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子聿

賣魚生怕近城門,況肯到、紅塵深處。

看火人

我的双脚载着我

向着 森林的深处 流去

向着 那扭曲的晨曦

向着 那歪斜的落日


不曾忘却的

那无数的鲜血

他们不曾 真正地流淌

却染红了 这夕阳


我只能张开嘴

唱出无声的歌

和麻雀一起

在森林的深处


(写于2月初)

(纪念李文亮医生)



(另,終於把2018年至今的詩詞創作都搬完了。可以放今年來寫的詩了。)

(2018年之前的創作已經進入「羞恥期」了,而且七零八落好幾個號,不太好整理。看情況吧。)

(只有這首詩,一定想用簡體字來紀念。)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