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歌的形式
MaryVentura
maintainer
27 Followers
59 Articles

詩歌的形式|Susan Howe的具象詩集《調和》與1939年12月8日

MaryVentura

Susan Howe是一位1937年出生在波士頓的詩人,我也是第一次接觸她,就讀到有趣的具象詩歌。願在冬季分享給大家,在寒風中送一眸清新和思緒。

1

詩歌的形式|亞裔詩歌裡那些可數&不可數的痛

MaryVentura

如果我相信禱告的力量,上面這首詩畫出來的部分就是我的禱詞。可能我是相信祈禱的,至少哭牆裡沒少塞紙條。原來我潛意識裡上帝是不讀詩的,不然我那些紙條裡至少也應有一句詩⋯⋯那個人的、集體的、可數與不可數的願望詩人都寫得何等清楚。無論如何,是以此文,紀念身在海外的亞裔們那些可數的和不可數的痛。

4

書評•評書|《次要情節》裡來自新疆的維族聲音(下)

MaryVentura

到那時候,誰來寫詩?詩究竟會在遠方還是在牢裡?(至少請你讀完Tarim這首詩)

8

詩歌的形式|致《所有跪著的花》:你有幾個「一千零一夜」?

MaryVentura

你如何形容自己的Trauma?你又有幾個「一千零一夜」?

4
Back to All
This Way 👉詩

This Way to the Poetry|《我》與其翻譯

MaryVentura

真有意思,繁體字的「聽」還保留著「耳朵」偏旁,至少,是受動者一方的字形;簡體字的「听」已經是「口」字旁了,抹煞了受動者,只有一張嘴,是描述說者的字形,能不能算是被動的極致呢?昨天我種下了一棵Golden Bell。

詩歌的形式|旖旎的新加坡:Urban與Florids的交錯

MaryVentura

白鱘滅絕了。或許艾米莉說得對,希望真的是長了羽毛的,有著翅膀的。

1

書評•評書|Speak Not & Fricatives 裡的語言之爭

MaryVentura

於是,這篇文章也獻給香港吧,那個在我心中永遠保有原來色彩的地方。只不過,我所喜歡的《Fricatives》是它所涵蓋的主題之廣,描述之細;而我所喜歡的《Speak Not》是它的廣和深,也是它濃墨重彩地描摹香港、粵語,還有意第緒語、希伯萊語等。它們讓語言不再僅僅是很多人口中的「語言」,而是沾染了剪不斷、理還亂的社會、歷史、政治,掙扎、糾葛、包容和貫通。

6
This Way 👉詩

詩歌的形式|一、二、三、五、七、十

MaryVentura

據她說,天安門廣場地磚都是連夜換的,因為打溼了。

等候室

泥梨

必被田野吸引 等候室,斜于椅背观察,模仿倒伏 前,戏剧之光,半熟的躯干 埋入麦克风,浇灌一株 破裂、压力 鼓胀的谎言 或许,披乘客外衣的病人 哑声肯定,广播传至以下: 舞台,关注机坪积水,窗边互不相识的雨速,势大 引导天边,鱼群抖擞的鳞光,三秒记忆 垒起质密广大、歌谣中的金字塔 ...

1
This Way 👉詩

詩歌的形式|《生人的人生》迴文組詩之四

MaryVentura

母親節,對號入座,願者上鉤。

This Way 👉詩

詩歌的形式|《生人的人生》迴文組詩之三

MaryVentura

海上望上海,春長在長春。《生人的人生》迴文組詩四首(英文譯文)發表於Asymptote Journal "Translation Tuesday"。圍爐中僅附上中文原詩。

詩歌的形式|Bukowski那首描述俄國暴行的詩

MaryVentura

也正是如此,詩中突兀地出現這段暴行的描寫扎眼到刺心,格格不入到荒謬絕倫,又一本正經地真實。很Bukowski。

1
This Way 👉詩

詩歌的形式|《生人的人生》迴文組詩之二

MaryVentura

《生人的人生》迴文組詩四首(英文譯文)發表於Asymptote Journal "Translation Tuesday"。圍爐中僅附上中文原詩。

詩歌的形式|《耳聾共和國》中的一抹寂靜

MaryVentura

戰爭把個體的存在感和意義先是縮到極小,用家國情懷來碾壓、代替,然後,又由於樁樁件件的悲劇,個體的意義和存在感再被立即放大,大到一個人、一個家都無法承受。

This Way 👉詩

迴文日的迴文詩殘篇

MaryVentura

在長春春長在

1

詩歌的形式|三顧Amanda Gorman

MaryVentura

Amanda Gorman的新詩集《Call Us What We Carry》。這樣美的詩歌,如她所說,是一字一句將語言變成了諾亞方舟。正如我們知道語言可以如何傷到一個人一樣,語言也可以拯救——「Language is a life craft. Yes, Language is a life raft. 」

