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84 篇作品累積創作 312775 

黎明前的夜色 水上的日出

津轻海峡

遊記。不知不覺間寫著寫著不由自主地向大衛·梭羅靠攏。希望不是畫虎不成反類犬。但要是真能把狗畫好。也算是成就巨大了。素描是對畫手的嚴峻考驗,即使是對米開朗琪羅和拉斐爾級別的大畫家也是。文字素描也是對所有的寫手的嚴峻考驗,無一例外

雪萊名詩《致雲雀》新譯 + 註釋

津轻海峡

雪萊的名詩《致雲雀》有許多種漢譯本。這首詩的漢譯本跟許多其他外國名詩、名著的漢譯本一樣缺乏來自譯者或研讀外國文學的專家的最基本的解釋。這種缺乏或許是因為最基礎的解釋太基礎,不值得做,但也很可能是因為最基礎的解釋最難做,做起來最容易使解釋者露怯或露餡。本文可算是一種罕見的自我暴露。

纪尧姆·阿波利奈尔短诗一首

津轻海峡

Le Lion 雄獅 Ô lion, malheureuse image 雄獅啊,不幸的形象 Des rois chus lamentablement, 悲慘落難的王者, Tu ne nais maintenant qu’en cage 你只是生在牢籠中 À Hambourg, chez les Allemands.

孔子學院問題的要害在哪裡

津轻海峡

孔子學院究竟是什麼東東?中國共產黨當局在世界各國大辦孔子學院有什麼問題?這種問題如今已經變得近乎是成了老掉牙的俗套。但在這種問題仍有討論的必要,因為相關問題的癥結所在乃至相關的基本事實離廣為人知還相距甚遠。

1

《長谷短日》與金梨小說創作的軌跡

津轻海峡

上文把納博科夫跟金梨相提並論,意圖並不是要暗示金梨的文學成就已經可以跟納博科夫並駕齊驅,而是為了說明好的文學作品之所以好,其關鍵在於其藝術性而不在於其真實性,因為真實性是無處不在的(即使一個寫科幻、玄幻小說的人,一個超級善於撒謊的人下筆行文也必定會反映真實),因此將真實性拿來作為寫作的追求目標或作為評判作品高低優劣的標尺是無意義的。

1

批李歐梵,為張愛玲叫屈

津轻海峡

張愛玲可謂二十世紀中國文學(華文文學 )的巅峰之一。不幸的是,有關張愛玲的評論卻多是人云亦云或不著邊際甚至是胡說八道。在我看來,多年從事華文文學教學的哈佛大學榮休教授李歐梵的張愛玲評論也屬於一種誤導讀者的評論。以下是具體的舉例論證。相信這些例證足夠公平公允,可以經得起任何嚴厲的質疑。

楊必翻譯的《名利場》是否合格

津轻海峡

黯然下台的北京大學前校長林建華有言道,“焦慮與質疑並不能創造價值,反而會阻礙我們邁向未來的腳步”,他顯然把話說反了。可以毫不誇張地說,人類的新知假如不說是全都是,至少也是大部分都是通過質疑取得的。就翻譯而言,假如後來者不質疑前人,翻譯就不會有進步,後來的翻譯就只能是一蟹不如一蟹。 在中國幾十年來被捧為文學翻譯傑作的《名利場》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

評析許淵冲、李健吾、周克希譯《包法利夫人》

津轻海峡

法國小說家福樓拜的代表作《包法利夫人》在中國大陸有諸多譯本。本文將比較和評析三種比較知名的譯本。這樣的比較和評析不單是指出翻译的對錯,而且是一種文本細讀。這種細讀是文學閱讀的基本功。嚴肅認真的文學解讀有賴於這樣的細讀。沒有這樣的細讀,解讀就必定流於無根遊談或人云亦云,就必定是不堪一擊。

钱锺书与文言文的问题再思考

津轻海峡

拙文《看錢鍾書如何玩不轉文言文》再中國大陸的社交媒體豆瓣上發表,頗引起一些有趣而且時有戲劇性的辯論。我自己也對相關的問題作了進一步的思考。現把有關的思考和辯論發表出來。很高興豆瓣友鄰大都是願意講理的,愛面子的,不好意思持續噴糞的。在公開場合,一言不合就噴糞,甚至一開口即噴糞,這顯然是一種特殊的國情和歷史現象。值得記錄下來。這種現象本身可能比錢鍾書與文言文的問題更重要或更具有現實意義。

看錢鍾書如何玩不轉文言文

津轻海峡

看到這個標題,猜想一定有無數的人在心裡痛罵本文寫手是一個無恥又無知的標題黨,因為他們絕對不能相信學富五車的錢鍾書玩不轉文言文。但我猜想假如他們認真通讀拙文就會發現自己處於一種尷尬境地,這就是,他們要么承認錢鍾書玩不轉文言文,要么承認他並非精通多國外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