景、见到的人、遇到的事。不在路上的时候我也在看世界。『随便看看』是到处走走的声音随笔,分享读的书、看的影视综艺、无厘头的想法,去打开世界,走向自己。

陈敏|钟南山宣布“人传人”前,母亲因“重症肺炎”去世了

未被纪录的Ta们

编者按:这是「未被记录的Ta们」项目口述系列发布的第三篇口述。这一系列旨在记录数字背后具体的个人与家庭、追问导向死亡的社会原因。欢迎有意愿讲述亲人或友人遭遇的朋友填写表格(https://bit.ly/31upyus),让我们与您一起记录故事,让亡者不被遗忘。

疫情來時,我剛離開中國

火鳥

投稿公視新聞實驗室《疫與記憶》徵文 我的經歷並不符合徵稿要求,因為疫情來時我剛好離開中國。雖然看似遠離了疫區,但所思所想卻仍被拴在那片土地上。說是魂牽夢繞太過誇張,不過總歸也是無法置身事外、陷入台灣主流的情緒中。以前,唐山過台灣,跨過了黑水溝便是到了。

我在晴天穿起雨衣出門的日子

Saki

2020 年 2 月 18 日,晴。不只是晴,是風和日麗,陽光普照的一天。我穿上防水雨衣,戴起口罩丶眼鏡丶鴨舌帽,再套起雨衣的風帽,再次檢查有沒有帶上酒精搓手液丶另一個獨立包裝的口罩和自備的洗手液後,在一滴雨都沒有的一天,如臨大敵般出門採購日用品。

被迫需要帮助|郭晶的捂汗风尘日记|2/16-2/19

郭晶

2月16日马路上晒太阳的狗(图片由郭晶提供)2月16日 倒霉是怎么一回事?我19年11月搬到捂汗,捂汗12月就出现了新型冠状病毒,1月病毒大范围扩散。前两天下暴雨,我住的房子漏水。12月,我在闲鱼上买的电饭煲和炒锅,现在电饭煲按钮也出了点问题,要按很多下才有反应。

邹永发|太爷从出现症状到入土,只过去了一周……

未被纪录的Ta们

编者按:这是「未被记录的Ta们」项目口述系列发布的第二篇口述。这一系列旨在记录数字背后具体的个人与家庭、追问导向死亡的社会原因。欢迎有意愿讲述亲人或友人遭遇的朋友填写表格(https://bit.ly/31upyus),让我们与您一起记录故事,让亡者不被遗忘。

我的父母在湖北(六)

張雨嫣

都忘了过去了多少天,这应该是父母这几十年来唯一一次,这么久没有出门,二十多天了。数据虽然有减少,但是一直都有确诊。甚至限制出门的要求更严格了,最关键的是家里终于“弹尽粮绝”了。昨天下午,我爸终于忍不住跟我说,需要我帮忙买点蔬菜。因为他们一直都不太会这种手机下单,何况这种“买菜”,还有“抢”的状态在,爸妈必定更搞不好。

疫情发生时,我正打算去创作。

木小龙 LASU

hi,大家好~ 这是我的第一篇matters文章,写于中国内地,仅希望借此能让大家看到一个非疫情重灾区大陆人的日常生活。欢迎转发阅读。摄于2020年1月17日大陆某火车站回过头来想,我当时很幸运地,根据当时百度发布的一份春运出行报告显示,浙江人口流动往武汉的人并不突出,没有选择前往武汉。

呢個年代,唔睇新聞係會出事的...

慕雲

時間回溯到一月尾,正是武漢肺炎疫情剛開始在本港蔓延的時候。有朋友跟夫家家人一起生活已久,素來對對方家人的衛生習慣不敢恭維,但也只能敢怒不敢言,唯有在自己範圍內努力打掃清潔。夫家是個大家庭,經常來往中港兩地,適逢新春,自然舉家回鄉。朋友本來也需要跟隨夫家回鄉拜年,幸好丈夫料到疫情嚴重,堅決拒絕回鄉,兩人得以留在香港。

媒体狂推底层老年人倾家荡产捐款,用作街道防控,我吐了

唐酉芃

​这些天许多媒体都在大肆宣扬各地贫困老人、环卫工、拾荒者等等社会底层群体,把所有积蓄捐出来的“感人故事”。每次看到真的既为当事人感动,又难受,又愤怒。今天又看到这条—— 93岁的抗美援朝老兵,把仅有的1万5千元捐了——直接把整本存折加密码捐出去了,还又找女儿借了5000元。

遍地腥云的时代面前,个体爱情的剧烈凄怆

唐酉芃

最近被微信公众号删删删删删删删,成了一个星期违规七次的男人(???)......最近情人节。最近看了太多新闻,想到好多在最近这个特殊的时节,却不得不分离的爱人们:有的因为隔离;有的因为在一线,于是一方牵肠挂肚;还有的已经生死相隔。在每个人头上,时代岂止落了一粒灰,简直是劈头盖脸砸了一盆屎。

江山娇,你来月经么,要被"自愿"剃光头么

唐酉芃

今天微博上看到标题这句话,真的是今日最佳,千言万语都在里面了。​江山娇是某个主打低龄智障偶像化的官媒筹划已久的、今天新开的「新人虚拟偶像」。刚公布出来,就被喷到悄悄删帖了。再补条背景—— 今天的某报道,采访武汉金银潭医院重症监护室的一线护士,她说到了当天下午,同一频道,重播这条...

在纽约悼念李文亮医生

赵智沉

2020年2月9日下午一点,纽约中央公园,数百人聚集悼念李医生。这篇流水账从我的视角记录了活动的来龙去脉。演讲、歌曲和 朗诵部分录音 ...

疫症下的離地生活

WrightFu

圖文不乎,只是剛好昨天才把上一次廣州行的相整理好,就放出來用用之前寫過,在疫症當道的時期,自己的生活,除了上班,基本都是待在家裡。這種形態,對上一個星期基本持續。在同事的商議下,公司也實行了臨時的工作安排,每天只有兩位同事連續當值12小時,每星期可換取一至兩日的編休,以減少辦公室的人員流動和消耗口罩的速度。

用文字抵抗遗忘|我的志愿者札记

王文非

本文写于2月10日,首发于公众号三明治。Matters上这一版有微调。- 南海岸的二月已经有了初夏的感觉,从暖风中穿过,阳光里能清晰地看到一粒粒金黄的花粉从树上纷纷落下。每天下午两点,我录入完微博上最新的求助帖,走出图书馆回家。等着国内的志愿者伙伴们醒来前的这两个多小时,是我每天的喘息时间。

现在缺什么?缺自由|郭晶的捂汗风尘日记|2/12-2/15

郭晶

2月13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外聊天的三个人(图片由郭晶提供)2月12日 风尘之后,有个女权伙伴问我是否了解风尘中的家暴问题,她担心地说“如果女人受到家暴,Jing茶还会不会出警?她能否获得支持?” 在封锁的城市里,一个女人遭受了家暴,一些认为这是家务事的Jing茶这个时候更加不愿意处理这样的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