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主頁

創作了 39 篇作品累積創作 111433 
AI XIAOMING

武汉封城日记14:记住涂国能,他用生命敲响了警钟

武汉封城日记14 2020年3月22日,武汉封城第60天图片来自《财新》专题报道昨晚休息前看了一部BBC的一部的故事片《余波》(The Aftermath)(2019)),想到几个问题,有关尊严、伤痛和个人命运。

AI XIAOMING

武汉封城日记13:他去了宋朝,我去了洮河

2020年 3月17日,3月27日补充发布写在前面:这是十天前写的一篇随笔,因为插图很多,所以没有及时传到matters 。今天我的微信公众号被永久封闭,因此想到在matters 这个不会被封的平台,应该保留下这篇图文。

AI XIAOMING

武汉封城日记12: 回望黑暗——先看电影,再看笑话

2020 年 3 月 20 日 武汉封城第 58 天 今天是周末,适合看电影。以前在广州, 最喜欢逛老张的影碟店。在东山口地铁站 弯道进去,就到了一个热闹而隐秘的场所, 那里,有时可以遇到朋友,诗人或者哲学 家,大家都在这里干一份地下勾当:淘碟。

AI XIAOMING

武汉封城日记11: 经此一疫,我们会变得更坏吗?

2020年3月15日星期日,武汉封城第53天 早上起来,打开冰箱,手在饺子那里停了一会儿。春节前夕,老家的侄儿儿媳给我们姐弟两家包了一千个饺子送来。家里阿姨回乡过年前也包了上百个饺子留下。这些饺子,现在只剩了二、三十个。按理,我吃掉也没有关系。

AI XIAOMING

武汉封城日记10:封花噱月又一日

3月13日封城之51天 被一种无意识冲动裹挟,或者说感染了某种强迫症,我觉得每天也要写点宅家抗疫的感想,记录一天如何过的。一早上,我的朋友长江先生就说,那个武汉人的小群又crazy了。

AI XIAOMING

筛子角(guo)里的死死生生

最近我写文章的时候,脑子里常常涌出武汉话。所以说,这篇文章的标题不能念角(jiao,角落的角),而要按武汉腔念guo(这就变成一语双关了,你懂的)。正如昨天那篇“老子到去克说”,一删激起千层浪。

AI XIAOMING

封城日记:“丈夫不感恩,感恩宁有泪”——隔离不收钱,洗马镇退费

2020年3月9日,武汉封城第47天昨天我在微信公号上发了一篇《封城日记:你们到底想看什么》,其中提到洗马镇收退工人隔离费一事。发出两个小时后,我收到浠水朋友的私信,他指出了我文中的误解之处,这样,我就马上到公众号后台,自己先删了那篇文章。

36
AI XIAOMING

封城日記:你們到底想看什麽?

上篇 日記前世今生有關方方的封城日記,最近頗有一些爭論, 這些爭論,我基本不看。看官可能要說,你都不看,還好意思寫評論嗎?那當然啊,我就問你:什麼叫日記?日記,原本是一種極為私密的文體,一般用來和自己對話。

AI XIAOMING

哀乐拼团

图/文: 艾晓明 【手语话剧】 布景:某城小区,高楼林立,灯光渐亮,手机刷刷屏。封闭中的汉口老城区 江夏小区菜场关门 我帮你找货源,你卖便宜点,小区草鱼13一斤还是死的,还要抢,我也不想联系社区,到时候他们又推来推去。

22
AI XIAOMING

艾曉明武漢日記6:走了

武漢的田先生說 照片上左三是小區鄰居 前天走了 上有老下有小 左四是他的妻子 女兒與我的大孫子同齡 武漢的王先生說 我高中的班主任走了 夏天時我還去探望過他 他請我們吃了飯 又把我送到路口 至今記得他說 這麼熱的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