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75 篇作品累積創作 108142 

四十才惑(四)

李峻嶸

當看似沒有方法去令社會變得好一點(或者不那麼差),那是否要放棄呢?作為一個熱愛競技運動但實力不夠好的人,我完全明白「不堅持就會成功」根本就是謊言。所以,我放棄了。人到了這個年紀更有藉口放棄。但又不甘心……不甘心還應該是其次,更重要的是客觀環境雖然導致我要調整自己的心態,但我還是有能力去(自以為)貢獻一點。

四十才惑(三)

李峻嶸

想改變社會、令社會變得好一點,要靠什麼呢?做精英然後上而下改變社會嗎?還是應該走群眾路線,依靠人民的力量?年少氣盛時,對前者是直截了當地否定。現在回想起來,年少氣盛未必是因,漢語世界中對「革命」的歌頌才可能是那種態度的根源。後來接觸了左翼思想,更是要擁護後者了。

四十才惑(二)

李峻嶸

儘管對於是非對錯比前疑惑,但我應該距離「虛無主義」還有一段距離。但就算自覺能斷定對錯,又如何呢?我本科是念政治學的。後來改讀社會學,主要的原因是社會學的視野讓我更能夠剖析社會上的壓迫和不公。對於馬克思的學說,不同政治立場的人當然有不一樣的評價。

四十才惑(一)

李峻嶸

生於一九八一年的我已滿四十歲。四十雖是「不惑之年」,但事實上現在的內心所有的疑惑比之前多得多。首先,是對錯的問題。以前我自覺是有點嫉惡如仇的傾向。既然是非黑白如此分別,那麼有強烈的立場,就很正常了。但到底是非黑白是否那麼分別?今天的我,實在無法回答。

是但幾句:投票?不投票?

李峻嶸

有一次,在遊行前的一天,我在辦公室說「明天遊行完不要離開」。一位很值得敬重的前輩拋下了一句回應:「那又有什麼用呢?」

讀書小記:社交媒體促成兩極化,不因Echo Chamber

李峻嶸

《Breaking the Social Media Prism: How to Make Our Platforms Less Polarizing》作者:Chris Bail,2021年由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出版。

彭帥一事為不一樣?

李峻嶸

希望彭帥平安、認為她的指控要受到公允調查,也就跟西方的「雙標」完全無關了。

是但幾句:支聯會、現實政治

李峻嶸

幾年前讀《香港80年代民主運動口述歷史》一書,晚年的司徒華在接受訪問中直截了當說:「香港實際上沒有甚麼空間,香港假如有空間,就是發展公民力量,讓公民力量不斷壯大,令香港不要倒退。這最重要。然後等中國慢慢進步,和香港一起進步。我從來都說中國無民主,香港不會有民主。」

1

九一一時代的體育軍事合流

李峻嶸

20 年前的恐襲和美國對那場慘劇的回應,無疑是改變了世界。但當國家安全/反恐因此被塑造成世界「共識」,對美軍英軍的敬意可以透過職業運動在全球滲透時,人類沒有比之前更自由、更平等。

是但幾句:有關工盟

李峻嶸

法定最低工資由無到有,在香港這個極右城市,是很不容易的事。工盟應記一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