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47 篇作品累積創作 276406 

歪脑WHYNOT | 专访弦子:“如果我是朱军的话,我也会说我相信法律。”

米米亚娜

你找历史要答案,这个答案谁给你?并不是我们需要找男性要历史的答案,我们是相信未来的女性,未来支持性别平等的人会给我们一个答案,我们所要求的历史是一个记述的权利。未来会怎么样去判断我们现在在做的事情,未来会怎么样判断我们现在在打的这个官司?其实米兔就是一个言说运动,它在鼓励女生把自己的经历说出来,不让我们把判定这个经历的权力交给别人。

1

歪脑WHYNOT | 专访弦子:“如果我是朱军的话,我也会说我相信法律。”

米米亚娜

你找历史要答案,这个答案谁给你?并不是我们需要找男性要历史的答案,我们是相信未来的女性,未来支持性别平等的人会给我们一个答案,我们所要求的历史是一个记述的权利。未来会怎么样去判断我们现在在做的事情,未来会怎么样判断我们现在在打的这个官司?其实米兔就是一个言说运动,它在鼓励女生把自己的经历说出来,不让我们把判定这个经历的权力交给别人。

2

歪脑WHYNOT | 米米亚娜:阿里6000员工的倡议书是不是“公关”,真的重要吗?

米米亚娜

米兔运动中的女权行动者们,在看到在地反抗的语境的同时,也一直对个体反抗者寄予信任。这是一种选择,也是ta们和这些媒体发言人的最大区别,不仅是因为其具有“天真的乐观”,也是因为ta们在米兔运动中明白了话语的力量,这力量既包括个体故事对公共叙事的重塑力,也包括公共叙事对于运动,和运动参与者们的影响力。

瘟疫年纪事 | 疫情之后,我们并没有什么“所知道的生活”可以回去(下)

米米亚娜

我的期待本在于,去推动这段历史被更多人看见、理解,大众对女权主义的困惑和误解也会多少随之冰释。但直到这时才醒悟到,长期的信息审查和政治宣传已经扭曲了人们价值判断的坐标,在一个颠倒黑白的舆论场上,我们越是自证清白,就越是在自证其罪。结果,我想要为她们尽的这份力,却在这场网暴中变成了污名化她们的帮凶,这一度让我倍感沮丧。

6

瘟疫年纪事 | 疫情过后,我们并没有什么“所知道的生活”可以回去(上)

米米亚娜

她说,共产党经常成为歧视中国人的一个借口,里面包含着北美社会对无力(甚至愚昧)的中国大众的想象,以及历史性的对共产主义的恐惧,它导致了很多打着反共旗号的种族主义凝视。但是,对共产党的态度不应该成为中国人反对歧视的前提,也不会成为中国女权主义的前提。虽然我们从来不回避对其压迫的反抗,但女权的议题不是拥护它还是反对它,而是比它更广更深,直指那些人类社会暴力机制的根源。

3

歪脑WHYNOT | 米米亚娜:作为丧家之犬,我真羡慕赵婷

米米亚娜

当你为了谋求更多人的自由承受了个人的不自由,不断被打击、被孤立、被驱逐、被污名的时候,身心早已千疮百孔,疲惫不堪,即便远在千里之外也无法获得安宁的时候,如何才能以平常心去直视一个彻底放下了身份包袱,得以自由自在写诗的人?

5

吕频:解决女权主义?从“性别对立”到“爱国”作为一种性别暴力,及一个”境外势力“的自白书

米米亚娜

当他们通过网络施暴,以“爱国”的名义,用最污秽的语言攻击女性的身体、性、外表,她们的尊严和美德,她们最关心和看重的亲情友谊, “爱国”已经不仅是他们的流氓庇护,而就是他们实施性别暴力的手段。

吕频: 论性别恐怖主义 — — 我们犯了女权罪

米米亚娜

肖美丽为劝阻室内吸烟而被网暴的第N天,事件愈演愈烈,更多人被炸号被人肉被威胁,刚刚主办成都女性月的爱思青年宣布即将关闭,更多计划还正在提前张扬。这当然是性别对立,是男权分子对敢于站出来指认公共空间中男性日常暴力的女性的公然报复,但不仅是男人女人的问题,是嫁接父权国家意识形态的集体仇恨,是一场正在上升的性别恐怖主义。

3

吕频:女权运动如何才能存续——再论梁钰入党问题

米米亚娜

现在想搁置对梁钰个人品行的关注,评论一个相关的,更广泛的问题,即在今天这么逼仄的政治条件下,如何理解女权运动的合法性的设置。如果说这是一个关乎应然的问题,那么,应然的标准应该是什么?如果这是一个策略性的问题,那么策略何在?

1

吕频:经血染红旗?——评梁钰入党事件

米米亚娜

当女权社群正在被布局的政治污名中挣扎搏斗,一个女权网红庆贺自己染红上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