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24 articlesIn total 71909 words

德意志帝國的民意與國運

越向書

民意在獲得一時的滿足之後,胃口越來越大,要求越來越高,而政府肯定不可一直滿足下去。

1

烏龍院愛神?——觀各地涉拐離婚判決文書後無眠(2月21日)

越向書

這類“本院認為”所代表的傾向,是本應在“家長主義”和“自由主義”之間尋求平衡的法律在實際操作中徹底倒向了“家長主義”一邊。它從根本上否定了人的自由意志,它其實是在說:“我比你自己更清楚你在想什麼”。

你听,时间女神身上的服饰在穿越事件进程时正沙沙作响(2月17日))

越向書

窗口已经关闭。继续贴旧文,但这标题依然应景。原文在2022年2月17日發表於微信公眾號【越向書】,有刪節,可是我已經找不到刪節部分了,見諒。新聞和新聞評論確實是易碎品。一日之間,昨天文稿中的許多話已沒有必要再說了。豐縣事件的運行已經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 只待明主出場,借糧官之頭。

只谈诗

越向書

此篇未能发出,前几天的文章正在陆续被系统删除,可能已经进入人工审核程序。

四大发明也能成敏感词 律诗变成灯谜

越向書

但记开边封禅事,不闻黩武蔽民由。

今天的中国,仍在“五四”的延长线上

越向書

今天的中国青年,仍然行走在五四运动的延长线上。五四的成果,他们正在享受;五四的缺陷,他们正在承受;尚未成功的事业,仍需他们与其他国人共同努力。

如果善良被利用

越向書

如果善良被利用,只要没有迫害人,被利用的善良依旧是善良。

一代新人

越向書

我们这些家长辛辛苦苦、忍气吞声地把孩子拉扯大,不就是希望自己的这个“软肋”有一天能够过上不必仰人鼻息的日子?

够不上啊!

越向書

新疆大火 冤魂又至 百日“静默”,门已封闭,消防通道堵塞,以至于消防车只能超距喷水,够不上啊。

眼看就要開學了,我真替教新聞學的老師捏把汗,這第一課可怎麼講啊?(2月15日)

越向書

記者們該罵我裝外賓了。 我知道,我雖然現在不幹這行,但不是不懂行。我還要給大家普及一個許多中國人都不知道的行內常識:我國不存在新聞檢查制度。

為何人不如獸? “豐縣生育八孩女子事件”背後的現實邏輯(2月8日))

越向書

吳思對中國思想史的一大貢獻,就是明明白白地說出了一個道理:在實踐中,其實人命是有價格的,而且“低端人口”的價格比我們想像的要低得多。

慢松离合,重新起步

越向書

希望能寫些值得沉下心來看的,日後自己看到也不會臉紅的東西。

我偏要反思:為何俄烏戰爭會撕裂中國輿論(3月8日)

越向書

這些天,我的一些朋友情緒激昂地支持烏克蘭,斥責普京支持者的荒謬,我一般會默默點個贊。需要有這樣的聲音,但我自己應該不會寫那樣的文字,因為有些人其實不是在討論國際政治,而是在肯定自己的人生經驗——你沒有辦法用三言兩語去否定人家的一生。

1

一代俄軍官兵正在變成“烏克蘭人”

越向書

如果一代俄軍官兵們註定要成為“烏克蘭人”,願他們之中的善良人能免遭橫死,願他們在戰後能有業謀生,願他們之中的托爾斯泰能告訴我們現在所發生的一切。

2

由我失霸,不如死(2月27日)

越向書

最倒楣的還是俄國人。然而,若不是普京自己開啟了這場俄羅斯輪盤賭,俄羅斯又怎會遭此毒手?

永垂不朽的坐而論道者——紀念反納粹組織克萊騷集團

越向書

今天我想紀念他們,不是因為他們的某一具體想法,也不因為他們是完美無缺的英雄,而是因為他們能在極端險惡的環境下,求同存異,平等協商,以深邃的目光注視自己很可能永遠無法看到的未來。不單反思納粹德國的罪惡,也探討人類因科技的狂飆突進而喪失了自我控制的危機。他們試圖構建一種帶有參與感的小團體自治生態,使每個人既獲得自由又擔負責任,因為“保持思想的獨立存在和活躍是一個健康社會的核心問題”。

2

我心目中的神

越向書

我無法想像一個“全知全能全善”的人格神。祂既然有偉力創造整個宇宙,又怎會如此在乎自己所造之物的想法,希望信徒們稱頌祂的名,每天都把一切榮耀歸給祂……

1

烏克蘭危機是否印證了叢林法則?(2月26日)

越向書

國與國之間究竟是否真的平等?

為什麼我們都是俄烏戰爭的受害者(2月25日)

越向書

正如同新冠疫情打擊了供應鏈導致生產成本上升一樣,秩序信譽的磨損將提高各國的安全成本。每個國家用於社會福利的財政支出都將縮緊,通貨膨脹的壓力進一步增大,而且這種基於安全成本上升導致的通脹是系統性的,絕不是美聯儲或某國央行將利率提升幾個點就能輕易遏制的。

寫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後

越向書

進入一幕歷史大戲本身已經夠可怕了,但更可怕的是還要在戲裡演反派。

我的新人打卡文

越向書

我為什麼將文字發到這裡?因為自己的同名微信公眾號還在關禁閉,永久封禁恐怕也是早晚的事。所以我會將文章陸續搬遷到這裡,並盡量將相同主體的文章連續發佈,方便大家閱讀。諸位或許會看不上這些發表於牆內的東西。的確,為了盡可能發出來,有些地方不得不用曲筆,甚至故意寫錯別字(如“憲政”二字是不可寫的)。

該不該殺杜金? ——如何看待那些鼓吹侵略和犯罪的學者

越向書

通向自由的途徑不是把“照顧我們”的責任上交給某個權威。恰恰相反,這個令人不滿意的事實意味著所有人都應該行動起來,鍛煉和捍衛自己獨立思考的能力。

1

杜金女兒之死和俄烏戰爭的死局

越向書

模糊軍事人員與平民區別的遊擊作戰從來就不乏爭議。但無論旁人如何議論,戰爭邏輯的不斷演進,已經使俄國入侵烏克蘭的後果由初期的“職業軍人之間的戰爭”轉變為一場你死我活的“民族之戰”。

说杜金

越向書

一直想尋找一篇關於杜金的中文介紹,但找不到合適的。不是太晦澀,就是太簡略、偏頗,於是自己寫一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