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4 篇作品累積創作 2133 
陶子聿

放風

我看見 春風吹過 遍地落葉 世外之地的櫻花 也隨着流水 漂向地平線 我看見 陌生的風景 在四方外離去 列車只管發出刺耳的宣泄 擡頭 低頭 睜眼 閤眼 打雷 下雨 閃電 晴天 求求你了 生命的能量啊 讓我度過這一切 直到夢醒的那一天 2020.4.14

6
陶子聿

續無病語

或許我從來就是個朽人 與故紙堆無關 在這堪堪爛漫的春天 就已等待秋的安眠 捲土重來的寒風 並不在乎朽人或是勇敢 無謂的蹉跎 還是壯烈向前 無力的我 也只能繼續 在那走不出的夏夜裡 與早已褪色的那抹鮮紅 盤桓、盤桓、盤桓 2020.3.29

陶子聿

*他*來了,走了,或者沒有走 只是一陣風 卻剪去了未滿的羽翼 即使聲嘶力竭 也無法再降落在自己的枝椏 聰明的聲音說: 「順着風的航跡吧!直到一切的盡頭。」 我知,我知 那是*幸福*的*天堂* 可我們不該在*天堂* 我們應在人間 2020.3.11

陶子聿

六十個月與漫不經心的愧疚

春風沒有來的第六十個月 柳條悄悄生在手肘 春風沒有來的第六十個月 鳥籠外寂靜依舊 春風沒有來的第六十個月 蠶蟲不再悵惘追求 春風沒有來的第六十個月 夕陽也不再灑落衣袖 我攥住一把羽毛 抑或是春天的石頭 虔誠或是恐懼 聆聽這惡毒的詛咒: 「活下去!

1
陶子聿

土木形骸

空空蕩蕩 在這白骨堆成的荒野 我們是行走着的消亡 嘆息着 無處可去的嘆息 哀傷着 不被允許的哀傷 崩落   在漫長的黎明之際 2020.3.2

陶子聿

落日

孩童的雙眼緊盯着落日 卻不明白爲何嘆息 直到太陽再也沒能升起 純潔的荒原上 不存在麻雀的痕跡 2020.3.1 (寫在肖戰227、229之後。) (落日句,化用了JUSF周存所寫的原創歌曲《Meave》(YouTube轉載)裡的歌詞「我們被孤獨凌遲/又被絕望腐蝕/眼球卻緊盯着落日/好好死去早已是一種奢侈」。

陶子聿

今日晴

天稍稍晴了 墨綠、翠綠、嫩綠 潔白的、粉紅的 人啊,貓啊,狗啊 音樂聲、廣播聲 腳踏車、滑板車、小汽車 笑着、講着、嬉鬧着 但人間還沒有晴 ——只要*我們*還戴着*口罩* 2020.2.28

陶子聿

初春了?

無邊的灰色中 玉蘭不懂悲傷的夢 困於陋室裡的孩童 還在幻想純白的風 呵…… 日復一日的歌 與年復一年的喃喃自語 這片大地 會有聽見的一天嗎 就像春天總會到來 2020.2.27

陶子聿

無題

忽然 無邊的黑夜壓倒了我 錯的不是火苗的熄滅 ——本就沒有火苗 或者是所謂黑夜 2020.2.18 於質明

陶子聿

情不自禁

左手提着 他們的筋骨 右手拎着 他們的血液 我爲他們唱的 無力的歌 無數次 在紅布前消散 而我也是劊子手 202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