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社会

梅砥宪

应该感谢的,是那些“躬身入局”的中国公民

互联网上流传着曾国藩在《挺经》中讲的一则故事:一老翁请客,让儿子买些果蔬,许久未回。老翁便到村口看,见儿子挑着菜担与一个挑京货的汉子在一条田间狭窄的水路上对峙。田埂窄,两人无法同时通过。老翁说家中有客,儿子身材矮小,下水必湿担子,汉子身材魁梧,下水不会沾湿担子,请汉子下水田稍避。

彩虹青年

让彩虹旗在校园飘扬:一个高校同志小组的十二年纪实

本文写成于2017年5月,作者Momo 时间进入5月,天气预报持续显示暴雨、雷电、阴天——中大彩虹小组的成员们已经为变幻莫测的天气焦虑了将近两周。5月17日是国际不再恐同日,也是彩虹小组一年一度的大日子。

刺猬雜貨舖

这一切都是我们的咎由自取—写在李文亮先生去世后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们咎由自取 如果在一开始所谓疫情传谣时 有记者独立的调查报道 有律师及时的介入核实 有相关NGO的援助与支持 李文亮现在只是一个善良的普通人 也许还会在夜班时给自己即将出世的孩子想想名字 但事实是这些本应存在于公民社会的对权力的制约在此却通通失效 而李文亮...

米米亚娜

香港叙事的困局,知识精英的败局(三、知识精英的败局)

接上文《香港叙事的困局,知识精英的败局(二、民主自由是什么?)》 三、知识精英的败局 我不知道大家看到卢克文那篇文章刷屏时是什么样的感受?我最直观的感受就是“兵败如山倒”,源于自己体会到了审查和宣传机器在香港问题上的次次大成功,以及那些搭顺风车割韭菜者的回回大丰收。

UglyBull

CSObot:一個幫助中國公民社會組織的機器人

A bot serving the civil society organisations in China.推送平台:#csobot:matrix.org (Matrix 平台的房间)目前推送:使用 OONI prob...

黄雪琴

记录我的“反送中”大游行

2019年6月9日,无数的香港人再次走上了街头,反对修订逃犯条例。带着要去发声、参与、见证并记录历史的心态,我也加入了游行的队伍。去到现场先是被人海震撼了,游行的人多得让人难以置信。全城沸腾,老少白衣,并不夸张。主办方民间人权阵线后来宣布有103万人,警方则称最高峰时有24万。

黄雪琴

哪有记者不发声?

媒体记者,服务于被统治者,而非统治者——The Post 日前,我的朋友,我的同行,《新生代》的编辑危志立被消失了。他的妻子,中国“女权五姐妹”之一的郑楚然与律师从广州寻到深圳,从各级警察局问到信访办,都“查无此人”。留在郑楚然脑子里的仍是20日凌晨一点警察围进他们家里的情景,...

C计划

马拉松赛上扔了国旗就不爱国?| 大家来找茬No.3

作者:屈玉婵 王茜 编辑:蓝方 排版:廖廖 写在前面 欢迎来到C计划互动栏目“大家来找茬”第三期。每天发生的热点事件目不暇接,公共舆论汹涌澎湃,但其中却充斥着各种谬论、偏见。

1
八旗文化

公民社會的崛起:『沒有什麼理由脫軌』的高思發,因為一場地震而擺脫日常

再過一兩年,高思發就滿四十歲了,人生如在一條平實的軌道上運行,有妻有子有份不錯的工作,沒有什麼理由脫軌,哪怕是一個大球擊上,恐怕也不會將他撞離軌道。地震發生時,他正在西藏山南地區處理業務,即使聽到同行朋友驚呼,也不...

可可西里

积极寻求民间自治的空间,是建立公民社会的必要条件。

这篇小文章,是我这些年作为志愿者身份参与公益活动的一些思考。可以说,所有“觉醒”了的人,无一不在思考如何推进中国社会变革的方式。我发现,很大一部分人,尤其在今上刚上位时,人们还是希冀于自上而下的改革,期望今上可以成为蒋经国第二。固然,自上而下的转型,整个社会付出的代价是最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