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之火
都說
maintainer
1 Followers
38 Articles

附二、王經理的掙扎

都說

營區『資料中心』標案之登記『投標』的前幾天,『聯威資訊』王經理正在外頭洽公,突然接到公司來的緊急電話,電話那頭,王經理的助理哭泣地說道:「有一幫黑衣人在公司鬧,說今天一定要見你。」 王經理立刻結束洽公,趕緊回公司。一進公司大門,果然氣氛不太對勁,公司內外有不少個黑衣人隨處走動著。

附一、顏組長的夢魘

都說

時間來到十年前,剛晉升為少校官階的顏組長,被輪調到離島的『雷達觀測站』,在就任報到時,即將調離開的羅中校,拍拍顏少校的肩膀,說道:「顏少校,接下來這個重責大任就交給你了,這裡可說是前線中的前線啊!」 「應該的,保衛領土本來就是軍人的天職。」顏少校中氣十足的回應著。

三十六、拭目以待

都說

大學校園外,有著大片落地窗的咖啡館內,靠窗小圓桌的座位上,有位男子略顯焦急,不時地抬起手腕,看一下手錶上的時間,他面前的熱咖啡明顯地已經冷掉很久了。男子喃喃自語地說:「不是說好兩點嗎?怎麼烏鴉和麻子都還沒到。」說話的是隊長,有著白皙的臉龐和濃黑的眉毛,剛好合適的白色短袖上衣、筆直的西裝褲打扮,襯托出他高挑的身材。

三十五、正義之火

都說

後勤處的會議室內,為即將到來的公開說明會,顏組長與李中尉做會前演練。「組長,要開始討論前,有件事,一定要跟你先商量下。」李中尉拿出隨身筆電,打開並放在會議桌上,語氣慎重地說。看著李中尉這麼的嚴肅表情,顏組長深吸口氣,說,「來吧!說來聽聽。」 「依照現行的法律規定,駭客的行為還是不被容許的。

Back to All

三十四、大師對決

都說

回到車上後,兩個人都還有些喘。李中尉說道,「組長,麻煩幫我計時,從現在起『倒數計時』二分五十秒。我這邊需要在時限內處理事情,等下再跟顏組長解釋。」 「好的,倒數計時開始,二分四十九秒、四十八秒...」顏組長一邊看著手錶、一邊倒數計時著。李中尉立即從口袋裡拿出一段小小的管子,雙邊都...

三十三、直搗黃龍

都說

郊外社區的巷弄中,顏組長開著車,正在找尋停車位,副駕駛座的李中尉幫忙留意是否有空的車位。李中尉舉起手,指著對向車道的左前方。「組長、那邊,剛好有人要開走。」 「太好了,已經在這裡繞了二十分鐘了,總算有地方可以停。」顏組長把車子繼續往前開,在大迴轉之後停進去剛剛發現的路邊車位。

三十二、黎明曙光

都說

為了讓車上的李中尉有多一點時間進行網路攻擊,顏組長一邊在想著如何拖延時間,一邊往櫃台的方向走去。「不好意思,等下我要報告時,需要有台投影機,不知道公司這邊有沒有投影設備可以提供?」顏組長說。「喔!我先看一下。」櫃台人員翻了下器材使用的登記表。

三十一、如履薄冰

都說

隔日、終於來到最後一家,『達克科技』的滲透測試。在開前往目的地的路程中,車內,顏組長說,「李中尉、你還好嗎?昨天在測試現場,我看你遭受的打擊好像蠻大的。其實往好處想,廠商通過滲透測試,代表他們的網路安全保護成功。也代表以後若是他們勝出,我們的『資料中心』會得到最好的保護。

三十、晴天霹靂

都說

路邊停車格的車內,「得在有人發現那個被安裝的無線存取點(WAP)裝置前,趕快找到入侵他們公司網路的方法」,李中尉向顏組長一邊說著、一邊打開筆電操作著。這個WAP裝置,其實是個能將有線的網路,轉為無線的轉換發射器,因此回到車上的李中尉,可以使用車上的高效能定位天線,來連接上這部WA...

