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51 articlesIn total 55100 words

关于妇女节,关于「女生」「女王」与「女神」的文本表达

无恙Wuyang

刷朋友圈和微博的时候,发现我所身处的社交语境下,「妇女」一词几近消失,铺天盖地的都是「女神节」「女王节」等相关文本表述,再往前翻甚至可以看到所谓的「3.7 女生节」。而各类商家,不论线上还是线下,近乎所有的文本都在表达,女性如何破茧成蝶,成为真正的「女神」与「女王」也只有一条路——买买买。

通勤小岁月#32-签证

无恙Wuyang

「心灵签证办事处,」阿冠仰头望着招牌念道。从玻璃门往里看去,商铺里只有一张书桌,两旁三张椅子,一张靠墙,两张面对着墙。一个身材有些发福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腋下夹着报纸。他朝阿冠笑了笑,从裤口袋里掏出了钥匙,开门走了进去。接下来几天,早晨通勤去公司的阿冠总是会看见这个中年男人坐在靠墙的椅子上,悠哉悠哉地看着报纸。

通勤小岁月#31-救赎日

无恙Wuyang

低头看了看手表,发现还有一个小时。坐在机场靠椅上的我有些局促不安,马上要过安检了,我望向自己的行李箱。人们匆忙的穿行在机场中,广播声一阵阵播报:您乘坐的 NH7690 次航班马上就要起飞了……我努力地平静自己的情绪,深呼吸,让自己的心跳放缓一点。

通勤小岁月#30-讨厌的人

无恙Wuyang

踢克、踢克……夹在地铁车厢里的我总是能听到这样的声音,像是一个巨大的钟装在脑子里,踢克、踢克……响个不停。踢克、踢克……下一站金台路,踢克、踢克……每到一站,随着报站声响起,那个隐秘的声音便会「克嗒」一下。人越来越多,推搡、拥挤,他们按着点上车,按着点下车,像潮汐汹涌而精确,这群讨厌的人。

通勤小岁月#29-剪刀手

无恙Wuyang

杰西自从小时候看了蒂姆.波顿的电影《剪刀手爱德华》之后就喜欢得不得了,日日模仿爱德华。努力学习礼仪和诗歌,学习艺术和微笑。他相信,和爱德华一样有着剪刀手的自己,一定不是孤独的,总有一天也会遇到属于自己的金。在某一个圣诞节,杰西也将站在高高的架子上,为金做出了天使一样的冰雕,冰屑飞扬,飘成了雪。

通勤小岁月#28-葬礼

无恙Wuyang

阿冠和有致姐打开门回到客厅,发现家里的鱼死了。有致姐捧着小鱼缸,坐在窗边落泪,旅游归来的好心情因为这条鱼的去世消散得不见了踪影。在遇到阿冠之前,这条鱼陪伴着有致姐无数个日日夜夜,听尽了她的种种故事。阿冠知道这条鱼对有致姐十分重要,不言一语地陪着她坐着,他知道这个时候陪伴是最好的开解。

通勤小岁月#27-摄影师

无恙Wuyang

一个拿着照相机的男人走下飞机,就像其他初来大都会观光的旅客一样,刚踏上这片土地就迫不及待的拍了起来,咔嚓咔擦…… 他拍大楼,拍树木,拍花草,拍人群,他把镜头对准了大都会里目力所及的一切,连一只昆虫都不放过。他是那样的认真,专注地去寻找每一个可能的角度,总是思考还有不有新的可能。

通勤小岁月#26-回收家

无恙Wuyang

大都会里来了一个男人,开了一家事务所,门口经常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回收家」三个大字。事务所开了一年,也没见多少客户上门,期间房东还涨了一次房租,这个男人不像其他铺子老板找理由讨价还价,立马就笑呵呵的答应了。这个男人有些胖,总是穿着一身不大贵的衬衣,爱笑。

通勤小岁月#25-奇怪的装置

无恙Wuyang

公司的厕所里有个奇怪的装置,在隔间旁的墙壁上。它长方体的外形上有个绿灯在闪烁,半透明的深棕色的塑料盖上有个圆孔,圆孔中有个长得像摄像头的圆柱体。我一直很好奇,它被挂在墙上是要做什么用,是要监视?这个想法冒出来就被自己吓得一阵颤抖。自从知道公司的厕所里有个奇怪的装置,步入其中我总会...

