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武俠
文生
maintainer
1 Followers
22 Articles

【文生武俠】付劍023

文生

「岳兄,咱要是知道,還不約齊了幫手,亂刀分了她?」爛牙道。

【文生武俠】付劍022

文生

那女孩起身,對莫書微笑道:「你若有空遇到那人,幫我跟他說,人得聰明點。」

【文生散文】長篇武俠"謎遊"的語錄摘選

文生

那尼姑轉身道:「可別在我這兒喝酒啖肉、佛祖不喜歡。」白入白道:「師父,那吃雞蛋可還行?」尼姑道:「蛋可以,蘇州賣的鴨蛋可不行。」

【文生武俠】付劍021

文生

「不管天亮還是天黑,妳都有我。」

Back to All

【文生武俠】付劍020

文生

跟甘以舞混在一起,等於向百玫宮索取了自殺協定。

【文生武俠】付劍018

文生

「她愛你的苦惱之時。」無理道。「她愛我的苦惱之時?她愛我的近動物之時,她愛我的無畏之時,那她到底愛我什麼?」楊垠道。「你知道那是男女之間最無解的時刻,你若解了,就失去了。」無理道。「所以你的行進,只是為了解此?」他續道。「不,當然不是。」 「我喜歡她全心置身於我的衝動,那讓我覺得,入侵了她。

【文生武俠】付劍017

文生

岳中吟雖月餘未見苗上飛,仍知他歷事諸多,夜晚清月襲體之時,必會思及過往。「多年過去,你飲的酒仍是一樣,也太沒創意。」 苗上飛正獨坐屋前椅上,饒是內功頗深,竟不知岳中吟已近身。「去你的,你先來飲我一口再說。」苗上飛總是喜歡挑他滴酒不沾這點置喙。

【文生武俠】付劍016

文生

「非胡言,垠,天下女子,你越是對她認真,她便越不睬你。」 楊垠此刻獨坐於「天下極酒僅此樓」之稱的【七情亭】,想起川婓此言,腦中滿是平帆那若即若離的笑容,怎麼想都不明白,她何以有此能耐讓自己如此痛苦?她又為何總是要讓我痛苦?此情已困擾自己月餘,以致幾乎是天天以酒息愁,借醉忘憂。

【文生武俠】付劍015

文生

「所以師父贏了?」田中渺問。此刻武當五奇齊坐室內,燭光搖曳,清清蟬鳴。「沒贏咱們怎地現下又有一堆鳥事得做?」雨中清道。「各辦各事,中川,你癆病記得按時服藥,中震,控制脾氣,走吧。」岳中吟道。五人各自起身。岳中吟憶起年少好友苗上飛,心想得在辦事之餘去見見他。

【文生武俠】付劍014

文生

空空道人與苦沒大師隔桌而坐。空空道人道:「苦沒,江湖之運,實非我們二個破敗老頭兒就能扭轉的,你莫再白費力氣。」 「就算如此,我仍是要。」 「你怎地不把這算計的天賦用到做壞事上?」空空道人道。「罪過,空空,你貴為武當掌門,但實在過於無畏無謂。

【文生武俠】付劍013

文生

「你最喜歡的豬肉蘿蔔湯。」沐雯手上之碗,熱氣裊渺,香極。沐雯喜歡看著付一劍狼吞虎嚥的樣子。「想知道怎麼做麼?」 付一劍嘴裡滿是食物,咧了嘴笑回:「想」。他直到現在仍記得,豬肉沾點水,上鹽與椒末,置其旁。白蘿蔔必切薄,下水煮滾、加醬油、芹菜。

【文生武俠】付劍012

文生

「付一劍,你詩劍雙絕,滿腹經綸,又快參透這向雨生艱澀的『三掌』,可謂古今奇人,但你腦袋裝太多東西,人只會越來越煩。」白言道。付一劍右眉一挑,「那又與你何干?」 「想勸你跟我一樣。」 付一劍鄙夷一笑,「你無行浪子,何有可取?」 「付一劍,你會的東西雖多,但真要與我這萬法皆一的人打起來,輸贏還未定。

