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自由

Wangmian

旧事重提

前年写过一篇介绍纪录片《死灵魂》的推送,同时发到了知乎。很快,两个平台都将该文举报删除。因为当时文章在知乎略有反响,被删后我又单独写了一篇回应发在知乎,不料随即也被删除,就没再理会。

斯齊佐飛力尼克

他人即地狱:你是你,还是他人眼中的你?

刚和一位男性朋友闲聊,讨论到一位我们共同认为其婚姻不健康的女士是否应该选择离婚。我支持能够经济独立的她离婚后开启新的生活,不用再被渣男丈夫牵制;他不支持,因为她已过退休年纪,离婚成本太高,而且难免会有闲言冷语的攻击。我问他,你是否也是生产冷言冷语的那群人?

midorikoikoi

再谈言论自由以及它所挑战和保护的一切

关于政治正确与言论自由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我已经把自己目前为止发表的碎片观点整理成合集放到了matters上,具体参见关联文章。我也会在本文中将其中一些个人认为重要的论述补充、整合并重复一遍。

CecilyLiu

来聆听不同的声音

最近的很多迷惑事件让我迷惑,比如邱晨的事情。从她又牵扯出《奇葩说》这个独啦、那个老说国家坏话啦...然后底下就是清一色的鄙视。在此我还是先亮明立场吧:我不支持任何形式的分裂国家的行为。

阿七

拒绝自我阉割

这是我决定发在Matters上的第一篇文章,动因是今天发生的一次“不甘心的服从”,就让这次自我疏解变成我在这个公共平台上的初次报道吧。一股强烈的屈辱感和愤怒情绪在心中酝酿,实在是不写不快。事情起于今天我在朋友圈里转发了【Philosophia 哲学社】的文章——《几名高中生...

雲五

从我被豆瓣判了赛博死刑,到审查体制背后的怯懦

一天之内连续被永久封禁十几个大小号,我终于确定豆瓣网针对的是我这个人。不是我的IP地址,不是我发的内容,就是我这个人。这是何等的荣幸?接下来且让我细细回顾一下自己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

斯齊佐飛力尼克

思考“不喜欢中国,就不要来中国赚钱!”观点的合理性

我曾经以为这是立场先行的时代,只要表明立场“我爱中国”、“我是中国人”、“我支持一国两制”就能明哲保身,万事大吉。看台湾的综艺节目,艺人朋友的话语中一旦出现“我们中国人”、“全省”等字眼必然会出现表示赞赏和好感的弹幕,也不管这是否出于“中华民国”和“一中各表”的惯性思维,表示肯定,就等同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一举两得。

13
退役的駕校教練

胡编的魔力

注:原文转载于公众号:李橙豪。這兩天翻了下胡編的微博,有一點小感想。中文裏有個成語叫“胡編亂造”,它不叫李編亂造、劉編亂造、陳編亂造,而叫胡編亂造,這是有講究的。除此之外,還有胡說八道、胡攪蠻纏等等,說明古人造這些詞時看得夠遠。

看山

对于自由的一两句碎碎念

我不想总用中国的结构性问题十分复杂这一说辞来立论,但有一说一,世界整体走向了“强人政治”的时代,这是自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全球化和多边主义到今天所必然发生的,并不因为这次疫情或者是什么其他的黑天鹅所左右。可以说,这是房间里的大象,各个国家都视而不见。

一个汽车维修员

下次有人乱骂,有人洗版,知道是谁干的了。

你不洗版你是我孙子啥叫差距 之后如果有洗版、骂人的现象,大家就知道找谁了。在这里修理工想说两句:再强的修理工也会有退休的一天,感谢大家的支持。修理工本不喜欢骂人,你可以把老修的出现当一场行为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