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5 articlesIn total 19185 words

译诗练习·说话 菲利普·雅各泰 | Sumeili·译

Cavafymonami

说话 1. 说话很容易,在纸上写画词语 一般来说,也不冒什么风险: 如同花边女工的活计,闭门不出, 沉静安稳(甚至还能借着 蜡烛,营造更柔和、更迷惑人的光), 所有词语都是相同的墨水写成, 譬如说,“花”和“怕”就没什么两样, 我尽可以从上到下,在纸上一遍遍地 写“血”,却并不能把纸弄脏一点, 也不会伤我分毫。

1

得知雅各泰去世的消息

Cavafymonami

朋友发给我雅各泰去世的消息,我正在翻译他的《致牵牛花》,有点伤心,但又觉得是很自然的事情,人活到95岁,还在思考、写作,本就是无上的功德,不应该有什么遗憾。前段时间,我还在想,如果我继续博士,如果还继续写雅各泰,那等我毕业的时候,雅各泰正好100岁,到时候应该会有一些庆祝活动吧。

译诗练习·世界 菲利普·雅各泰

Cavafymonami

世界 思想,山的重量 梦和山 没有相同的磅秤 我们还住在另一个世界 或者说间隔 蓝颜色的花 睡着的口 深度的睡眠 长春花,你们 成群地 和路人说着虚无 安然 光里面的阴影 一如蓝色的烟 世界的开端与我无关 现在它的叶子...

译诗练习·树 其三 菲利普·雅各泰

Cavafymonami

树 其三 树,坚韧的劳作者 一点点扎进土里 或许沉得住气的心 也是如此才涤净 我的眼神将保有 落日而不是黎明的红色 它召唤着夜晚而不是白天 它是想要藏身于黑夜的火焰 我身上会有 怀恋黑夜的标记 但随着奶色的砍柴刀 我总归还是要穿越它 在我眼里却永远会有 一支遗...

湖畔杂诗05·武大郎

Cavafymonami

湖畔杂诗05·武大郎 武大郎其实叫卡杜拉 因长得矮,中国人给他取了这个名字 现在当地的工友也都学会喊他武大郎 只因为Udalang对他们来说发音并不困难 但院儿里除了中国人,没人知道 武大郎是对矮个子的讽刺 更不会知道,武大郎被戴过绿帽子 我刚来的时候,经理曾经想...

译诗练习·曾等待我们的人 尤瑟纳尔

Cavafymonami

给女逝者的七首诗 第一首 曾等待我们的人,厌倦了等待, 在我们到来之前就已经死去, 收回了他们支撑不住的胳膊, 给我们留下内疚,而不是回忆。祈祷,鲜花,最感动的姿势, 只是迟来的礼物,得不到降福; 活着的人无法被死者听到; 死亡,死亡来临时,连接着我们但不能同存。

1

译诗练习·镜子 蕾内·维维安

Cavafymonami

镜子 我欣慕你,我是你忠实的镜子 因为我沉溺于你只为爱你更多; 我梦想你的美,我与之融合, 我的双眼做成了你双眼的镜子。我爱慕你,我的心是最深的镜子 在那儿映照着你不停变换的情绪。你满怀希望的时刻它被整个地照亮 你不着痕迹的忧伤也让它慢慢垂死。

湖畔杂诗04·狗咬猫

Cavafymonami

灰猫的妈妈 厨房的桌子下面藏着三只新生小猫 今天上午,厨师老张捉出一只灰色的 要把它扔出去,“这种东西在厨房,不卫生” 来到院子里的大树下,卧着那黄狗 老张心生一计,将小灰猫扔在树根处 小猫背靠着树皮,龇着牙 张起爪子。用刚学来的姿态作势保护自己。

译诗练习·吉耶维克 诗两首/苏美丽 译

Cavafymonami

细木工 我看到细木工 充分利用木料的长处。我看到细木工 比较几块木板。我看到细木工 摩挲最美的那块。我看到细木工 拿近刨子。我看到细木工 赋予它恰当的式样。你还唱着,细木工, 在组装衣橱的同时。木头的气味使我 记着你的形象。而我,我组装词语 这几乎是同样的事。

译评·王以培译《兰波作品全集 》中的几处错译指正

Cavafymonami

言在先: 本文不涉及系统的文学、诗艺批评,仅仅为了译文中有待商榷的几处疑似翻译错误而作,附带抒发些不足一孔之见的读后感。我手中在读的是作家出版社2011年11月第一版的《兰波作品全集》,译者王以培,此版本为修订再版,最初的译本是由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译诗练习·屁眼的十四行诗-魏尔伦 兰波

Cavafymonami

屁眼的十四行诗 褶皱暗沉如紫色扣眼 它喘息着,轻蜷在泡沫里 仍残留爱的湿润,随着愉悦的倾泻 从白色的臀部直至褶边的中心。犹如牛奶色眼泪的细丝 哭泣,在烈风的催动下 穿过红色泥浆的微小硬块 向天性召唤之处沉沦。我的梦总深入它的风门; 我的心神,妒羡肉体的交媾, 成为野性的内眦和啜泣的窝巢。

【译介】乔治·桑和缪塞的“小黄诗”

Cavafymonami

乔治·桑 众所周知,乔治·桑是十九世纪的“妇女文学”巨匠,女权主义的开山鼻祖(比波伏瓦早一百年),将众多男性文学家,艺术家迷得神魂颠倒的“美女作家”。不过,后来看了她的画像之后感觉也并无什么倾国倾城之容貌,难道仅仅靠满腹诗书就能追求者众?

【翻译】《吟唱诗》译后记和桑德拉尔小传

Cavafymonami

桑德拉尔自画像布莱兹·桑德拉尔(Blaise Cendrars,1887-1961),跟让-雅克·卢梭一样是出生于瑞士的法国作家,1916年入法国籍。笔名读音接近于火炭和灰烬两个单词,寓意凤凰的涅槃重生。早年除了经常造访俄国,还到过美国、中国和印度等国家,旅行经历极其丰富。

【译诗】西伯利亚大铁路和法国小让娜的吟唱诗——布莱兹·桑德拉尔 La Prose du transsibérien et de la petite Jehanne de France

Cavafymonami

诗集法文版初版封面西伯利亚大铁路和法国小让娜的吟唱诗 ——献给音乐家们 在那个时候,我的青少年时期 我刚十六岁而关于童年的记忆已经消逝的时候 我在距离出生地一万六千法里外的地方 我在莫斯科,在这个拥有一千零三座钟楼和七个火车站的城市...

PDF诗集丨《想象告白的夜晚》苏美丽

Cavafymonami

前言 我尝试写诗,大概始于2014年进入大学的时候,大一写了不少的习作,但没有一首是可以放在诗集里的,因此都丢弃了。2015年的秋季,我认识了赖俊辉,加入了他创建的源诗社,从那时才开始真正地入门,因此我必须在这里提到他的名字作为纪念,也感谢他,这个比我还小一岁的学长,带我认识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