二十九、神鬼任務

都說

後勤處的會議室內,李中尉與顏組長正在討論著這個新計劃。「這個滲透測試,就由我們兩人一起行動,其中一人要想辦法『潛入』該公司,另一人在外面戒備,若不慎事跡敗露時,趕緊請求對方的支援。並且要趕快出示軍方的身分證明,來表明是因為這個專案測試所需,才偷偷進入公司進行測試,如此可避免不必要的糾紛。

二十八、深入虎穴

都說

數日後,第二階段的比試開始過後一周,隊長召集大家,在通話網內討論測試結果。「麻子,先說說看你那邊的狀況。」 「我是以加入群組、以及用電子郵件去釣魚的方式進行,群組的方式行不通,因為他們對於新加入者仍然有戒心。郵件部分比較有進展,我假借電腦系統公司的名義送出電子信,通知說因為網路安...

二十七、網路入侵

都說

顏組長在確認過第一階段比試順利結束後,與李中尉連絡,討論第二階段比試的進行相關事宜。「李中尉,我這邊已經收到第一階段比試的結果,你想先知道嗎?」 「好啊!」李中尉假裝不知道比試結果,想聽聽從組長那邊來的消息。「在六家測試廠商中,有三家沒有通過,另外三家則通過。

二十六、負載測試

都說

房間裡的電腦前,化名烏鴉的李中尉,在群組的通話網裡,聽見隊長說道:「距離開始的流量負載測試只剩十分鐘不到了,大家都準備好了嗎?」 「都好了!我這邊已經架好測試軟體。」麻子用高八度的語調,得意的說,「等下我這裡會陸陸續續,會發出成千上萬個需求服務封包,這些絕對可以用力地癱瘓他們兩家的訂票系統,就等著看好戲啦!

二十五、大師上場

都說

算算日子,距離『網路安全』的比試的日子也近了,李中尉猜想,顏組長那邊也應該準備得差不多了吧?昨晚在電腦遊戲裡,隊長找人參加測試工作,看來這個案子應有順利進行才對。(詳細內容,請見,二十一、天將神兵) 為了解目前的進度,李中尉撥了個電話給顏組長。

二十四、簡單描述

都說

李中尉把白板擦了個乾淨,還是畫上一個小框框在中間,裡面寫著機密兩個字,沿著框框外圍再畫個框框,並且畫個鎖的圖案,說道:「也是這個『資料中心』,但這次是個裡頭放機密文件的保險箱,平常我們把保險箱上鎖,如果我們想讓某人可以查看裡面的文件的話,我們就發給他特製的鑰匙,他可以隨時打開鎖進來看。

二十三、運籌帷幄

都說

夜晚的民宅,顏組長自家的書房內,書桌上,幾本電腦入門的書籍就散亂的擺在桌上,上面有著螢光筆畫出零零落落的記號,書桌上右側的筆記型電腦,螢幕上Youtube頻道還播放著,當紅的電腦玩家正在介紹著最新上市的遊戲顯卡。顏組長呢?整個人埋入這張有著舒適頭枕、號稱8D人體工學設計的座椅上,早已不知道神遊到何處何地大聲打呼起來。

二十二、結草銜環

都說

「不會吧!」 當隊長在遊戲群組的通話網那端,說出這個『網路安全』測試的案子時,李中尉當下其實是嚇了一大跳。其實認識隊長、麻子並不久,幾個星期前在網路遊戲中,因為偶而相遇,大家遊戲打著打著,就想到不然湊著隊伍來玩玩,才有了『天將神兵』的誕生。

二十一、天將神兵

都說

傾倒的矮牆上爬滿蔓藤、廢棄的車輛凌亂地被丟在一旁,曾經有的高樓大廈,現在只剩下被轟炸過的斷垣殘壁,街道上冷冷清清,卻在煙霧迷漫中,遠處傳來散落的槍擊聲。提槍快跑前進的戰士,迅速地閃躲過來路不明的狙擊,隨身通話器中,冷不防又傳來有人被槍擊的哀號聲。

二十、遲來的正義

都說

歷經數個月的『標案』風波,總算在最後真相大白,即將告一個段落,為使得所有的過程能清楚地被交代,李中尉著手把所有的資料彙整之後,將呈報給軍法部門,後續也將由軍法部門接手調查處裡。根據資深人士的說法,「由於此『標案』事實上並未完成,亦即並未有任何實質的浪費公款事件,並且此案並無任何軍...

十九、恍然大悟

都說

經過幾日來的明查暗訪,李中尉綜合整理所發生的經過,發現在這一連串的事件當中,存在於兩個關鍵人物,一個是幕後指揮者『A』、另一個是被當作棋子的操作者『B』。首先,從李中尉所捏造、新標案的需求事件中,發現始終僅有一個IP位址的人來提取資料。李中尉對此雖然不解,但從推論中已經開始有點眉...

