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
Valkyrie (女武神)
maintainer
24 Followers
37 Articles

谎言,该死的谎言,与事实核查

张拓木

几百个事实核查“专家”齐聚奥斯陆要来阻止虚假信息在互联网传播,可为什么他们却积极传播自己的虚假信息呢?

2

我的过期版报社实习日记

我哪位

那是我人生中第一回去报社实习。当时打算每天都要写一篇实习日记的,但是种种原因让我只写了两篇,怪可惜的,虽然没有什么璀璨的瞬间,但是一些微小的意外感、剧烈的吃屎感、痛苦的心碎感,如此种种也很珍贵。我当时无论如何也应该多写一点的。

广播节目竟然成了最优质的

波蘭水手

电台节目成为了最优质的,这很奇妙,但却是事实,在这样一个互联网时代,广播电台不仅没有消失,而且广播还是有它的不可替代性,这很厉害。至少从内容层面,我觉得今天最好的节目应该就是广播节目了,可能是自由,可能是限制少,就是两个人坐在一起聊天,这种简单自由的场景能够生产出最好的内容,反而...

怎样做文学编辑?

王立秋

做好文学编辑的八个原则

2
Back to All

俄罗斯军队的惨状和中国媒体的转向

周新宇(川西美校画画的)

果然“久病床前无孝子”。俄爹也被抛弃了。

刘学州、新京报与媒体批评的艰难

方可成

区分“反媒体”的势力和正常的“媒体批评”。

1

圍爐小炒:從媒體暴力說去|圍爐·CUHK

围炉weiluflame

媒體暴力既是一個人們從未停止爭辯的話題,又是一面鏡子,照出社會的百態。

网络时代:每个人都是自媒体人

mrpointp

所谓自媒体,就是每个人都可以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他们自身或社会环境发生的事实和见闻,对于媒体新闻传播来说,这真的是一个全新的时代。自媒体时代极大地提升了普通人对这个社会的观察角度和监督力度,值得一提的是我们经常可以在网上看到一些曝光新闻。比如最近沸沸扬扬的某美容中心威胁事件,如果退回...

回授现象

希奥并不在乎时间

在音乐现场里有种现象叫做“回授”-feedback,简单说就是音箱播放的声音再次被麦克风采集,同一种频率的声音被反复采集、放大、播放、采集,循环往复,最终产生“啸叫”(一种极为刺耳的声音)。其实人类社会也是一样。社会的麦克风是媒体,它去采集人们不同的观点,然后传递给“社会的音箱”...

Citizen青年媒介技能课:扩展公共写作的想象力

Citizen2021

我们比任何时候都需要公民/记者。

新闻自由已死 习近平要大陆化媒体治港

中国劳工论坛

社会主义者支持开放、自由和民主控制的媒体,踢走大企业的拥有和控制,让其广播、印刷、艺术和文化都会公平民主地开放给社会所有群体。整个媒体工业应由一个独立的公众媒体委员会来管理,而不是政府控制,而此委员会要由传媒工作者、工会和群众代表的选举产生,并且公开透明。

哈佛教授Kulldorff:我为什么发声反对封禁(lockdown)?

张拓木

原作者:Martin Kulldorff 授权翻译 核心提要:2020年10月4日,三位知名科学家,哈佛大学Martin Kulldorff、斯坦福大学Jay Bhattacharya、牛津大学Sunetra Gupta发表《Great Barrington Declaratio...

2

五月之約定

陈小姐堕落的人生

————相約為主,緣定為輔————

中国:自媒体管控再度收紧——全面噤声时代来临?

中国劳工论坛

中共独裁制度是和资本主义制度紧密结合在一起的,平时资本家依仗政权的镇压来肆无忌惮剥削工人牟利,在政权需要时各自媒体资本平台便成为打压言论、新闻自由的急先锋。只有通过我们工人劳动者的民主斗争来打倒亲资独裁政权,并建立工人民主管理媒体的制度才能达到真正意义上的政治、言论自由。

围炉小炒|关于线上讨论中的情绪表达

围炉weiluflame

他人是否是可理解的?良好的公共讨论秩序可否形成?从柏拉图到哈贝马斯、彼得斯,这是长久以来人们一直试图解决的问题。在当下的时代环境中,我们无法避开“线上讨论”和“情绪表达”去讨论这个问题。线上讨论,指使用微博、知乎、B站、各类论坛等线上社交平台进行公开的讨论。

对话校园自媒体博主雪糕:相遇、陪伴与成长 | 围炉 · RUC

围炉weiluflame

“有时候,我觉得世界像一本书,而每一个人都是字。不同的字相遇,组成了不同的语段,谱写了不同的故事。” 这是雪糕在哔哩哔哩平台发布的第一条视频。“这是我第一堂影像技术课的作业。现在看来,拍摄和内容都略显稚嫩,大家多多包涵。”虽然当时这条视频并未迅速获得大批关注,但“相遇”、“陪伴”与“成长”成为了她的核心创作理念。

全面審查時代:中國媒體人正在經歷什麼?

