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文學讀書會
viner
maintainer
16 Followers
18 Articles

《我是猫》与波德莱尔的猫与女人

津轻海峡

法国诗人波德莱尔用“金属与玛瑙”来形容猫的媚眼貓與人關係密切,讓日本大文豪夏目漱石得以寫出他的出世作和傑作《我是貓》。在英語世界,貓也常常給用來指代女人,尤其是指那種因帶有野性而特別能讓人感覺特来神來電、特別有誘惑力的女人。波德萊爾詩集《惡之花》中以下這首題為“貓”的十四行詩顯示,這種看法或觀念並不局限於英語世界。

2

閱讀《天上再見》Pierre Lemaitre

平凡人

《天上再見》是本現實和浪漫主義兼具的書,讀起來非常有娛樂性,它有著巴爾札克揭露社會真實的能力,又有著浮誇情感的表現。故事起因於一次世界大戰的戰場上,無名小卒阿爾伯特意外目睹長官博戴勒的罪行,快被長官滅口之際,還好遇到熱心的愛德華前來解救。不幸的是愛德華也意外炸傷,阿爾伯特為了報恩,一肩扛起照護愛德華的責任。

影響我一生的一本書:小王子

Kai K.

雖然我的人生還沒過完,不過要說到影響我人生的書籍,第一個躍入腦海的就是聖修伯里(Antoine de Saint-Exupéry, 1900-1944)的《小王子》(Le Petit Prince)。這本書有多有名應該不需要我多做介紹了,它被翻譯成超過250種以上語言,販售冊數超...

Le Sel de la vie / 生命中的鹽 / 生活之鹽

虹膜

Le Sel de la vie 繁體中文版與簡體中文版封面書籍繁體版譯名為「生命中的鹽」,譯者是尉遲秀,由愛米粒出版;簡體版書名則是「生活之鹽」,譯者是周行,由生活書店出版。作者所說的「生命中的鹽/生活之鹽」(le sel de la vie) 是一種生活中的輕盈、恩典,是所有...

Back to All

「我們對這個世界的認識,只不過是隔靴搔癢。」—《異鄉人》卡繆

Krach

卡繆《異鄉人》「Is it just me, or is it getting crazier out there?」—《JOKER》小丑在笑,不代表開心;莫梭沒哭,不代表無情,但因為不符合社會期待,被視作異類。然而,透過卡繆的筆,我們可以窺探莫梭的內心,得以比較出外在世界多麽荒謬。

《巴黎聖母院》克洛德·孚羅洛的悲劇

3色時光行動RBWActimes

克洛德·孚羅洛克洛德·弗羅洛,人物出自法國作家維克多·雨果的名著《巴黎聖母院》。他出身於法國的一個中產階級家庭,從小受到了良好的教育,但自從認識了愛絲美拉達後,他的行為逐漸偏執化殘忍化,最終導致了愛絲美拉達和自己的悲劇結局。克洛德·弗羅洛,在《巴黎聖母院》中作為宗教勢力的代表,是副主教男士。

《基督山伯爵》读后记及摘抄

ZimLee

读后记:九十万字的大部头也终于在十天之后把它啃下来了。也不能说是“啃”,因为看的实在是很痛快的!《基督山伯爵》,也被翻译成“基督山恩仇录”、“基督山复仇记”之类的,看起来就是可以在起点中文连载的那种爽文。不过也确实可以说是爽文的鼻祖了吧。大概的故事就是男主被人陷害做了十四年的牢,...

讀《第二性》:性別不應該是歸咎責任的原因

changYi

這本書超級硬,範圍極廣,一共出了兩冊,必須說作者西蒙·波娃的知識量真的超級無敵大,過去沒有網路的世代要了解這麼多事情真的很不可思議,不知道要翻找多少資料多少書...突然覺得研究力真的是一項難能可貴的技能。簡體書封較美,但我讀其實是繁體版的。

想象的友谊

毋宁做我

《追忆似水年华》里有一个情节,主人公参加了一个舞会,碰见了旧时朋友,顿觉尴尬不已,因为他觉得这些人就像是“关于自己的糟糕的画像”。经人介绍,他终于和那些旧友攀谈上了,但他却感到更加不安:这些人的声音还是记忆中的样子,但是样貌却早已无法辨识。

