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41 篇作品累積創作 122303 
AI XIAOMING

我不能……

——答导演朋友朱日坤 艾晓明 我不能 做一个善良的人 善良生出无穷祸端 我不能 说出想说的话 甚至不能读出一些语音 包括数字 不能好好写字 要把汉字拆个七零八落 假装痴呆 魔怔 欲辨忘言 不能哭 不能倾诉 不能问为什么 日子过成韭菜 剁成馅 包在自己也找不到的地方 生...

AI XIAOMING

时间的逆行者 ——漫谈封城日记及其异议叙事

武汉解封日记之一 2020年4月8日星期三——4月10日星期五小区四月天,春光满园2020年4月8日星期三,武汉解封第一天写在前面:这篇文章拉拉杂杂写了十多天,现在我决定收尾。它是对这一向比较流行的“封城日记”的一些思考...

AI XIAOMING

武汉封城日记14:记住涂国能,他用生命敲响了警钟

武汉封城日记14 2020年3月22日,武汉封城第60天图片来自《财新》专题报道昨晚休息前看了一部BBC的一部的故事片《余波》(The Aftermath)(2019)),想到几个问题,有关尊严、伤痛和个人命运。

AI XIAOMING

武汉封城日记13:他去了宋朝,我去了洮河

2020年 3月17日,3月27日补充发布写在前面:这是十天前写的一篇随笔,因为插图很多,所以没有及时传到matters 。今天我的微信公众号被永久封闭,因此想到在matters 这个不会被封的平台,应该保留下这篇图文。

AI XIAOMING

武汉封城日记12: 回望黑暗——先看电影,再看笑话

2020 年 3 月 20 日 武汉封城第 58 天 今天是周末,适合看电影。以前在广州, 最喜欢逛老张的影碟店。在东山口地铁站 弯道进去,就到了一个热闹而隐秘的场所, 那里,有时可以遇到朋友,诗人或者哲学 家,大家都在这里干一份地下勾当:淘碟。

AI XIAOMING

武汉封城日记11: 经此一疫,我们会变得更坏吗?

2020年3月15日星期日,武汉封城第53天 早上起来,打开冰箱,手在饺子那里停了一会儿。春节前夕,老家的侄儿儿媳给我们姐弟两家包了一千个饺子送来。家里阿姨回乡过年前也包了上百个饺子留下。这些饺子,现在只剩了二、三十个。按理,我吃掉也没有关系。

AI XIAOMING

武汉封城日记10:封花噱月又一日

3月13日封城之51天 被一种无意识冲动裹挟,或者说感染了某种强迫症,我觉得每天也要写点宅家抗疫的感想,记录一天如何过的。一早上,我的朋友长江先生就说,那个武汉人的小群又crazy了。

AI XIAOMING

筛子角(guo)里的死死生生

最近我写文章的时候,脑子里常常涌出武汉话。所以说,这篇文章的标题不能念角(jiao,角落的角),而要按武汉腔念guo(这就变成一语双关了,你懂的)。正如昨天那篇“老子到去克说”,一删激起千层浪。

AI XIAOMING

封城日记:“丈夫不感恩,感恩宁有泪”——隔离不收钱,洗马镇退费

2020年3月9日,武汉封城第47天昨天我在微信公号上发了一篇《封城日记:你们到底想看什么》,其中提到洗马镇收退工人隔离费一事。发出两个小时后,我收到浠水朋友的私信,他指出了我文中的误解之处,这样,我就马上到公众号后台,自己先删了那篇文章。

36
AI XIAOMING

封城日記:你們到底想看什麽?

上篇 日記前世今生有關方方的封城日記,最近頗有一些爭論, 這些爭論,我基本不看。看官可能要說,你都不看,還好意思寫評論嗎?那當然啊,我就問你:什麼叫日記?日記,原本是一種極為私密的文體,一般用來和自己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