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59 篇作品累積創作 77058 

千山我獨行——讀《The Gaslighting of the Millennial Generation: How to Succeed in a Society That Blames You for Everything Gone Wrong》

9樓C室

作者鼓勵新生代縱使面對上一代諸般批評也好,仍然要走自己想走的路,無須耗費心神試圖取悅那些根本不尊重自己的人——其實橫看豎看,這本書根本不是寫給新生代讀的,他們獨立獨行也不稀罕作者從旁指點,好些建議甚至已經是新生代的共識。

要擁有必先懂失去怎接受——讀《Hong Kong’s New Identity Politics: Longing for the Local in the Shadow of China》

9樓C室

香港不吃中國那一套,但究竟香港到底是哪一套,答案一直含糊曖昧,就連表達對香港的愛也只有地道字詞點綴。雖然概念愈空洞浮泛就能吸引愈多受眾,不過正因如此,在去中心化(Decentralized)的政治體制下,公民社會參與族群政治時缺乏整體行動綱領,兄弟爬山各自修行。眾人出於自由意志自行演繹形形式式的臨時對策,除了經常有背水一戰的悲壯感召,客觀上有時難免出現傳統政治精英眼中的脫軌失序。

一步一經心——讀《築覺︰閱讀香港建築》

9樓C室

如何令空間設計合符平常人的視線範圍,進而找尋合適路徑前往目的地固然重要;更加優秀的設計,甚至可以通過刻意佈局,導引人流經過部份本來冷清的位置帶旺整體人流及商店生意。於是掛在嘴邊以人為本的設計,亦很可能成為競逐盈利的商業計算,在建築物裡我們走的每一步路,以為自主,原來一切盡在預算中。

現代恐懼鬥室——讀《Culture of Fear Revisited: Risk-taking and the Morality of Low Expectation》

9樓C室

歇斯底里又驚又嚇的恐懼,敲問到底其實是人與人之間互信的失落,任何人或外在環境都成為我們的風險及危機來源。「人嚇人無藥醫」,更多言之鑿鑿的恐懼亦可能只是庸人自擾、作繭自縛,但面對危機四伏的周遭,誰都不能輕言揚棄半點風險。

新瓶舊酒充流行——讀《Popular Music in Theory: An Introduction》

9樓C室

貫徹批判文化工業的思路,流行音樂基於商業考慮,需要朝向最多聽眾而達致最大資本效益,音樂的美學就成為了極其次要的考慮。於是樂曲旋律但求易記入腦(甚至洗腦),根據過去成功例子不斷複製相同範式的新曲,大概也是近年有樂迷指涉的「K歌」概念。

枯枝敗葉與錚錚鐵骨——讀《The Responsibility of Intellectuals》

9樓C室

面對極權專制管治,要毅然放棄優渥的身份地位,甘願成為政權的眼中釘絕非易事。古往今來,人性的光輝從來只有在危機和苦難前才得彰顯。知識份子的錚錚風骨正正守護着自由人的尊嚴。

重現與再現——讀《青春︰獻給他們的情書》

9樓C室

訪問及拍攝被訪者本來經已介入其生活,介入到甚麼程度,甚麼是演戲,甚麼是實象……這非但是流派之間的歧見,更是前線紀錄片工作者需要深思的哲學題。即使沒有煞有介事的字幕或剪接質詢,在取景到剪接期間,其實早已潛藏導演對自身文本的理解,就算不是以全知身份呈現,也肯定帶有相當程度的再讀。

解放女性,也是救贖男性——讀《第二性》

9樓C室

要建立一個女性真正對等男性的社會,西蒙波娃提出再造女性,先超越性別的自然差異,再讓女性擁有一部份自由,打破一成不變制度化的惡性循環後,繼而使兩性共同開發一些新經驗與新關係,建立幾同人性的自然存在關係。

好生好死——讀《死在香港》系列

9樓C室

往生是否真有其事惟有信者得救,不論是讀經祈禱還是喃嘸吟誦、基督教還是佛教,對生死的看法也是殊途同歸,殮葬儀式與忌諱不無讓在生者安心的意味。要令死亡教人容易點接受,可能我們就需要找個死得好點的方式。

致鬥長命的我們——讀《The End of Power: From Boardrooms to Battlefields and Churches to States, Why Being In Charge Isn't What It Used to Be》

9樓C室

個體暴露在周遭環境裡,被包曼所指對不確定性的恐懼(Fear of uncertainty)衝擊下,取而代之的不是我們更大膽或更大愛,反而是傳統保守主義借屍還魂、陰霾不散,甚至催生擁抱極權的民粹主義,直接加速爭取民主的社會運動的消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