德州通訊社

原文: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80910-mainland-censorship-journalist-in-china/ 中國新聞媒體業正在經歷全面審查時代。「南方週末新年獻詞事件」發生的2013年,一切開始顯著變化。

成都49中学生坠亡事件中的媒体表现

方可成

在缺失了媒体作为中介充当缓冲之后,就只能发生这样直接而剧烈的冲撞。

剪切簿|4月7日光明日报时评两篇

土笋冻

从报道上看,“公墓风”街道形成之前,大抵是没有面向市民——尤其是关系到切身利益的商户——进行调研、征询意见的。统一商铺风格的举动,很可能是有关部门突然决定的。这是否有法有规可依?是否经过了上级部门审批?如果商户不同意统一店招,是否可以拒绝?

多数派的死与生:致读者

多数派Masses

“多数派”在墙内阵亡的4月4日是清明节,一个悼念死者的日子。其实,在过去的八个月中,多数派和大家一同见证了许多逝者、被牺牲者的真实故事:疫情下的死亡阴影,从高楼一跃而下的青年,猝死的、或自焚的劳动者…… 不过,巧合的是,今年4月4日恰好也是基督教的复活节。唯物主义者当然不相信任何神秘力量,但其中的对照毕竟饶有趣味。或许,对进步运动而言,死去之日也正是复活之时。

3

对话闾丘露薇:我所理解的世界 | 围炉 · NYUSH

围炉weiluflame

闾丘露薇,前凤凰卫视记者、主持人。2006年获尼曼奖学金后前往哈佛大学进修,于2018年5月结束攻读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大众传播学博士学学位。现任香港浸会大学新闻系助理教授。“战地玫瑰”,“全球首位进入阿富汗腹地采访的华人女记者“,这些是大众眼中的早期的闾丘露薇;她于2015年离开...

1

美国新闻业的苏联化

张拓木

原作者:Matt Taibbi 授权翻译 核心提要:近年来,美国主流媒体的客观性受到越来越大的挑战。拜登胜选就职以来,不少媒体放弃了监督职责而成为民主党政府的吹鼓手,新闻报道中出现越来越多令人尴尬但又越来越在意料之中的露骨谄媚。Matt Taibbi这位曾在前苏联国家生活了十年的记者,将这个现象称之为“苏联化”。

2

环球时报的信源:基督教媒体与疫情阴谋论者

truthandpolitics

https://www.globaltimes.cn/page/202103/1217508.shtml昨日,环球时报刊发了一篇社评,引述称美国一家媒体报道了疫苗接种导致大规模伤亡的事件。虽然Global times原文写的是Christian Daily,但经谷歌搜索,来源媒体...

爆炸洞(Bombhole)时代

张拓木

原作者:Matt Taibbi 授权翻译 核心提要:“Bombhole”是Matt Taibbi最新发明的词汇,用来描述近年来美国媒体经常出现的一种现象:媒体不断炒作未经核实的“bombshell”(爆炸性)新闻报道,用新的爆炸性新闻掩盖前一个爆炸性新闻的失实,起到“memory...

1

更新后的媒体立场分布图,有什么亮点?

truthandpolitics

Interactive Media Bias Chart 7.0来源:https://www.adfontesmedia.com/interactive-media-bias-chart-2/ 1. 如果只以右下角为信源而自觉屏蔽其他竞争性资讯,那当然看什么媒体都觉得是比自己左的...

美国媒体使用“Dr”头衔的规范与实例

张拓木

不少朋友对我上一篇文章《从第一夫人的Doctor头衔争议看媒体变迁》提出了很多讨论。我这里做一个系统的整理,严肃媒体对“Dr”头衔的使用规范是怎样的,并列举实际应用中Dr Blasey Ford、Dr Kissinger与Dr Jill Biden等案例。

2

从第一夫人的Doctor头衔争议看媒体变迁

张拓木

核心提要华尔街日报发表评论文章认为第一夫人Jill Biden应该去掉她一直使用的“Dr”头衔,引发民间与媒体强烈的抗议声浪,谴责作者与报纸“性别歧视”。但是,如果抛开Jill Biden的女性身份,过往的媒体标准的确是倾向于仅对医生使用Dr头衔。

1

新时代的「平衡报道」

静态凶猛

《新闻编辑室》中 Will 曾讽刺过媒体同行的「平衡报道(Balanced Reporting)」原则:平衡报道的意思是,如果整个国会共和党党团走进众议院,提出一项决议,说地球是平的,纽约时报就会以「民主党和共和党在地球形状问题上无法达成一致 」为标题。

无需向媒体 kowtow

Coldwell890

都说在美国,媒体是第四权力。但当美国媒体成为利益集团的工具的话,那么其后果是可怕的。当美媒称拜登成为president-elect,并加以大肆宣传时,要明白This is a tactic to sway public opinion. They hope that people...

蹲坑的时候该读什么?

善宝橘

我经常陷入无内容可看的境地,尤其是在蹲坑的时候。这时候,既不想打开微信读书,也不想听音频,只想扫些文章。这时候的第一选择往往是微信公众号,遗憾地是,多数公号的文章都很浅,少有令我耳目一新的观点。科技类的新闻倒是有价值的,可新闻只能让我知道一件事,却不能帮我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