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自由

RedCheng

言論自由——從一個黑色幽默般的舊聞故事說起

前言:言論自由一直是一個很宏大的課題,短時間內很難去講清楚。我們也只能在一起又一起事件中,偶然地揣摩到“言論自由”的門道罷了。因此,本文並不會非常完整的敘述言論自由的相關定義,只是從一場有趣的社會觀察裡,向大家表達我比較簡單的理解。

TanTan

中国的历史失忆症

很长一段时间,一直到上大学前,我常常有种古怪的感觉。我像是生活在迷雾中一样,知道自己有不知道很多事,但不知道是什么事。生活中的很多东西感觉不合理,但我却说不出来为什么。后来,在大学前的那两个月假期,我把《邓小平时代》读了,那种迷雾般的感觉才消散——原来我是缺少对中国现代历史的认知!

SimonRao

Nowadays|公共讨论如何可能?

太长不看,告诉我本文的结论。缺乏言论自由或许是首要的,公权力并不乐意大家都参与政治社会议题。同时,中国社会还未步入公民意识转型期,基础共识缺失,容易造成无下限的撕裂和谩骂。历史文化因素造成的极端个人主义,在与公共领域的不...

小玛格

列侬、蓝侬、连侬——两岸三地,我们连一个人名的翻译都做不到统一,为什么有些人总想着且认为可以统一所有人的思想呢?

好些年没买STAYREAL以表对陈信宏的支持(主要还是因为穷),这次纯粹是为了披头士。好奇联名给了多少版权费,毕竟披头士本身就是天价的代名词。这算不算唱着“披头与枪花,爱情和忧伤,永远骄傲高唱”的陈信宏的最高追星之举?

Kellyintravel

”六四“后遗症-不要谈论政治 | 我是出生在1989年的中国人01【我的N个中国】

在我人生很长一段时间,我只知道我的国家在1989年曾经对学生做了惨绝人寰的事,这件事是个“禁忌”,但是我一直不知道学生为什么上街和去天安门,政府为什么要如此无情镇压。直到我看了六四的纪录片… 我出生在一个北方城市的普通医生家庭。

小玛格

意大利之旅有感:我们没有talking statue,我们只有“斧头+束棒”

此前所作,意大利之旅(2019.09.22-2019.10.07)归来有感。去过的地方越多,越相信人类的本性高度趋同。世界上绝大数者都只是希望过好自己小日子的普通人,没有多少个有功夫一天到晚想着辱这个亡那个。

2
Wallman

我有一个梦想

我有一个梦想, 我们是可以说真话的, 我们是能看到真相的。网络是畅通无阻的, 言论是自由发表的, 出版是不受拘束的, 影片是取材广泛的, 媒体是告知真相的, 记者是勇敢正直的。敏感字词是没有的, 苛刻审查是不存在的, 政见不同是正常的, 因言获罪是不可能的。

11
petitHeNanais

微信公众号已死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微信公众号被封禁了,依然可以登录,但是想发文章再也刷新不出来了,起初我以为是我的网络问题,但是事后我多次尝试,我发现,这一切都是徒劳的。因而我得出的结论是,微信采取了缄默的方式让我不能再发声了。

苦难成人

关于大众的「理性」、「圆滑世故」等的漫谈(墙内和谐版)

​以下來自一位人群中的老觀察者的日常吐槽 本文共计3707字,预计需要12分钟22秒。以下内容笔者主要从现象出发,而思考与理解是属于你们[狗头] 在日常中,我们可以看到一种情形。

5
Even

说话和写诗,犯了什么法呢?

世界总是在变化的,有的时候这种改变在不经意间就已经完成了,比如说:言论自由什么时候都成为了一个贬义词呢?我最近常常想起王小波,他去世的年代我们刚刚解禁,带着文革时期阴影的他如实陈述自己“老奸巨猾”,这种狡猾体现在他的所有杂文的内容甚至用语风格里,他总是不肯直接说一件事是好是坏,而...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