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自由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23 人追蹤
28 篇作品

众新闻,李田田等事情

冷眼冷言

生活在一个操蛋的时代,凡事都要有去他妈的心态。

2

黄雪琴:我其实并没有踏得多前,只是社会退得太后,每个人退得太后

NGOCN

此文由《报导者》与NGOCN声音计划联合采访制作。在狱中的人们,新年快乐。

1

墙内人对于墙国思想教育的一点点担忧

Wardell

中小学教育应该最大程度的开放思想、培养思辨精神,允许不同声音自由交流,尊重和关怀少数群体,而不是统一和集体学习唯一的思想。因为这样一来,学生将会在很大程度上失去理性、人文和创造力。正如网络中源源不断的骂战、轻易下结论的判断以及更加极端化、非黑即白的言论那样。

猥亵事件被隐瞒,支教老师被驱逐

nix

猥亵行为已经存在七八年,校长却说以前没发生过,受害人多达十几个,警察却说只有一个。学生、家长、老师成为沉默的大多数,没有发言权。从校长到学区、县教育局、市教育局,从公安局到纪检委,合谋上演一场“沉默的真相”。

驳斥“ 德国对于(类似苹果日报)的宣传违宪内容的团体的惩罚”一文

冷眼冷言

如果按照这种逻辑,那么共产党在中国也是犯法的。过于武断则断章取义,脱离事实。

编译 | 中国日益强化的审查制度正将公众打造成网上告密者(上)

简中赛博坟场

从女权主义者到民族主义者的每一个人都是潜在的目标。

鲁迅活在今天会怎样?

科学探求者

鲁迅其实也和现在的那些“公知”、“恨国党”一样被当时的爱国人士和对手所嘲讽、奚落和憎恨,直到鲁迅去世,他的文学地位与历史地位才算真正盖棺论定,对他的各种谩骂与攻击才算逐渐减少,直到后来大家开始恭维他是先知先觉的“民族魂”,是伟大的文学家、思想家和革命家,这一切正如鲁迅自己在《文艺与政治的歧途》中所预言的那样。

编译 | 政治压力下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审查机制

简中赛博坟场

随着直播和视频网站在中国日渐兴起,多伦多大学公民实验室(Citizen Lab)曾发布两项报告,考察直播和视频平台如何应对政府监管内容的压力。众所周知,在中国运营的社交媒体公司面临着一系列复杂的法律法规,这些规范要求公司对用户在其平台上发布的内容担负法律责任。

短评 | 周雪光:社交媒体与中国治理

truthandpolitics

Zhou, X. (2020). 5. Social Media and Governance in China. In Fateful Decisions (pp. 128-148).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天天叫嚣打台湾的中国人,抢米抢的突发心脏病

冷眼冷言

这就是现实,而不是所谓我觉得你觉得。大部分网友连哪里是哪里都没去过。中国人,典型的嘴硬民族。俄罗斯占了海参崴不敢叫唤,天天碰瓷,威胁台湾。结果自己反倒是又限电又封城。老早之前,抢盐还历历在目,现在又开始抢米了。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