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7 篇作品累積創作 38409 
李峻嶸

讀書小記:雙向責任、國安法、民主困局

傳出人大要制訂港版國安法後,(親)官方的論述除了強調要「止暴制亂」外,還有「責任論」:即是特區未能完成基本法23條立法之責,所以中央就要出手。聽到這個說法,就想起這本書。這本書出版於2008年,應是根據作者博士論文改寫而成。

10
李峻嶸

祖高域急於「求愛」造成疫情?

祖高域(Novak Djokovic)所搞的亞德里亞巡迴賽(Adria Tour)因為參賽者確診新型肺炎而腰斬。保加利亞的迪米卓夫(Grigor Dimitrov)是首位確診者,後來包括祖高域夫婦在內多人都確診。由於賽事基本沒有任何防疫措施,一眾球手在賽事外又進行了各行各業的集體娛樂活動。

李峻嶸

就郝海東成為反共鬥士的三點想法

前言:前中國一級前鋒郝海東在六四當日為郭文貴的「新中國聯邦」宣讀了成立宣言(下簡稱宣言)。以下是與之相關的三點意見。郝海東這樣做明智嗎?郭文貴是否可靠、班儂本人的爭議,不是我這刻的關注範圍。我想問的問題是,如要讓中國有自由民主改革,郝海東應該繼續在微博與小粉紅爭辯,還是應該做長居海外的反共鬥士呢?

李峻嶸

民間外交可靠張偉麗?

(原版本以「民間外交還看張偉麗」為題刊於2020年6月7日香港《明報》。年初孫楊被重判時,更覺張偉麗的形象太好了。) 中美關係愈來愈差。不但特朗普要將中國塑造為最大敵國,民主黨的拜登也開始打「反華牌」。中共建政初期,中美關本就欠佳。後來中蘇交惡,美國又想爭取北京牽制蘇聯。

李峻嶸

八九工人诉求是今天危机药方?

(原文刊於2020年6月5日香港《明報》) 因为爱踢足球,小时候的周末常在维多利亚公园流连。有一次,应该是六四1 周年左右的时间,足球场变成了展览场地,而展品是声援民运的横额。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唯一记得的一张横额是写上:「今日东欧 明日中国」的。

李峻嶸

它可能死不足惜,但不應該這樣死掉:悼「愛國」

前言:昨晚曾以為自己去了獨派集會。我不認為喊「香港獨立」的一是多數。但論聲勢,他們顯然比發起喊「傳統」支援中國民運口號的人要大。我來悼念六四死難者、一年找一晚出來聲援一下大陸的異見者和世界各地的民運人士。不只一次出現過提早離開的想法,但最後還是留到儀式結束。

李峻嶸

從香港社會到世界政治 —《從救濟到融合︰香港政府的「中國難民政策」(1945-1980)》讀後感

(這是「香港.評書」系列的文章。) 研讀香港近幾十年的發展,「難民」一詞是不可迴避的。「五、六十年代的香港是一難民社會」的說法,幾乎是學界共識。而難民的特性,就曾被學者來解釋香港的社會結構、政治文化以至是流行文化等。

3
李峻嶸

港超英乙的命運共同體

(原文發表於2020年5月22日香港明報) 審計署早前發表第七十四號報告書。輿論最關心的竟是針對香港足球總會的部分。審計署對足總的多項批評,各大小傳媒都已有報道。而其中最難改進的,應該是提升香港超級聯賽的入場人數。足總或者各港超球隊,當然有做得更好的空間。

李峻嶸

香港歷史科試題的思考

前言(這比正文可能更重要):香港的形勢愈來愈惡劣似的。中學文憑試終於順利開考,不但通識科被(親)政權一方狂轟,連歷史科也遭殃。教育局已要求考評局廢除被視為傷害民族感情的試題。該題目是否一條好題目,可受公評。

李峻嶸

職業運動中,強者為何不能全面淘汰弱者?

(另一版本刊於2020年5月9日香港《明報》) 疫情下,全球職業運動幾乎全部停擺。沒有比賽,職業隊伍和職業運動員都面臨收入大減的壓力。職業球隊要以裁員、減薪等手段來抵禦經濟危機的消息,最受人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