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字遊志在

申論題,請作答

肆虐,籠罩著。縱慾過度後,上天此刻丟出了課題 要我們申論答覆,沒有時間限制。人們倉促離去尋求安穩所在 搶糧,彷彿末日將至 虛弱身軀內,有強烈的求生意志,要看到每個明天的日出。一切的混亂,逐漸理出頭緒。

5
陳海雅

夢想去倫敦讀插畫

陳海雅畫的速寫現在常常待在家中,在看matters今天看到@黑眼圈女孩 女孩的文章,介紹繪本,當中一本是慢吞小姐的倫敦插畫生活,我一看到就在圖書館的電子書借了出來看,一個中午就看見百多頁了(其實因為多圖)。

張若水

我做了一個夢

當我從滿眼皆是廣告的春秋航空的機艙,一頭鑽出來時,迎接我的是上海的秋天——風吹到皮膚上,是冷的。上海的夜晚在此時此刻,顯得平和,而充滿安全感。在公寓歇息了一天之後,我的生活回歸到日常——將衣服丟到洗衣機,用APP買菜,然後做飯、餵飽自己。洗衣機發出了「嘀嘀」聲,我打開蓋子,取出洗好的衣服,去晾曬。

1
張若水

如果我年紀輕輕地就死了,沒有出版過一本書

拉開地下室的門,黑漆漆的屋子裏擠滿了年輕人。女青年的烈焰紅唇,男青年的海軍帽,新潮的著裝打扮,與上海這座城市相得益彰。主持者手扶著直立話筒,介紹這次的活動。主持者站立的那壹小塊地方是唯壹有燈光的地方。朋友和我彎著腰,越過坐在地上的人群,擠到「舞臺」處。

8
張若水

在小黃侗寨的日與夜

(一) 停電了。在手機電筒光中,洗完了澡,用得是洗發水。今天終於搶到了熱水澡。阿香為了迎接我們的到來,專門裝了熱水器,還買了洗衣機。不知道是不是水壓問題,常常洗著洗著,就沒水了。每次去沒有圍欄的陽臺晾衣服的時候,我總覺得壹不小心,我就滾下去——掉進河裏了。

張若水

我對廣東這座城市過敏

(一) 我大抵上是對廣東這座城市過敏的。扁桃體發過炎,長過貓癬,感過冒。這一次又換了個毛病。這次的病癥大概始發於五天前——阿波說要帶我們去萬州大酒店吃面。我們一行四人,在高溫39度的大街上,步行了半個小時,還沒到。中途去了超市蹭了個空調,買了瓶山寨的維他茶喝,我們...

8
張若水

廢墟上的野花

「這只狗好慘啊。」 從天馬山下來之後,我們遇到壹只流浪狗——它的兩條前腿拖著兩條無法動彈的後腿,穿過馬路。我們猜測它應該是過馬路時被車輪碾過。明明我們說這句話的時候,語氣充滿了憐惜和同情。可我總覺得,我們這樣當著狗的面,指出它身體的殘缺,也很殘忍。

左不右

封城裡的 界

3 月 26 日 自從搬到義大利後,悶著寫我的大河小說和偶而在臉書和朋友們寫些生活零碎的事情以外,我就再也沒有在任何介面上發佈任何文章,直到第二個禮拜的義大利封城讓我開始整理藏在檔案夾裡面的文章,選出這篇看起來像是新人打卡的大長篇。

4
陳海雅

原稿紙與鍵盤

我的手稿我是還會在原稿紙上起稿的寫作人,之看到Medium文友尹天仇的寫字,慨嘆用原稿紙的歲月回不去,其實也不一定,大家可以參考一下我的心得。首先,文思不是太敏捷如我,如果有個idea想開始寫但又未想得很清楚,對着個熱Mon發呆,只會乾吸幅射,看壞了眼睛。

陳海雅

除了吃藥,還可以做什麼

Artwork by Etta Chan好久没有寫自己的病了,現在我早晚都要吃藥。其一有種藥快不出產了,要轉藥。一轉藥情緒總會出問題一陣子,所以我好怕轉藥。那種快不出的藥是晚上吃的,在最近一次覆診醫生改了一粒本來早上吃的為晚上吃,好讓慢慢代替不再出廠的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