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法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8 人追蹤
27 篇作品

失敗者回憶錄114:「基本煩」和霎眼族

李怡

我支持他們爭取民主。不過,我是悲觀的。

失敗者回憶錄99:牢記至今的一段話

李怡

如果你自己把子女送到外國、把財產移往外國,卻叫香港人愛國,去大灣區謀生,要他們的子女接受國民教育,這就是「以理殺人」。

2

要擁有必先懂失去怎接受——讀《Hong Kong’s New Identity Politics: Longing for the Local in the Shadow of China》

9樓C室

香港不吃中國那一套,但究竟香港到底是哪一套,答案一直含糊曖昧,就連表達對香港的愛也只有地道字詞點綴。雖然概念愈空洞浮泛就能吸引愈多受眾,不過正因如此,在去中心化(Decentralized)的政治體制下,公民社會參與族群政治時缺乏整體行動綱領,兄弟爬山各自修行。眾人出於自由意志自行演繹形形式式的臨時對策,除了經常有背水一戰的悲壯感召,客觀上有時難免出現傳統政治精英眼中的脫軌失序。

十年後

一元

變幻原是永恆,有時候看得太清,也是一種痛苦。日月如梭,驀然回首,唯有笑看雲起時。

從歷史脈絡看香港運動(3):社會運動的軌跡(上)

香港究竟發生了什麼?

香港的「反修例」運動舉世矚目,但關於抗爭者所提出的政治主張、所採取的抗爭手法背後的歷史脈絡的探討並不多。事實上,2019年的運動在各方面都和過去30年的民運歷史有千絲萬縷的關係——它既源自民主運動,卻也是對於過往民運範式的否定。在這一章,我們用簡單的歷史概述介紹「反修例」前夕的香港政治環境,以及構成這個環境的歷史因素。

在帝國邊陲講故事

香港「澳門化」究竟是什麼意思?(上)

澳門學16號

北京想要的並不是真的要把香港變成和澳門一樣的「利益代表」結構的社會,而是想通過更有效的控制行政長官和立法會選舉,達到和澳門一樣成功的「行政主導」體制。

【清議香港】政法不分的香港:為何港人要開始認真研究法律?

清議

1984年中英兩國簽下聯合聲明,香港前途問題從此塵埃落定(網絡圖片)香港是國際上少有政治問題以法律解決的地方。很多政治議題同時間也是法律問題。從2003年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危機、2014年政治制度改革問題、2018年一地兩檢爭議、2019年修訂逃犯條例風波到2020年北京決定訂立...

說好的革命意志——讀《拱心石下——從政十八年》

9樓C室

Caption from Master Insight Media書名︰拱心石下——從政十八年作者︰吳靄儀出版︰Oxford University Press (Hong Kong)版次︰2018年6月ISBN︰9780190825058原訂9月舉行的立法會換屆選舉押後一年,全體...

香港自決,豈可假手於人?

流傘Lausan

英國今昔的不公不義警醒我們,這個國度救不了我們的家園。圖:Hilda Wong/流傘譯按:本文是流傘的原創文章,英文原文見此。如果有意跟我們一同翻譯,請聯絡流傘義務翻譯團隊。英國內政部在二月中就香港民運的情況發佈指引,基本上斷定了抗爭者無權以人權被侵犯為由向英國尋求庇護。

香港與身份認同的毒害

流傘Lausan

身份主導的政治往往淪為暴力這個現象絕非偶然。戴面具的示威者在金鐘慶祝雨傘運動週年。2019年9月28日。圖:Alex Yun/流傘本文原刊於《Ragazine》;流傘授權自行發布。身份是一個很矛盾的概念。我們用它來指一個人客觀的、可證實的特徵,也用它來指一種主觀的、將個人與群體連接起來的歸屬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