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改革

pekjack

武汉市第四医院如何利用新冠肺炎疫情进行滥权操作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发热患者及家属都知道严重感染(包括但不限于肺部感染等),血液病,结缔组织病,溶血,甲亢,心梗,心肌炎,肺栓塞,脑血管意外,恶性肿瘤,急腹症,中毒等情况需要急诊科就诊,并且需要相关专科人员(呼吸血液风湿心内神内内分泌消化妇科儿科外科等科室)及时救治...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人性和制度的病毒不需要核酸检测,仅需要一段真实理性的文字。

一些患者及家属喜欢投诉,问题是投诉袁英红等人有用吗?它们照样位高权重享受生活。还有一些患者及家属说死也要死在武汉市第四医院,问题是政治性和或政策性原因即使死亡也很难追责。李文亮去世这么久了,也没有对直接责任人追责就是这个道理。

5
pekjack

武汉市第四医院公民意识,生命价值以及人的尊严之间的关系

以事实为依据,进行理性分析和判断,揭示医院领导等权力者的不作为和乱作为,不意味着批评医院,更谈不上所谓的出卖医院利益。在一个畏惧于权力者而万马齐喑的社会,敢于直面现实,勇于剖析弊端,直言医疗痼疾,评判当权者得失者,更难能可贵,更值得爱护和尊崇。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从价值观念、治理模式到医疗改革,都严重偏离轨道。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由利益分化造成的各种矛盾冲突本属正常现象,人们的种种利益诉求和表达既是争取或保护自身的权益,也同时表现了对医院公平正义的要求。但是,袁英红等人动用一切手段保护自己或小团体的短期利益,牺牲医务人员或患者的长期利益,侵犯了他们最基本的权利。

DrYuan。汤圆

如果有无条件基本收入,我想让透明人被看见

这篇其实是当你还有国家可以埋怨时,你就该偷笑了part2,但是不读上篇也不影响 又失眠了,我数着手里的硬币,打着哈欠地来到咖啡贩卖机前面。期待着热腾腾的咖啡可以化解我满腔的郁闷,我不又自主地在医院的个角落张望起来。

pekjack

武汉市第四医院医疗改革的困境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很多人还在谈论丛林社会弱肉强食,越到底层越残酷。道德崩溃是可怕的,人心险恶到无以复加,如果当谋财害命成为一种工作方式,整个医院都成为斗兽场,你死我活的现实剧不断上演,把医患底层人士的那点人性消弭于无形,留下的只有贪婪,无耻和愤恨。

5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有哪些值得思考、讨论和反省的问题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如果说某些院领导及保护伞等胡作非为的出发点是‘善’,那么,用权力的强制来实现虚幻的‘善’,最终必然酿成了空前的‘恶’,必然将所有的人推向被奴役的境地,就像武汉全民核酸检测这样的“善行”一样。用对袁英红李文洲能力和品质的批判来研究武汉市第四医院的问题,不可能穷究事情的本质。

6
pekjack

默哀要求三分,忘记只需三秒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一些医务人员和患者可能对滥权和腐败所致的不公不义产生了抗体,当同样的伤害事件持续和反复发生时,公众的容忍度会变得越来越富有弹性。是否我们这个民族已经丧失了对生存空间的净化能力?是否我们准备好了接受一个虚假信息,伤天害理不断横行的社会?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从微小处推动医疗改革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极权管理的滥权方式并没有改变,塌方式腐败的生态环境也没有改变。袁英红李文洲等人仍然不断地向医务人员灌输极其简单又极其粗糙的不需思考的信条,让不断增多的患者成为医院的财源,让医患矛盾和医医矛盾不断激化,以达到升官发财的政治目标。

pekjack

以武汉市第四医院为例看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81)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医务人员和患者的合理权利必须从可行能力剥夺的角度来理解。也就是说,只要医院公共政策得当,运行良好的民主制度可以免于医患权益的侵犯,甚至避免医患的死亡。党和国家政策必须落实到提升个人的可行能力,从而扩展人们所拥有的实质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