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7 篇作品累積創作 6204 

〈你像廢墟一樣明亮〉【詩】

雨宇

〈你像廢墟一樣明亮〉 日子有時候會開出不同的花 更多的時候是爬牆虎 你常常分辨不出 自己在攀爬日子 或被日子攀爬 裡頭總在下雨 或是單純的陰天 時間滴滴答答積滿了水 你走近一個午後的水窪 輕輕踩下去 像怕踩痛別人的夢 沒有你的指令 房子不會長出更多的門 窗戶在半眠 牆壁是琥珀...

〈錯誤〉【詩】

雨宇

時間草長 昨日鶯飛 養了好久的一條蒼狗 整天在白雲下 舔自己綠油油的毛 直到明日,黃花點亮一小片山坡 「死了就把我埋葬。」 「在滄海,不在桑田。」 養了好久的一條蒼狗 用暮鼓的聲音 說晨鐘前的遺言 於是我提前準備一夜的星月 時間一到就披掛身上 趕赴你的滄海 馬不停蹄的不是腳步 是...

〈請在我的腦海施工〉【詩】

雨宇

請在我的腦海裡施工 建一個溫暖色調的小屋 如果土地不足 不需經我同意 請任意移走部分不為我所有的知識 施工完成後 請提醒我 放置任何有芝麻香氣的小事進內 又提醒我 人生由小事織成 或者 又告訴我 偶爾也該把「活著」 當作一件小事 這應該是我在國中的時候寫下的。

〈戀愛〉【詩】

雨宇

電影開場前 我從剪票員手上 接下餘生的票根 便摸黑尋找自己的座位 你剛好落在旁邊 我們就對著螢幕 在沒有神的黑暗裏 上演另一場電影 2021.10.03 昨晚聽了林達陽和陳顥仁的線上對談,談到讀詩與寫詩,前者並不需要以全然讀懂為目標(留下一些未解的陰影或許更有趣),後者若能替...

〈陰天快樂——悼A〉 【詩】

雨宇

和你相遇的日子 天空有一種無邪的藍 時速五十公里的心情 我們追在陽光後頭 而雲在不遠處 旋成晴空裡的酒窩 你看見那朵雲了嗎?我們都以為它會停留 很久很久 直到雨落下 才發現它的離開 下雨的日子 雲學會告別自己 雨後清澈了虹膜 孩子氣的藍天 有透明的眼神 我知道你就在那裡 2...

〈我以為自己到了很遠的地方〉【詩】

雨宇

遠遠望著妳的時候 我以為自己到了很遠的地方 像是妳的二十世代 黑色短髮 柔和輪廓 格紋長裙 運動鞋 笑起來時白晝又亮了一度 歲月你藏在哪裡 是不斷被剪短的髮尾 還是偽裝成透明的魚線 日夜將一個少女垂釣成婦人 偶然細看妳的時候 我以為自己到了很遠的地方 例如進入一棵樹的裡面 看到...

1

〈一輩子一樣長的夏天〉【詩】

雨宇

〈一輩子一樣長的夏天〉 雨宇照片是朋友拍攝的,好美 藍色,天空的虹膜 看著蟬鳴 沿著樹枝滴落 一些來不及夏天的 就留在原地 一枚安靜的殼 許多的我們 漫步在海岸線的唇語上 相愛的人不說話 只是靜靜的看 砂子如何擁抱成石頭 野狗忘記名字 專注的呼吸和前進 向日葵向日生長 孩子翻...

〈生活書社〉【隨筆】

雨宇

在書店買的《兩個夏天》 沒有哪個日子是不適合去書店的(除非那天書店剛好沒有營業)。不用上課的週二,去了一直很想去的「生活書社」。書社開在某個大廈的轉角,因為是第一次去的緣故,Google地圖顯示就在幾步遠了,卻還是繞著大廈轉了好幾圈(越是靠近自己的物事,往往越會被輕易地越過)。

〈夏八月〉【詩】

雨宇

〈夏八月〉 雨宇 在柔軟的藍色下 那些從你身上蛻落的日子 蒸發成雲 在天空中選擇了白色 蟬。草帽。捕蟲網 金龜子。向日葵。鞦韆 遠方有雷聲 從山的另一頭傳來 有人等待一場雨 或被一場雨等待 你選擇了後者 總是在偶然回頭的時候 才注意到雨的氣息—— 草和泥土的青味 像一場清新的...