十八、木馬屠城

都說

李中尉結束與梅姐的會談之後,某方面他也同意,問題出現在內部的可能性不高,因為營區畢竟是封閉的團體生活,若任何一方有違紀犯法的情事,其實是很難不被發現。並且軍中的『軍風紀維護實施規定』中有明確的『廉政倫理須知』,裏頭對於不當行為,諸如贈與、收受、應酬、請託、關說等,都將遭受軍法,甚至是刑法的懲罰。

十七、抽絲剝繭

都說

就在『守株待兔』計畫進行的同時,李中尉也展開私下的調查。李中尉回想起,在之前標案的投標期間,某日下午突然接到的緊急來電。聯威資訊王經理告知李中尉,說他們的員工在當天上午赴採購組,執行投標作業後,沒想到當天下午,就被來路不明的人士威脅,並清楚告知他們投標相關資料,其中尤其是屬於機密的押標金的實際金額,竟然也被得知。

十六、守株待兔

都說

對於重新啟動的『新標案』,李中尉對於原來有參加的廠商,發出新需求之後的數日內,陸陸續續地廠商們都有些回應了,大致上表示都有找到對應的產品,只要聯繫管道建立,談好商業模式,就應該可以很快地取得該產品的代理銷售權。李中尉表示非常的欣慰,也再次邀請這三家廠商過來一談,同樣是三場廠商會議...

十五、再次出發

都說

一大清早,營區後勤處的停車場裡,才剛剛停下重機的李中尉,遇見也剛抵達的蘇上士。「長官,早啊!」蘇上士煞有其事地對李中尉舉起手,其實下一個動作是轉向對李中尉的重機行了個舉手禮。「蘇上士,早啊!」李中尉也有模有樣地回了個舉手禮,兩個人相視地笑了出來。

十四、大難不死

都說

營區內的軍醫院,窗戶外鳳凰木的樹頭上,火紅色鳳凰花此起彼落地繽紛開著,偶而加入聲聲長鳴的蟬叫聲,也在這溽夏中湊著熱鬧,似乎宣告著這個夏天,應該要陽光般地充滿活力的氣息。然而,窗戶內的病房裏,大片灰色牆壁、簡潔蒼白窗簾和晝白色的照明,空氣裡似乎安靜地毫無生氣,與室外的活潑形成天壤地別的差別。

十三、事與願違

都說

後勤處辦理標案的禮堂前,李中尉遠遠地看見,有人邊跑步邊揮手向這邊過來。仔細一看,原來是『傑立電腦』的黃先生。他手上抱著一堆文件,有點慌張的神情說著:「很抱歉,是因為交通上出了問題而晚到了。」 由於還在預計的廠商報到時間內,因此還是得接受黃先生的報到。

十二、現場直擊

都說

雖然經歷上次來路不明的『電話威脅』事件,但就李中尉來看,因為無法有進一步的證據,因此也沒有辦法採取任何的法律上的動作,就只能將之歸類為某人情緒上的威脅,也就是利用話語來恐嚇他人,企圖達成他的目標。為避免節外生枝,這件事情除了自己與王經理外,李中尉並沒有對外透露,依然不動聲色地持續投入標案之中。

十一、暗潮洶湧

都說

數日後,離『標案規格書』需要公開的日子近了,李中尉幾日來的辛苦,總算要先告一個段落。在最後的資料確定之前,李中尉與顏組長兩人在會議室中談論著。「組長、有幾件事情向你報告」,李中尉翻開已準備好的規格書內容文件。首先,針對各單位現有的電腦系統的提升部分,我詢問過目前技術支持的廠商,他...

十、秘密計畫

都說

城市的某處巷弄內,昏暗的咖啡館裏,李中尉今天難得以便裝打扮,正在座位上等候某人。此時,有人推開咖啡館的門,李中尉向著剛走進門的人揮著手,剛進門的是前日來單位拜訪的『聯威資訊』王經理。王經理朝著李中尉的方向走過去,抵達位置時,開口詢問:「李中尉,電話中你是說有急事要討論是嗎?

九、初生之犢

都說

隔日近中午時分,李中尉接到一個陌生來電,對方自稱是某家機電公司的行銷人員,有在業界聽說這個案子,希望過來拜訪。於是,在短暫談話後,李中尉敲定了與對方的會議時間。後勤處會議室內,「李中尉你好!」,來訪的人自稱黃先生。「黃先生你好,可否簡單的介紹你們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