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運動
Matty
主理
14 人追蹤
187 篇作品
陶樂思

樂思展館珍貴館藏:原來馬特市多了一個專為記錄香港抗爭的記者團隊

今天在《立場新聞》讀到一篇文章。作者是「旁聽反送中故事」。看名字不難猜到作者應該不只一個人。作者介紹這樣寫道:「我們幾個記者,過去一年走上前線跑新聞,難忘每一張被捕者的臉。他們有些給送上法庭,有些已給送進監牢,我們希望盡量記錄他們的故事,別讓「遺忘」不戰而勝。

慕雲

做橋樑的人

The Crown 第四季最深刻的場景,是查理斯王子和戴安娜王妃遇到雪崩,生死未卜,得知消息的王室眾人,心情忐忑凝重。私人秘書則冷靜克制地以 ‘Bridge’ 暗號,暗示女王準備面臨兒子的死訊。

30
空心二胡

【重發】我還是解釋一下為什麼我現在不支持跨性別運動了

(以下內容於1月26日發佈並於2月28日修訂) 今天(1月26日)臨晨我在Facebook的Asexual群裡遇到很委屈的事情,就是我明明在Asexual群裡發表一個再正常不過的內容,而且內容還有經過管理員審核通過,內容...

陶樂思

講寫信師,講寫信師學習班,為什麼?

前天和昨天一連兩篇「樂思展館寫信師系列」,究竟有什麼引起我對這個主題的關注呢?關心在囚手足有沒有獲得足夠支持當然是其中一個重要因素。但倘若我們只著眼於此的話,很容易落入「幫助者」陷阱,以為當寫信師就是單方面付出幫人。反之,若果我們把眼光拉闊一點,著眼於人與人之間的互相連結與支持,景況就會很不一樣了。

88
慕雲

給手足的信 (春日會來)

上回提到,有在囚手足希望練習英文或日語,我便嘗試用日語通信,意外得到首封回信,叫我樂上好一陣子。儘管牆內外的我們母語不是日文,寫信時往往得再三查找字典,有時要兩三小時才能寫成一封信,但我會覺得這些時間是有意義的,不算白費。寄出第二封信後,手足未有回信。

陶樂思

樂思展館珍貴館藏:寫信師系列之二:一封信對牆內人的意義

昨天同一系列文章的文末,其實是為了今天的文章埋下伏筆。給還押或在囚抗爭者寫信究竟有什麼意義呢?今天介紹《蘋果日報》的另一篇專訪。這次專訪的主角,是香港人幾乎無人不認識的「岳義士」陳以晉。岳義士在農曆新年之前已經刑滿出獄。「陳以晉受訪時拿出一個透明文件夾,裏面裝滿了大大小小的信件。

陶樂思

樂思展館珍貴館藏:寫信師系列之一:以文字結連彼此的世界

位於深水埗的一拳書館舉辦着一個很特別的學習班──學寫信。香港一波又一波的社會運動孕育了一群特別的志願工作者,叫做寫信師,專門寫信給還押或在囚的抗爭者,讓他們在失去自由的環境下得到一點溫暖和支持。不過做寫信師是否單憑一腔熱誠就能做到呢?上述的學習班組學習的,就是透過文字與想像去了解獄中世界。

75
G點電視

抹黑岑子杰「隱瞞」同性戀身分,蔣麗芸給性/別小眾的啟示|Mo

文:郭可芹 / Mo(G點電視台長) 7月1日,建制派立法會議題蔣麗芸在臉書張貼一段題為「 重要消息!請廣傳!片段來源:教徒心聲」 的影片,指責民陣召集人岑子杰隱瞞同性戀者身分,進而質疑其誠信。低質抹黑,檢舉就可以處理。但抹黑背後的用心,也許能為性/別小眾帶來一點啟示。

慕雲

監獄與臉

監獄沒有鏡子。噢。剛回到家,我帶着各樣梳洗用品走進浴室。門後,我對着鏡子用剃刀剷除所有我不歡喜的毛髮,直到清理得七七八八,才想起「監獄沒有鏡子」——是一小時前讀到被判終身監禁的土耳其異議者Ahmet Altan*作品I will never see the world again告訴我的。

慕雲

給手足的信 (日常的意義)

Hello 手足: 新年好似過左唔係好耐,又到另一個「新年」。為左加添些少節日氣氛,我去左學寫揮春。老師好誠實,帶有少許風趣咁話:「如果我話你聽,我尋日先開始學書法,就可以寫到宜家咁,你都唔信我啦。唔好期望學完呢一、兩個鐘書法,就可以寫到王羲之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