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60 篇作品累積創作 256651 
多数派Masses

稳定却无用:制造业女工程师的隐形天花板

编按:工作到底是为了什么?在一个典型以男性主导的制造行业里做女工程师又意味着什么?小俞在魔都一家企业做工程师,工作稳定,福利待遇也不错,这在如今的就业市场并不常见。尽管如此,小俞却始终无法在工作中找到意义和满足。

33
多数派Masses

作女工、作母亲:做不做“全职太太”从来都不是选择

文/子姜做“全职太太”是不是个好的选择?这个问题预设了所有女人都可以无差别地“自由选择”,而完全忽视了“选择”其实是一种特权(privilege)。对绝大多数的女性——我说的不是《三十而已》当中顾佳那样的中产阶级精英女性...

多数派Masses

越干越没钱:快递员小南的生存困境

网络图片:https://www.bastillepost.com/hongkong/article/7449241-爆棚!記者直擊「雙十一」快遞站點圖【编按】快递员曾被认为是“月入上万”的高薪职业,但这样的神话正逐渐消失。

多数派Masses

快递驿站“永久免费”的背后:从派送最后一公里到榨取最后一分钱

文/张泰格 2020年中国的双11消费主义狂潮仍在刷新着记录,幻彩大屏幕的这一端,11月11日零点刚过半小时,数字游戏便宣誓了第一个胜利指标:半小时迸发3723亿的成交额就已经超越的去年一千亿以上,而全天过去,阿里巴巴的...

多数派Masses

她们为什么做外卖骑手?:阶级与性别视角下的平台经济

编译 陆依萍 编按:一提到外卖骑手或快递员,我们脑中首先浮现的往往是男性劳动者的形象。送快递或外卖的工作因常被认为不够“女性化”,不适合女性从事。许多有关女骑手的报道,要么强调女性从事这份工作因风里来雨里去、有损容貌,...

多数派Masses

【单身狗,连双十一都被抢走】从“剩女”到“胜女”,全都是输家

文/丁冬 “我结不结婚是我自己的事情……我觉得不结婚也挺好的,单身挺好的,想干嘛就干嘛,没有压力。你要是结婚了,你就得生孩子。你不生孩子就会被别人觉得你有问题……我没有那么强烈的追求和想法,就是顺其自然,没有必要勉强自己...

多数派Masses

【单身狗,连双十一都被抢走】通过买买买,我就能变成大女主了吗?

编按:网络上有关女性的话题存在着至少两种撕裂的矛盾:一方面是针对女性的恶性暴力新闻,如家暴、性骚扰和虐杀等;另一方面则是围绕着流行文化和社会时尚话题中女性主体性的表达,强调了女性群体的消费能力和潜能,并认可这为女性地位提升的表现。

多数派Masses

【单身狗,连双十一都被抢走】高流动、低收入的打工男人要结婚到底有多难?

编按:距离“双11”第二波资本收割还有两天。原为自我嘲讽和讨论如何摆脱“光棍”状态的“光棍节”,从2009年11月11日开始就被商家彻底抢走,逐渐演变成犒赏自己的大型网络购物节日。

多数派Masses

艺术何为 | 访电子厂女工野菊花:演自己的故事,台词不用背都在心里

社区剧场有专业的戏剧从业者和素人(通常是较为弱势的群体)参与,通过两方的合作让社区民众获得“实质性收获”和一种赋权。本是关乎两方的协同合作,但在各大媒体报道中,关于专业导演的部分的声音总是更加响亮,参与者女工们的剧场经验...

多数派Masses

艺术何为 | 满宇:社会是我们的工作室,而不是工作室是我们的社会

本文取得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深港双城双年展”,原文来自:网址艺术是自在自足的吗?,艺术家的身份是根据创作出的作品确立的吗?“艺术何为”专题将转载满宇的一篇口述文章。在这篇文章中满宇将艺术和艺术家作为社会资本和权力结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