薩德侯爵《歐司田,或放蕩之災》:道德是一種勇氣,而非規範

藍玉雍

簡介薩德的《歐司田,或放蕩之災》講述的是一個壞心眼的伯爵想要害死自己強暴的女孩 — — 艾涅斯婷 — — 但最後沒有成功的故事。然而,透過這則故事,我們與其說放蕩之災是指伯爵 — — 歐司田的放蕩與邪惡,不如說,「放蕩之災」,是在指縱慾過度的權力體系所導致的災害。

讀書|未有社會契約的時代我們保有天然的自由

食芒果

這是盧梭《社會契約論》(以第一卷為主)的讀書筆記,想特別分享給與我一樣,因強力而被迫服從卻不甘服從,有反抗的意願卻未能反抗,有名義上的國家卻沒有實質上的政治共同體,在服從與反抗之間思索究竟何為義務的人。是常常被說教:受了國家提供的國家安全、社會治安、基礎設施、經濟發展紅利的惠益,...

讀加繆《鼠疫》:摘記、摘譯與雜感

Jana

蹉跎未幾,已然日午了。冬日的光陰,總是倏忽即逝。“蹉跎”——這個詞在腦海中出現的時候,我想起了《蹉跎歲月》這個電視劇。80以後的人們可能不知道。這幾天,從早上十點左右到下午三點,空間中蕩漾着明麗的光。還有昨夜星辰,它們在天幕的位移,變化的顏色,都顯示冬去春來。

米歇爾.賽荷《寄食者》書評:差異即主體,寄食作為超越體制的多元思考

藍玉雍

《寄食者》,截自博客來。「不論主觀的意願如何想要超越社會經濟結構的各種關係,『個人』仍然是各種關係下的產物。」 — — 馬克思《資本論》 「各種關係」讓我們聯想到許多結構主義強調的想法,所謂的「個人」,是由不同的語言邏輯、社會制度、文化、神經生理所形塑的,本身的主體性其實微乎其微。

包法利夫人|一个浪漫主义者的死亡

王文非

今年把《包法利夫人》读了两遍,第三遍进行了一半,不得不惊叹于这部小说的诸多精妙之处,想要写一写我在阅读过程中的一些收获和感受。福楼拜埋伏笔的功力值得敬佩。以艾玛几次偷情为例,在她真正开始与男人相会前很久,故事就为了偷情的发生做好了铺垫。

译评·王以培译《兰波作品全集 》中的几处错译指正

Cavafymonami

言在先: 本文不涉及系统的文学、诗艺批评,仅仅为了译文中有待商榷的几处疑似翻译错误而作,附带抒发些不足一孔之见的读后感。我手中在读的是作家出版社2011年11月第一版的《兰波作品全集》,译者王以培,此版本为修订再版,最初的译本是由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译介】乔治·桑和缪塞的“小黄诗”

Cavafymonami

乔治·桑 众所周知,乔治·桑是十九世纪的“妇女文学”巨匠,女权主义的开山鼻祖(比波伏瓦早一百年),将众多男性文学家,艺术家迷得神魂颠倒的“美女作家”。不过,后来看了她的画像之后感觉也并无什么倾国倾城之容貌,难道仅仅靠满腹诗书就能追求者众?

读莫迪亚诺《暗店街》:一个用壳现实包装的寓言

远古翔兽

19岁的我,23岁的我,肯定不会说自己是个文艺青年。我醉心于神话和上古史研究,随性地学习外语,像父亲读《第三波浪潮》那样读《第三种文化》和随之发现的科普丛书,不知何时又疯起一股热情去研究哲学、社会学、人类学。我读了几百部科幻小说和侦探小说,看了上百部科幻和推理电影,但除此之外我不看电影,不读文学,《日瓦戈医生》看了一半,什么欲罢不能,我感受不到。我也不听摇滚,不去云南,我不是文艺青年。所有这...

我们的全部通信无非幻影,各人只是在给自己写信 ——安德烈纪德其人和他的“窄门”

熊猫凯西

张爱玲在她的“小团圆”中写道,中国人缺乏恋爱的传统和“练习”。诚哉此言。男女之爱,内中颇多幽微曲折之处,无论少年的初恋还是之后较为“熟练”的感情。世界上最懂这方面奥妙的自然首推法国人。法国作家作品里,纪德的“窄门”又无疑是写少年恋情的经典之作。安德烈.纪德,1869年11月22日生于巴黎梅迪契街19号(今埃德莱·罗斯唐广场2号),是独生子。他父亲是巴黎大学法学教授保尔·纪德(Pa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