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2 篇作品累積創作 67108 

只见开放二胎,不见政策跟进:一纸证明卡死孕妇和流动儿童【生育权无保障,母亲节不快乐02】

中國女工。記錄

摘要:国家开放二胎后,地方政府依然依据二胎开放之前的规定,将计生证明与生育保险,就业和儿童入学挂钩,看似有了生二胎的选择,妈妈们却依然要承受被医院拒之门外、被单位辞退和被告知孩子不能享受义务教育的后果……

流动母亲:二胎开不开放,我都很煎熬【生育权无保障,母亲节不快乐01】

中國女工。記錄

为了照顾孩子,很多家庭的选择多是让女性回家,或者选择弹性就业,而正规就业的缺乏,进一步影响了她们的经济收入与未来的养老保障,将她们置于一个经济贫困与家庭弱势的境地。

她走过愤怒和羞耻铺就的道路 | 女性记忆摄影【城中“姓”事 05】

中國女工。記錄

“难道妇女安全问题的存在还需要调查吗?”

1

“厂妹”、“学生妹”、“秘密花园”——路边sq小广告一览【城中“姓”事 04】

中國女工。記錄

这些小广告骗局的背后,那些可能被出卖的女性,那些可能因个人或经济方面的困境被加以利用的女性,那些可能背负着猎奇符号、被刻板印象化的女性,那些可能在失去人格尊严情况下身体惨遭剥削的女性,始终失语。(題目中的sq是指「色情」的缩写)

工业区人流故事:她曾走过疼痛和阴影【城中“姓”事 03】

中國女工。記錄

“无痛人流”广告从泛滥到逐渐消失,背后是生育政策和文化观念的改变。但要让女性在选择是否生育时真正“无痛”,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跨性别性工作者口述:工作让我做回真实的自己【城中“姓”事 02】

中國女工。記錄

对现在的我而言,不一定要通过变性才能成为女人,并且“成为女人”这件事也不那么重要了。

三和“女神”红姐:流浪是她能做到的最大反叛【城中“姓”事 01】

中國女工。記錄

我并不知道她是否真的要离开三和,再次闯荡世界;亦或者这样浪漫化的流浪只存在于她的幻想之中,就像我并不知道这个下午所有的故事几分真假。但真与假、虚幻与现实本就是无所谓且界限模糊的。

读书难以改变命运,我们为什么还要读书? 【城市建设者们的阅读、书写与创造 02】

中國女工。記錄

阶级流动的大门正在慢慢紧闭,越来越少的人能够通过读书这一扇窄门走进另一个想象的世界。教育本身,正成为阶级固化的强大保障。

在工余时间,在深夜的厕所……她们写作,写作,写作【城市建设者们的阅读、书写与创造 01】

中國女工。記錄

她们是服务行业从业者:家政工、月嫂、收银员、餐厅清洁工……她们被人称为“大龄女工”,在工作中受过歧视和冷眼,也受过不公平对待,有苦无处说。她们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热爱写作。

3

疫情下的特殊“困境”:家政工不能返工,家务该谁来做? 【疫情下的家务承担者 04】

中國女工。記錄

被困在家中的,不仅是不能返工的家政工,还有失去了家政工的“家务劳动”。

因为疫情隔离,从不做家务的老公终于动起来了……【疫情下的家务承担者 03】

中國女工。記錄

居家的日子里,有人觉得很压抑,有人过得很充实。

4

这是她们的时疫日记,也是珍贵的时代记忆【疫情下的家务承担者 02】

中國女工。記錄

“我明明是没有工作,为何要比上班还忙呢?”

2

湖北籍女工:被疫情困住,被家务缠住【疫情下的家务承担者 01】

中國女工。記錄

“管全家人吃喝生活,算不算有价值的事情?”

2

从厦门到甘肃,我两份受疫情影响的工作

中國女工。記錄

我不怕吃苦,我想用劳动改变现状,但命运就像跟我开玩笑一样,让我无力扭转。

隔离:我们在狭小的房间里做无限空间的事情

中國女工。記錄

我们只好继续挤在狭小又没有暖气的屋子里,坐在已有十年历史的双人电热毯上,盖上被子,打开300瓦的小太阳取暖,苦乐相依。

失业和就业——疫情中的幸运的我

中國女工。記錄

疫情就这样把我们好不容易聚到北京的一家分割开了。我和孩子的距离就那么十几公里,却依然不能相聚。

我从千里之外赶来,还处在隔离状态

中國女工。記錄

女乘务员远远地对我说:“关上门,戴好口罩,无事别出来。”我一夜照她说的办,整个过程都没喝一口水,没上一次厕所。不敢开门,享受着从未有过的一个人的单间,自感是领导级别。

疫情开始前,我想接父母来北京

中國女工。記錄

我仿佛已经看见了站在我们面前的大怪物,是那么的狰狞,而人,又是这样的渺小,我内心深处的自责、担忧和无奈不断涌出来。

我不怕疫情感染我,我怕的是丈夫对我的虐待

中國女工。記錄

家庭的保守让我窒息,是这次疫情带来的禁足,让我更加清楚地看到了家庭带给我的创伤——这样的生活我过够了!

她们想躲开的,是疫情,更是中介

中國女工。記錄

没有公司章,她的证明就是废纸一张。

“你为了什么而工作?”|看见疫情下的女性劳动者

中國女工。記錄

一句“我不怕”的背后,可以有千百个理由。

1

家里家外两头挑:她们的担子更重了,也没有转身的空间

中國女工。記錄

几乎每个人的生活都受到了冲击。有些积蓄的人还能挺下去,可对基层女性来说,本就脆弱的生活,似乎轻而易举地就被击垮了。而重回之前的生活状态,也许要花费她们好几年的辛苦,甚至,就再也回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