通勤小岁月#24-银行卡

无恙Wuyang

阿冠有一张剩余金额为 1 块钱的银行卡,躺在钱包的最里层,和那些咖啡馆的会员卡、书店的折扣卡们一起,被他遗忘在记忆的某个角落。自从手机有了支付的功能,阿冠带着钱包的唯一原因就是习惯。有一天,他决定要减负,清掉随身携带的那些不必要的东西。他打开钱包,看到了那张剩余金额为 1 块钱的银行卡。

通勤小岁月#23-拍西瓜

无恙Wuyang

他挑西瓜的时候总要拍一拍,只是打小见着大人们都是这样挑西瓜,从来没有人告诉他是为什么。路过水果摊,习惯性地,他还是走了过去拍一拍。「这西瓜甜,」老板说。他好奇地问:「你咋知道?」 老板拍了拍西瓜,「你听,这肯定甜,沙瓤!」 他又拍了拍隔壁的那一个:「我听不出这两个有什么区别?

通勤小岁月#22-熟人

无恙Wuyang

「老板娘,跟你打听个人,村东头的老张你熟么?」打尖的客人问道。「一时半会儿还不大熟,你再等等,等就出锅了就熟得刚刚好了,」孙二娘答。

通勤小岁月#21-晕血

无恙Wuyang

德古拉伯爵终于拖着一身虚弱去看了医生。「吸血鬼也会晕血?」医生满脸不可思议。「是呀,自从我好不容易从不小心被反锁的的房间里出来,我就发现自己晕血了。」 「还是说说你的症状吧?」 「我现在不仅晕血,还晕番茄酱、西瓜汁等等一切红色的液体……」 「现在呢?

通勤小岁月#20-沙丁鱼的沉默

无恙Wuyang

鱿鱼墨菲看着一群沙丁鱼路过,问菲比:「妈妈,为什么他们郁郁不欢呀?」 鱿鱼妈妈说:「因为自从蓝色被人类定义为忧郁之后,就再也没有一条鱼微笑过。他们沉默地潜翔海中,寻着洋流漂泊一生。只在偶尔的冒泡声中发出一声叹息。」 「妈妈,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英语蓝色怎么说?

通勤小岁月#19-饿了

无恙Wuyang

阿冠最近很容易饿,似乎消化的速度跟进食的速度同了步。这件事情让阿冠很焦虑,除了二十四小时不停地吃,没有任何事情能缓解这种焦虑。他去看医生,在 X 光下,医生发现所有的食物都都仿佛掉入了黑洞,经过喉头、食道消失在了胃里。「神奇!真是神奇!这是生命的奇迹!

通勤小岁月#18-人生重来枪

无恙Wuyang

阿冠听说,每到不如意的时候,只要用人生重来枪对着自己地太阳穴来一下,人生就可以立刻归零,再来一次。于是,人生重来枪成了大都会里人手一把的流行货。作为大都会里的升职加薪无望的小白领,阿冠努力攒钱,想某一天能能买到人生重来枪,彻底摆脱现在的生活。

通勤小岁月#17-脑花

无恙Wuyang

阿冠和有致姐一起涮火锅。有致姐喜欢阿冠的幽默感,被他脑洞大开的笑话逗得咯咯笑。阿冠望着有致姐:「我不记得咱们点了脑花……」 「是没有点,」有致姐说:「就在你开脑洞的时候,我顺手夹的。」

通勤小岁月#16-排队

无恙Wuyang

大雾,阿冠开车行驶在高速路上,望着眼前白茫茫一片,心中忐忑。听说这种情况下容易发生交通事故,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正当他这样提醒自己,只听见刺耳地巨响,在一阵剧痛之后,他失去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他醒了过来,发现浓雾消散,车子行驶在一条大道上,前面是望不到头的车流。

通勤小岁月#15-自由

无恙Wuyang

永远大一号的人类: 展信佳。我是一件 M 码的衬衣,这是一封来自全体成衣的自白。我们知道,如果不能出生在萨维尔街,此生多半遇不到那个合适的人。因此,我们有一个梦想,遇见尺寸刚好的人生。每天,在试衣间里,我们看似被不同型号与尺寸的顾客挑选着,但现实却是,你们这样一群不标准的家伙一直在被我们挑剔着。

通勤小岁月#14-朋友

无恙Wuyang

有些老朋友,出走半生,归来时仍是少年模样。那个早晨,我带着宿醉,浑身懵懂地坐在马桶上。回忆着我是如何回到了家,换衣洗澡睡了一夜。只见他匆忙地从我的厨房走过,目光流连于锅碗瓢盆和剩下的半片吐司。他回来了,就像小时候一样,还是那么的贪吃,爱躲在厨房与我捉迷藏。

