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園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17 Followers
21 Articles

我的花園有點菜

大魚

我養護花園,定期除草與修剪,一年後,出現了不錯的成績,不過,我卻有了新想法……..,在這個斜坡小花園種一些菜吧!

蟬聲

Magenta

進入八月後,蟬聲忽然很盛大。語言在這裡太平凡。事實上,我想說的是,這是一種非常罕見的盛大。只要屋子裡安靜下來,哪怕一秒鐘,你的耳朵會立刻為蟬聲全部覆蓋。它密密麻麻,密密麻麻,比樹上的葉子還要濃密,一層一層,一層一層,一直加上天去。就是這樣,它擋在你和天之間。

德國見聞 - 花園大改造

巫筆

你們喜歡這個花園小改造嗎?有沒有其他園藝小提議呢,歡迎來說說看。

兒時記趣|外公的空中花園

陳穩

童年的我在那半露天的花園,老在吹著泡泡做著夢。夏雲、秋月、冬藏、春意……各有情。

Back to All

我的秘密花園

小太陽的星與心

自己栽種的美麗花卉,分享給大家。

9

小說看人生|不為鈴蘭,願做紅楓,堅毅生活

陳穩

名為小岡的富家千金,從小就「只要剛剛」。歷經低潮,在心理專家的陪伴下,由銀蓮花、鈴蘭和紅楓思考人生。

【手繪】曼陀囉‧藤蔓花園風

玄音

這張是稍微參考藤蔓畫法的曼陀囉,我增加了一點自己的小巧思。

春天來了

sisite

春天真是個美麗的季節,小的時候不會欣賞,年紀大了對季節的更迭帶來的變化感受越來越深。

::旅遊筆記::台北新北各大花市介紹

紗卡納

首先,說來慚愧自從迷上植物種植之後,就減少寫文的頻率,然後現在竟然能寫出花市的介紹文,只有一個原因

比利時最古老的植物園 in 魯汶 | 200 jaar Kruidtuin

Ruth成長日記

1738年至今的溫室植物園,今年是200週年,官方不知道怎麼算的@@

1

疫情宅在家|捻花惹草,打造你的秘密小小花園!

石頭哥

疫情宅在家,不拈花惹草要幹嘛呢?今天石頭哥就教你打造一座秘密小花園。

【我最愛的十本書】風和日麗的心靈花園

一隻會彈琴的貓

寫在前面: 寫這篇文章,就跟寫之前的十大電影清單一樣,花了我好長時間重新看電影、重新溫讀那些讀過的書籍,雖然有些書籍,沒有時間一一反覆細讀;但只要我的人生突然想看書時,這十本書是絕對百看不厭、反覆咀嚼。當然我有更多喜愛的書籍沒有選入,原因是因為它們都在圖書館看的,沒買實體書回家收藏,所以不能幫他們拍照了。

6

20.花園 Garden-Dreaming Way Lenormand 夢想之路雷諾曼卡牌義

Ta19塔羅占卜

20.花園 Garden牌義- 8♠️ “我確實相信一種日常的魔法—我們有時會體驗到與地點、人物、藝術作品等之間莫名其妙的聯繫;同步時刻的詭異恰到好處;低聲的聲音,隱藏的存在,當我們認為我們是孤獨的。” – 查爾斯·德·林特“I do believe in an ...

舅媽的花園

MiSa

用棧板 自己重新漆了色 拿來種不同的廚房香草。我說, 來拍幾張照片。舅媽說可惜夏末, 許多花已謝了。但仍是綠意盎然。特別是有大芭蕉葉盆栽, 種植的非常好。60歲時所有孩子, 侄子,侄女 從森林自然取材合作完成的昆蟲旅館。猪仔廚房過去客廳 直直看到溫室屋檐底下, 葡萄葉攀爬處處有西班牙 南歐熱情的風格。

花藝設計店外的小肥貓

Aly-最近改名字

以前住台中時,散步的路上拍的,花園很美,貓也很美。

随手拍 訪友

MiSa

走過公園 經過冰店 在朋友滿滿日本禅意花園喝下午茶

隨手拍 阿姨的花園

MiSa

親戚家做客 阿姨批準我先巡視花園杜鵑罂粟花荷包牡丹 Tränedes Herz 德文名字很詩意,直翻是 流淚的心 淚之心芍藥快開了最後一朵木蘭花鸢尾紫丁香開始凋謝的白色丁香鈴蘭 Maiglöckchen 5月鈴鐺枯萎的風信子大黃 以及 阿姨做的大黃汁

堆肥

南灣水巷生

[水巷閒思]想記一件小事。年少時盼望往外闖,有幸曾赴笈歐洲,遊學過幾年。但自問不是個稱職的行腳僧,斜暉脈脈,千帆過盡,才總算省悟遠方非吾歸所。大概等到明白並接受自身命運之時,人就離家近了。辛酸不足為外人道也。能帶走的物事不多,倒是德國家庭分類垃圾的習慣也成了我現今的習慣。

【Bellsmos】人物介紹-吉兒 (Character Introduction-Gill)

YuJ

【Bellsmos】人物介紹-吉兒

花園的初夏

魔鬼小編

初來紐約的第一個春天,看見遍街繁花似錦,還以為是塑膠花,因為太美了,反而覺得是假的,一摸,才發現是真的,結果惹來同行朋友的訕笑。原來紐約是個非常綠化的城市,草木茂盛,這一點中央公園可以做明證。到處都可見到松鼠的影子,清晨會聽到哀鴿悽悽地叫,樹間鳥兒啁啁,夏天又會聽到蟬鳴,夏末入夜...

30天繪畫計劃(Day 12):雨後,清晨,花園

魔鬼小編

今天原來是六四,這就三十多年了。「六四」這字在中國大陸真的不能提,有一次只是打卡寫每天的馬拉松練習,那天剛是六月四日,文字一放出來,我就被封了。本來也不想記住這日子,這一提,反而年年都記住了,噢,今天是六四。昨晚工作至十時多,眼睛很累,對住電腦屏幕打睏,一躺上床就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