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54 篇作品累積創作 209940 

昨天的月光 —— 致未来的你们

AI XIAOMING

今天晚上 很好的月光 我不见他 已经六十多年 一个名叫国栋的人 那夜独自走到井边 他不管自己的名字叫国栋 不管举国的欢闹 擎天的宏愿 不管他的妻子还在哺乳 那个叫亮亮的婴儿 从今夜 永不再见 今天全没月光 我知道不妙 早上小心出门 赵贵翁的眼色便怪……你熬过1960年的冷月 ...

2

有个叫妞妞的孩子要回家

AI XIAOMING

图片来自微信朋友圈从此天下人都要记住你的名字 从此每一滴雨水都是泪珠 从此爸爸每天都在这里等你 从春到夏 从今夜到白头 妞妞是个上学的女孩吗 她很独立很爱笑吗 她喜欢唱歌还是爱画画 她穿着校服还是花裙子呢 爸爸骑车从很远的地方过来 爸爸记得今天是头七 第七天的魂魄要回家 ...

1

死亡诗社(武汉版)

AI XIAOMING

艾晓明 死亡被风干了一年 失去水 空气 颜色和重量 单调 苍白 不再回来了吧 一本扔掉的旧年历 白昼蝼蚁 死亡始终难以言述 怎么数也数不出数字的意思 一千、一万、一百万、三千万…… 你随便,从一数起,数到明天、明年…… 死亡沤在心里 在梦中崩溃 死不悔改 名字碎成弹...

2

一伊的水仙

AI XIAOMING

2020年1 月 23 日,星期四,农历廿九 离大年除夕还有一天,当日,武汉封城 武汉人故事 她们计划去三亚度假3天,结果待了整整100天…… 侯一伊, 武汉设计师,以下图片都来自一伊。印象中,一伊第一次到我家来,就是送水仙。

“我还不是到处说!” ——律师尚满庆的封城时光

AI XIAOMING

写在前面: 武汉封城一周年即将来临了,但在感觉中,这个主题早已不再时兴。生活在继续,“封城日记”没有继续流行。活着的人背负各自的压力、困厄、失去和希望,在外地零星疫情的消息中,从冬月走进腊月。我这篇文章是去年6月写的,也没发过。我总想知道更多的事情,但是与我之所想,只是有少无多。

1

今天,在丁香路611号上班 (外一首)

AI XIAOMING

艾晓明 今天 很多人去了丁香路 大上海的浦东新区 特别安全 警察成群结队 左胸标志:辅警 右胸标志:专业 搞不清楚专业的为啥是辅警?难道正式警察不专业?张展的辩护律师张科科进入法庭 图片来自现场志愿者今天科科律师去上班了 他被告诫 不要接受歪煤采访 正媒到场了吗?

2

疫情时代的狂人日记——关于张展

AI XIAOMING

今天是平安夜,我没有对任何人说一句“圣诞快乐”。因为,今天,在此地,此时,此刻,我无法不格外地想到一个人、一位女性、基督徒:张展。她在受苦,从夏天六月里开始绝食,持续地被鼻饲而维持生命。她被施以脚镣,两只手被约束带束缚。她所受的折磨,用前律师李和平的话来说是“一秒钟等于一万年”。

4

在历史的夹缝中

AI XIAOMING

——读吴定宇《守望:陈寅恪往事》中有关档案史料的笔记 艾晓明 前排是答辩委员会老师们,吴定宇教授(右一),后排是研究生们,摄于2012年 吴定宇教授是我在中山大学中文系中国现当代文学教研室的老同事,从1994年到1999年,大约五年的时间里,我们不仅从事同一科目的教学,也...

疫情袭来 我们还蒙在鼓里 ——庚子年武汉大疫追忆之一

AI XIAOMING

写在前面: 今天是 12 月 5 日,昨天我整理出这篇长文,给朋友的公号投稿,因为我自己的公号早就被永久封禁了。朋友说,有关武汉大疫的一律不发,会炸号。今天我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上发出,也被封了,读者还是看不见。我也转发了若干小群,附言: 大疫迫近、席卷、渐远,武汉一年将尽。

最深的爱就是爱正义 ——红岩志士周居正及其妻子儿女的生命悲歌

AI XIAOMING

艾晓明 2019年7月11日,新华网上登出报道:《“中国强大,人民幸福,烈士的鲜血没有白流”——专访渣滓洞、白公馆脱险志士》;这日,我访问的白公馆脱险志士周居正先生的女儿周复甦还活在这个世界,但是,没有记者去采访她;这是永远的错过。那篇报道的开头是这样的:重庆渣滓洞监狱,24岁...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