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改革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2 人追蹤
189 篇作品

由于缺少维护合理权利的机制及途径,兼具才智和胆识的人往往身陷囹圄,国内医患的死亡是不可能与黑命贵一样引起整个世界的反思。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王岚等人习惯于把小事搞成大事,再集中力量办大事,把大事办成丧事后,再把丧事变成喜事,最后以武汉市第四医院所谓经济发展和所谓科学技术领先收尾。当权者和医疗系统的权贵一面沉溺于不被正常医学范畴认可和接受的谎言,一面为...

因为只有忘记初心,背弃信念,武汉市第四医院王岚等人才能在上级机构和保护伞的纵容下,通过利益输送或利益交换侵犯其他成员的权益,并最终接受用金钱和权力去衡量世间万物的价值和意义。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王岚等人天天围着上级机构和保护伞的权力打转,并用尽各种方法操弄和包装赤裸裸的关系博弈:谁拥有或能撬动权力关系,以及谁支付的价码更具有竞争力。此外,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长期的愚民和洗脑,采取谎言加利诱的手段导致人们黑白颠倒、是非不分、激活人们的恐惧、仇恨与争斗。

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王岚等人以为讳莫如深的犬儒逻辑和有组织有预见性的污名化就能够有恃无恐和恣意妄为,并没有吸取薄周徐郭令孙苏等人的教训,还在追求所谓的政治光环和炫目的GDP,从而实现帮派利益的最大化。

pekjack

一个人(姜齐宏李文亮艾芬等)不见容于体制,并不需要什么离经叛道的想法或独特的影响力,多一些同理心与表达欲,机缘巧合多踏出一步,甚至只是多遭遇一些不公不义而已。有被训诫骚扰者,有被强迫劳动者,有被故意侮辱者,有被不正当考核者,有被付出生命者,作恶者众,付出代价者寡。如何监督制衡减少当权者和医疗系统权贵对医患权利的侵犯,期待社会学,教育学、心理学、法律学等各界学者能提供帮助,做一点制度机制方面的思考。

2022年1月13日,武汉儿童医院一男子持刀砍伤该院消化科彭姓医生。

pekjack

2022年1月13日,武汉儿童医院一男子持刀砍伤该院消化科彭姓医生。公安机关迅速出警将张某现场控制。伤者经送医救治,无生命危险。武汉市第四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武汉市普爱医院)消化内科丁祥武,谩骂殴打老年病人,派出所立案,医院保释,不了了之,老人欲哭无泪路人皆知道。

在这个金字塔型的滥权腐败体系中,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领导的作用最为关键,从某种意义上说,它们才是滥权腐败的第一推动力。

pekjack

如果不存在有良知医患等人员有组织的英勇反抗,剩下的作恶交由制度惯性即可完成。而千万级人口的城市瞬间变成各种技术牢笼,社会停摆、管理失能、民生困苦等带来的一系列次生灾害接踵而至就是最好的例证。

像西安疫情中有关的死亡或灾难总容易被关注一样,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步淡忘,不仅因为芳华使然,也因为总是按照上级机构保护伞的意指做事,或者上级机构保护伞的支持总能逃遁躲过风头,所以让受害者尘封。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某些医院领导稳坐于权力的上游,对于处于中下游的医务人员恣意妄为,仅仅靠良知是无法完全约束权力的。如果不去揭露,就无形中维护了滥权,甚至为滥权的存在进行了辩护。从根本上说,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领导仍然保留封建...

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完全有机会利用武汉血液中心和医院患者开展新冠病毒溯源工作,帮助确定新冠病毒首次感染人类的时间和地点。

pekjack

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王岚等人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完全有机会利用武汉血液中心和医院患者开展新冠病毒溯源工作,帮助确定新冠病毒首次感染人类的时间和地点。然而当权者为达到某种政治生态稳定的形式,纵容某些党内外人士“合法的”滥权和腐败,实际上起到了适得其反的结果。

医疗改革的无出路指的不是某个政党的权力危机,而是国家和民族不能与体制彻底决裂、无法重建公平正义实现医疗改革的危机。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王岚等人在上级机构及保护伞的支持下,以全面牺牲医院公平正义为代价,医院的发展机会大部分为权势集团所垄断,让一部分人富起来变成只让一部份权势集团的成员暴富;同时医院“市场化”又成了当权者放弃维系医疗公正的责任、甩社会福利支出的“包袱”,增加看病难和看病贵。

像李靓蕾、李雨桐、孙一宁、都美竹等人能够从“私事"中的抗争走入公共领域,实际上是当权者无处不在的审查严重限制了公众的关注点。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拒绝发声并不奇怪,因为发声不但需要勇气,而且意味着承担。只有真实记录才能抵抗制度性遗忘和集体性否认的压力,只有真实记录才能直视生活中不被阳光照耀的角落、被压迫者的痛苦和医务人员自身的软弱。医务人员和患者习惯于用政治压制或利诱的牵制来为自己的沉默辩护...

执政者对地方的控制力下降和地方主义坐大,美其名曰“下放审批权自主评审”,但又没有为评审的公平正义性提供有效监督及司法保障,因此武汉市第四医院黑恶化屡见不鲜,培植党羽作恶盛行........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某些医院领导试图通过利益分配巩固帮派和权贵掮客的滥权和掠夺格局,以致劣迹昭著的人也能够为人师表成为“老板”,而执政者对地方的控制力下降和地方主义坐大,美其名曰“下放审批权自主评审”,但又没有为评审的公平正义性提供有效监督及司法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