【文生武俠】付劍011

文生

「我一定要記下這次的問診,有趣有趣!」「瞿大夫,倒是怎麼奇法?」

【文生武俠】付劍010

文生

付一劍亦吁了口氣,望著天空,不知道自己活著為了什麼?此刻坐於溪邊石上,耳中淅瀝水聲,翠峰清立,想知道 「人的行為該依循著什麼準則?」 這問題困擾自己很久,佛?道?正義?動物性慾望?甚或… 情?思之無解。

【文生武俠】付劍009

文生

「我這曲擷『廣陵散』與『平沙落雁』之調,自譜而成,不若你起個名?」

【文生武俠】付劍008

文生

「你既知武當閒佬岳中吟之名,何以仍恨之?」 「當日三人齊攻於我,我江湖無名,何以行此?」楊垠憤道。平帆微笑道:「當日你可曾記得,不遠處立著,百玫宮宮主花永寒?」 楊垠右眉一挑,「記得,那又如何?」 「一幸為你江湖無名,二幸為苗上飛、岳中吟、午硯光三人為了你,假裝攻擊你。

【文生武俠】付劍007

文生

六仔苦思,白言授予自身之內功,雖深不可探,但其中似乎出了什麼問題。「你會是江湖之解藥,必苦心修練。」 憶起白言之言,卻是無所適從。「師父,我這功夫,於世間可有用?」 「我亦不知,我於世間可有用?」白言邊飲酒道。六仔可能永遠都不明,白言的話到底有沒有用。

【文生武俠】付劍006

文生

江中月「沐楓劍法」自是無所可破,白言冷笑一聲。「妳這便宜撿得可不小。」 江中月聞言怒極,「撿你奶奶的便宜。」一劍刺出,劍氣襲體。「可不是這麼辦的,妳想求我當妳夫婿,可得溫柔點。」白言「無花掌」疾出,竟讓沐楓劍歪斜了去。江中月此刻聽得此言,已是怒血奔腦,出招可謂極霸。

【文生武俠】付劍005

文生

「再飲這杯,我亦不知未來如何,是生是死,皆無謂。」白言道。聚神望著壺中之瓊漿潤漫入杯,竟是如此暢快。易默望其神態行動,只覺此人直如置生死於度外,不禁豪氣勃發。「白兄,你我雖初識,但見你豪氣浪頹,自有奇風,敬你一杯。」 二人狂笑。「易兄弟,人生諸苦,皆不若我手中之酒,飲。

【文生武俠】付劍004

文生

萬里漠雖貴為萬里鏢局鏢主,聞得此言,仍心頭苦悶。「卻不知這劫鏢之人為誰?」 元智澄冷笑一聲,「萬花不離花落衫。」 萬里漠額頭汗珠涔涔。「百玫宮?」 「正是。」 萬里漠心頭對此生能安享晚年的希望已近沙漠之水。「百玫宮奪我鏢,未免太小家子氣。」 「萬老爺,你此刻只能相求江湖浪人白言,僅他能救得你一家上下。

【文生武俠】付劍002

文生

一片斜笑,「申師傅好腿力。」申三非淺笑吟吟,「可得細擇妳最後之言。」十丈外就一身如箭,幾乎眨眼間貫中腿已在平帆鼻尖之前若寸。

【文生武俠】付劍001

文生

「你喜歡痛。」沐雯道。「對,那讓我顯得不同。」 「真傻。」 付一劍臉上一抹斜笑。「我聰明太久了,很累。」 沐雯一聲鄙夷,「你以為一切皆苦,但不是這樣的。」 「過往之情,我早不回想,別了。」 付一劍擺了手,飄去。曾是詩劍雙絕,但靈魂過頹。「好吧,我就是性趨漂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