通勤小岁月#13-鲸鱼

无恙Wuyang

鲸鱼是海洋的歌者,它们用唱歌的方式交流,互诉衷肠,讨论着哪里有丰沛的食物,怎么追逐洋流去暖和的地方。科学家们一直想要破解,这最美妙动听的海洋奥秘。他们断言,解开了鲸鱼的歌声所代表的含义,也就说不定知道人类语言的起源。科研船飘荡在海上,用巨大的麦克风深入海中,探听着不远处的鲸群。

通勤小岁月#12-留下

无恙Wuyang

他是上天注定的世上最完美的一颗苹果,深得大自然的宠幸。他生长在朝南的山坡上,那里的角度像是被精心计算过一般,刚好能被远道而来的季风吹拂。度过了没有霜冻和冷雨的童年,在茁壮成长的青春期遇上了最好的太阳。昼暖夜凉的日子里,没有雨水冲淡它酝酿已久的甜度。

通勤小岁月#11-影子

无恙Wuyang

她掏出钥匙准备打开家门。只见一堵如墙的黑影压了下来。她紧张不已,攥着钥匙的手开始僵硬,阵阵冷汗从背上冒了出来,如雨。她渴望叫喊,却发现似乎有什么塞在嘴里,压住了喉头,发不出声。终于在慌乱中,她尽全力转身,只见楼道空空荡荡。卸下防备的她,浑身瘫软靠在门上。

通勤小岁月#10-月球

无恙Wuyang

1969 年 7 月 16 日,电视里正直播着土星 5 号载着阿波罗 11 号奔向月球。在电视画面的雪花点和嘈杂声中,信号中断了。「妈妈,你说他们能登上月球吗?」 「不知道呢,这是人类的第一次,我也很好奇。」 「真好奇他们现在怎么样了,会带着什么礼物到月亮上。

通勤小岁月#9-鬼打墙

无恙Wuyang

小苍蝇达利嗡嗡地扇着翅膀,做着他变成成虫之后的第一次旅行。从厨房到客厅,从客厅到卧室。他停驻过隔夜的米饭,徘徊在刚洗的水果,在沸腾的咖啡旁探险,于人类的皮肤上消遣。一只苍蝇,生来就应该在广阔的天地间闯一闯,达利的祖父曾这样告诉过他。嘭!一声响,飞行中的达利被撞了个晕头转向。

通勤小岁月#8-冷笑话

无恙Wuyang

阿冠是一名脱口秀演员,偶尔在大都会里的一家俱乐部演出。年过三十还未出名的他(如果把出名勉强定义为有观众能叫出表演者的名字的话,他也是属于默默无闻的那种),常常把自己比作偶像伍迪·艾伦。他讲的段子风格也是那种絮絮叨叨地讽刺小知识分子式,不仅听起来拗口,表演起来也经常忘词。

通勤小岁月#7-推销

无恙Wuyang

网友小张因为车祸来到了死神家门口。死神邀请他进去坐坐,聊会儿天,忙了一整天的他不想再举起镰刀。「你不怕死吗?」死神问。「其实不是很怕,你看我不就在和你一起喝下午茶么。」 「我很少见人和我聊天这么轻松的,因此我常常开导他们要相信有来生。虽然那是鬼扯。

通勤小岁月#6-礼物

无恙Wuyang

当海员的父亲不常在家,这是他第一次和女儿一起过父亲节。「爸爸,今天过节,你有什么特别想要的礼物吗?」 父亲望着家里这个十八年来,每次回家都面目一新的女人说:「我就想要回那个我认识的女儿。」 「讨厌!爸爸,」女人说:「难道你没听说过女大十八变嘛,我可不想整回去了。

通勤小岁月5#-肚脐

无恙Wuyang

兔子精有个奇怪的癖好,爱吃人的肚脐。因为她是修炼成的人形,自然没有肚脐,平坦的小腹光滑整洁。到了夏天,从来没穿过低腰的热裤,没穿过露脐装的她觉得十分自卑。一旦在街上遇见这样打扮的姑娘,她便会恼怒着扑上去,把对方的肚脐吃掉。一桩桩惨案就这样发生在了大都会的街头,警察也束手无策,毕竟全世界就只有这样一只妖精。

通勤小岁月#4-神谕

无恙Wuyang

网友小张是被先知们公认为神的接班人。作为有史以来获得各种宗教派别、政治团体共同认可的,第一位全知全能的未来神,网友小张的追随者遍布全球各地,横跨三大宗教。由于他地位超然,甚至追随者们编纂的《网友小张言行录》都成了神谕。《言行录》上说,网友小张甜咸不忌,在中国延续数百年的豆腐脑吃甜还是吃咸的纷争被平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