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49 篇作品累積創作 137866 

一丝迷信

王文非

为什么头发总是作为常见元素出现在恐怖片里?文内无恐怖图片。

灭蚁记

王文非

人如此蚁。

4

梦醒之间

王文非

我想她可能是去世了。

1

母亲节随笔

王文非

给权利而不是歌颂。

2

观影笔记|Alternate Endings

王文非

无法决定生,但能一定程度决定如何死。

I am still here.

王文非

否认黑暗并不能让人更接近光明。-- Chanel Miller

6

【2020Matters年度問卷】A fellowship of wounds

王文非

虽然已经写过了年度总结,但是很喜欢Matters这份问卷中的问题,所以还想填一份!2020年只剩下最後十天,分享一件在年初想不到今年會發生的一件事?這件事對你的生活帶來什麼樣的改變?没有想到中国的疫情会那么严重,没有想到美国的疫情会这么严重(后来我再回想,其实疫情中的美国其实才...

3

2020:与死亡焦虑抗争的一年

王文非

昨晚早早躺下,约好今日清晨和几位朋友视频,结果如同这周其他几天一样,总是有各种各样外部或自身的原因让我失眠。眼看将近凌晨四点,我还是睡不着,索性起来洗头。热水下,在我的失眠里,想起另一个人的失眠。2月某天中午,我给一位求助者发私信,马上收到了回复。

1

我为什么支持站出来的受害者?“反转”了怎么办?

王文非

看到@連美恩 的文章《被性骚扰的时候,为什么不出声》,以及一些文章探讨我们该在何种程度上相信站出来的人,我想起自己也写过两篇旧文,一篇是讲我自己遭遇性骚扰的经历(很遗憾,我也没能当场表达反对);一篇是刘强东案发生时,我写了写自己对于支持Jingyao这件事的看法。

1

20201202:一份私人记录

王文非

写于2020.12.02 赢了,是鼓励;输了,是质问留在历史里。从昨天到今天上午,几乎时不时就会看一下庭审的情况。很久已经没有这么激动过了,既然心思涣散没法专心工作,那就努力把这些思绪写出来吧。开庭前几天,我还有点莫名的担心,虽然网络上支持弦子的朋友很多,但大家毕竟有工作学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