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困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8 人追蹤
12 篇作品

读书难以改变命运,我们为什么还要读书? 【城市建设者们的阅读、书写与创造 02】

中國女工。記錄

阶级流动的大门正在慢慢紧闭,越来越少的人能够通过读书这一扇窄门走进另一个想象的世界。教育本身,正成为阶级固化的强大保障。

遇見另一端的中國(2)——黃傘老街

默爾索

黃傘這樣的村鎮就是一個個黑洞,它不僅會吞噬你的身體,還會吞噬你的靈魂。

1

发烧:柴 - 犬

快乐探险家

你们中的许多人不参与投资,也不熟悉股票或加密货币市场,但社区中也有对区块链主题感兴趣的人。对于这些人,这篇文章是专门的。有点关于你自己。自 2017 年以来,我一直对加密货币市场感兴趣,我在完全没有任何特定知识的情况下进入了它,并且在我的旅程开始时我失去了大部分资金。

作为治理的客体的贫困的问题设定

MuxSansCulotte

贫困本身是个抽象的概念,却是治理主体的一大面向,也即对应着治理的发展主义,但在实际的治理过程中,它却并非抽象。可是有关治理的讨论,却并不会把贫困、风险乃至其他概念视作值得商榷的具体接合中的能指,而是将其视为既有的、自然而然的出发条件。换句话说,如果治理的手段被视为中立技术,那么治理的问题设定则被视为中立的概念。

“选择”的贫困

bididibobidiboo

澎湃报道过这样一则新闻:奶茶店女老板为交房租做色情直播,刚交完房租便收到民警传唤,锒铛入狱。我想女老板经营奶茶店本是想选择体面、选择自力更生,但完成“体面”还需“脱下衣服”却是意料之外。当做色情主播成为一种宿命,谈何体面,又谈何选择?脱贫攻坚战的号角吹响后,越来越多的低收入人群...

社会|消灭“懒汉”乡村就能振兴了吗?

多数派Masses

“养懒汉和泛福利化”从学者呼吁、民间声音,一下子登堂入室成为了官方的指导意见。然而究竟哪些人是所谓的懒汉,哪些人致贫是因为“懒”,帮扶政策为何会出现“懒汉”,怎么样才叫做“泛福利化”等又相当的语焉不详。

1

30岁女人独居日记 5

Xianan

那时候我的球鞋都是我妈带我去批发鞋城去买的,最好的一双球鞋应该是360牌子的,那是一双板鞋,黑色的鞋面陪着绿色的鞋带,鞋底是橡胶的,非常耐穿。

在国家的视角下不正确地贫穷致死

鹿馬

最近B站UP主(相当于YouTuber)墨茶去世的事情,在国内引起了不小的震动。一个只有几百粉丝的博主的死之所以引起了那么大的反响,很大程度上在于这位博主的死因和他所在的地区——一个在中国最为贫穷地区之一的大凉山生活的高中生UP主,因为贫穷长期营养不良导致糖尿病(疑似营养不均衡,...

1

贫困专题|脱贫奇迹的阴影之下

多数派Masses

文|Ziggurat 上周一,一条全国832个贫困县全部脱贫摘帽的消息在主流媒体上引起了一阵狂欢。媒体们激动地宣布“再见!国家级贫困县”,争相赋予这一时刻以宏大的历史和政治意义。诸如“5000万农村贫困人口告别绝对贫困”、“历史性地解决了中华民族千百年来存在的绝对贫困问题”和 ...

贫穷专题|听说8亿中国人脱贫了,那我呢?

多数派Masses

文|叮咚 2020年,是特殊的一年。新冠疫情在全球的扩散让世界都笼罩在一股不安阴霾下。阶级差距在扩大,贫穷在蔓延:一边是中上层阶级白领精英利用数字化高科技带来的便利,享受着“居家办公”的特权;另一边是底层工人为了糊口依旧在外奔波,快递员、外卖员、清洁员……支撑着整个城市的运转,支撑着整个中上层阶级生活的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