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 XIAOMING

AI XIAOMING 艾晓明、 独立纪录片工作者,女权主义学者。关注当代中国历史、女权议题和社会行动。

还是拜个年吧,武汉有难,你要安好!

(图片来自网络)

今夜除夕,武汉空前冷寂。这本是团年的日子,无数家庭的年夜饭取消了。昨天看到封城的照片,一边是铁面军人和武警,一边是无奈的旅客。画外音是武汉口音,说:看啊,汉口站,百年以来第一次关闭了。听得人不禁心头一紧,仿佛历史在此敲了一个响点。

我住在江夏区,离汉口站大约四十公里;我去不了那里,但我想起了2008年春节前,我在广州拍摄雪灾时外地工人离粤返乡的片子《开往家乡的列车》。我能想象到年前无法返乡的旅客内心的焦虑,他们怎么办呢?政府一夜之间决定封城,他们去哪里居住,怎么过年?

(小年夜,有居民在路边祭奠)

我16日深夜从广州返回武汉,那时,有关肺炎的零星消息只有传闻,我也没当回事。18日,两位朋友来聚,一位说到这次肺炎真的很严重,有医务人员都感染了。她说的也是内部消息,还给我看了几张照片。我以为这仅限于个案,依然没有重视。有关“造谣”者被惩治的消息事先也知道,但是被封号删帖约谈训诫这类事不是家常便饭?没想到,20日风云突变,一夜之间,武汉肺炎刷屏了。

今天这个除夕,还不知有多少家庭染病者难以入院;今天又看到了视频里一线医生的愤怒和崩溃……他们的家人该有多少担忧!一旦可以公开讨论,我们知道了越来越多的坏消息;这是什么除夕!

我觉得那些握有权力的人有种好消息综合症,就是无论如何,不管真实与否,只听好消息,没有也要编一个。你要说那不是真的,他能跟你拼命。你们知道我说的是什么,那只小小的蝙蝠,汤菜卤煮,照片视频到处在传;但是房间里的大象,悠游晃荡,那是不能说破的魔障。对此失衡,我一个诗人朋友杨大侠不惜干犯众怒地发了个毒誓:如果官家再找野味背锅,本人将食用任何官方指定野味,以正视听。

我已经奉劝了杨大侠:你以为你是谁,信不信先把你炖了。

不止是蝙蝠,武汉人这些天已经无异于老鼠和老鼠屎。天上有移动大数据追踪的,地上有现买铁锨挖路封堵的,不许进城更不许进村。想当年川震,大家都说自己是四川人。今非昔比,武汉人变成了游动的病毒,大有被团灭的趋势。看看那些被转发的帖子:某地某地到了多少武汉人——来者不善!

下午我接受了苹果记者的电话采访,我说尽管武汉已是疫区,但我对周边情况的了解可能远不及外面的人。你问我惶恐吗?当然,谁知道我是不是一个病毒携带者呢?但是,惶恐地出门寻购口罩、消毒液、酒精、日常药品的三天之后,我在恢复中——恢复我的平常心,恢复我对生活的计划和安排。人不能持久地背负惶恐度日,惶恐也不能减轻我们日常的生活责任。

我的亲友中有的妻子感染了,如大家所知,住不进医院,只能在家隔离护理。亲人经历了急火攻心的紧张、日夜疲惫的奔波和辛勤护理,今天开始病人情形略有好转;这是年轻的好处。

又有朋友的孩子因为同事的家人感染,确诊后只能自动隔离。大年三十,自己住着,单位里也不放假。今年不放假的人肯定比往年多,仅我所知,公安、中部战区执行任务的军人、前线医护人员、蔡甸的赶工者……

就算我一个家庭主妇,也是没放假的。我家老少三代,高龄者即将进入96,多年卧床不起。又有临时请来的护工和钟点工帮忙照顾……我要设法让所有人不感染(包括三个猫星人)。如此,同辈可以继续全职公益,小辈节后可以正常上班,老人可以安享余年。话说各位在家主持家务的姐姐妹妹,照料的责任通常不被看做是对社会的贡献,其实你只要换到另一个家庭去做事就有分别了。来我家做事的女工,公司开价是每日两百,红包三千。我这里说的意思不是炫富,而是说我们的家务工作其实是有社会意义和市场价值的。咱照顾好一位老人不进医院,也算省一个床位,也算间接了十万八千里地为控制疫情做了点小贡献吧。

(药店里,口罩、消毒液、酒精全部脫銷)

给关心我的各地朋友拜年,大家的问候我都收到了,一一回复写到手软,再此一并鞠躬致谢拜年!

给因为公益理想和社会责任而回不了家的朋友拜年,无论你在哪里,我们的心是连在一起的。

给今夜依然在抗疫前线的医护人员拜年,武汉人谁不心疼你们!给你们家中的父母老人拜年,感恩你们养育了这样的孩子,他们是病患的依靠,是公共安全的屏障;不是天使,胜似天使!

给各位每天努力发帖传播疫病知识和亲身经验的朋友们拜年,传播信息是一种权利,也是辛勤的劳作和奉献。尽管经验各异、信息不完整,但大家一起努力,就有真相浮现。

给江汉关、江滩、汉口站、汉阳门、首义路、东湖梅园……拜年,愿天佑我城,疫病的阴霾早日消散。给我大武汉老城区的诸多群友拜年,愿大家各自安好,活下来迎接又一个春天!

                 2020年1月24日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