〈貓式療法〉【詩】

雨宇

〈貓式療法〉 雨宇 經驗豐富的醫師告訴我: 清淡飲食。早點睡覺。多喝水 折疊了許多次的舊話 藏著尖銳的角 疏忽的時候 就刺向身體弱處 在夏日午後 獨自蜷縮在床的角落 像抱住一隻貓 舔毛。進食。貓抓板 撒嬌。放空。睡覺 我開始學習貓的生活 花大部分時間梳理自己 觀看一切之...

昨日午餐:〈香菇水餃〉【詩】

雨宇

昨日午餐:〈香菇水餃〉 雨宇 總有人可以在午餐時間 完成一首詩 我卻只能在碗外 被香菇水餃凝望 那樣的視線 和白淨的表皮一樣無邪 只有等待張嘴 才能了解彼此的心意 菇菌的味道 像某個常常下雨 然後發霉的抽屜 像你在雨裡撐傘的背影 像咀嚼著自己的日子 一樣潮濕 總有人可以...

〈夜空中最亮的星〉【文】

雨宇

你知道嗎?寫詩是很寂寞的。不知道是不是所有寫詩的人都這樣,但至少我是這麼覺得的。很少在快樂的時候寫詩。總是在一個人的房間裡,所有空氣都安靜下來了,長長短短的詩句會悄悄地向我靠近。通常我都不去修改,直接把腦海裡聽到的詩句寫下來。因此,我在寂靜的時候寫詩。

〈我想和唯一的你一起生活〉【詩】

雨宇

〈我想和唯一的你一起生活〉 雨宇 累了的時候 你跟自己說 「我想喝一杯蜂蜜水」 你點點頭 拿起空杯子 倒入溫水 蜂蜜 攪拌 把溫暖的杯子遞回給自己 然後說一聲 謝謝 放下杯子的那刻 「我的房間好安靜」 你聽見杯子叩問木桌和 窗外雨水偶爾的不透明 想起貓的時候 你輕輕撫摸著桌...

〈晚安,詩?〉【討論】

雨宇

夜晚在宜蘭南澳的某個海邊 今天朋友傳來了兩篇很有意思的文章,都是關於「晚安詩」的爭議。一篇是《上報》的廖偉棠專欄:〈「文藝復興」的背後 是詩的馴化〉,另一篇是Medium文章,筆者清楚表明自己的立場:「不喜歡『晚安詩』,也不讀這批人寫的詩」(這批人指的大概是被「晚安詩」專頁選擇發表其詩作的詩人)。

〈暗戀〉【詩】

雨宇

〈暗戀〉 雨宇 因為風的緣故 我的頭髮經過了你 就變成粉色的,而你 只覺得左邊臉頰有點癢 2020.04.17 暗戀的記憶都留在小學和中學,高中時的暗戀心情總是澎湃,既卑微又偉大。單單只是看他在課室走廊外經過的幾秒(還不敢光明正大地看,要控制目光如一尾善游的魚,不能看到水...

〈房間裡的日常〉 【詩】

雨宇

〈房間裡的日常〉 雨宇 每日 置放自己在窗邊 晾曬 風乾 浸泡 日子的紋理順著風吹進掌紋 窗台上擺放著橘子和香蕉 他們有自己的生活: 橘子抱怨毛細孔 香蕉偷學月亮的語言 一個人的房間很安靜 所有物事平緩地呼吸 我模仿他們的步調 偷聽最初的語言 沒有一個問題急需解答 我不必...

〈情人節禮物:杯子〉 【拼詩】

雨宇

〈情人節禮物:杯子〉 雨宇 三月躁動且纏綿 冬陽向雨屈身 杯中溫度都顯多餘 我們的杯墊上 曾裝滿了日子 此刻是痛的占有: 碎影 碎雨水 碎玻璃 或許我們誤譯氣泡與酒 玻璃杯裡欲言又止 而我用盡全力與人攀談 確認了餘生的殘缺風景 並不荒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