2

書評•評書|獲得本年度「前瞻詩歌獎」的POOR

MaryVentura

一定會有呼喊。

1

書評•評書|殺女嬰、買賣器官與《美國憂鬱》

MaryVentura

遺憾的是,《美國憂鬱》這本詩集並未能進入Goodreads的最終一輪投票評選,反而一些現今流行的Insta詩歌集在粉絲的瘋狂投票中勝出⋯可惜,文學總要輸給Insta quote嗎?可嘆,我願這一分享能讓更多的人讀到她的聲音,為美國、中國憂鬱, Weltschmerz不是嗎?

2
This Way 👉詩

妳看到那寂靜了嗎?|車前子《無詩選》的形式

MaryVentura

【本文發表於《文訊》雜誌2021年11月刊,英文見原文🔗,中文略有改動。】

詩歌的形式|波光粼粼的未知【二】Zong!

MaryVentura

詩人將本已乾枯的「Zong案」卷宗變成了這樣的詩篇,是想以人類最初的表達方式——詩——喚醒、紀念、傳承一段或被忘卻、或被銘記、卻依舊在上演的悲劇。

1
This Way 👉詩

詩歌的形式|《生人的人生》迴文組詩之一

MaryVentura

《生人的人生》迴文組詩四首(中英文對照)發表於Asymptote Journal "Translation Tuesday"。圍爐中僅附上中文原詩。

詩歌的形式|水墨繪本的力量【一】波光粼粼的未知

MaryVentura

《追風箏的人》的作者Khaled Hosseini寥寥幾句詩,散落在淚眼模糊的水墨之中,像是波德萊爾筆下黑暗中的希望,是蝙蝠在無光的空間裡的撞擊聲。大海展現在背井離鄉的人面前時,還依舊是一片承載著陽光的湛藍。人們的背影中沒有多少行囊,倒是只能披星戴月地看著。而大海,奉上的卻永遠是波光粼粼的未知。

4
This Way 👉詩

Fear

MaryVentura

fear has a spine

書評•評書|天災人禍時被抹殺的名字本應成為詩歌,七七四十九

MaryVentura

「除了世越號沈船事件,在我們的國家還有很多事件中人們在政府的暴力打壓下失去了生命。在抗拒不公的同時,很多人大批死亡;而很多人甚至死於不公正的指控。只要有這些事件發生,我就寫下這些詩歌。」——Kim Hyesoon

2

書評•評書|「戰後」她們被迫成為異鄉人:Hardly War & After Every War

MaryVentura

流亡從未停止,流亡人對自己離開的那個地方的情感也從來不只是不捨和憤懣,流亡是帶著痛重生;流亡,在任何一個時代都伴著勇者的抉擇。這些女性在流亡中依舊筆耕不輟,創作屬於她們的詩歌,用母語來包圍、浸潤曾經的回憶和無法改變的那份熟悉。她們被迫成為了異鄉人,卻不曾放棄,用詩句將戰爭、人禍化作又是人類獨有的語言呈現出來。

書評•評書|李箱的詩、故事、百變的形式

MaryVentura

很多時候,人們覺得超現實主義詩歌不知所云,但在李箱這裡不是這樣的。李箱的詩歌中有糾纏不休的過往;有不須畫筆即可勾勒出的一幅幅圖畫;有數學、建築設計、日文、漢字;李箱也在詩歌中表達「孝道」的束縛及自己的掙扎——「在感天動地的孝道形式中——我準確地依照傳統運作,但是依舊終日處於懼怕之中」。

1
This Way 👉詩

詩歌應景|釵頭鳳

MaryVentura

今天郵箱中意外收到一本雜誌,打開一看原來是《工人文藝》刊登了我之前寫的一首古詩,寄了贈刊來。心中還是欣喜的!這首詩之前在我的兩個半中國裡作為那「半個」出現過,哀的是香港與澳門。喜歡這一期的封面,是船🚢,可是,是在地上的船,是這艘船擱淺了嗎?還是讓它供孩童們遊玩,讓它們從小知道船的意義,船帶我們離開岸,也尋找岸。

3

牆上的「詩」|以色列的街頭塗鴉藝術【多圖】

MaryVentura

「我們愛上自己,而從中抽身的唯一出路不是通過他人,而是通過藝術。因為藝術將我們與他人用一種『唯我論』的超自然網絡形式聯繫起來。」疫情奪走旅行和看展一年多,如今回憶中首先出現的竟是在路上鍾愛的街頭塗鴉藝術。就是這樣一個個地方,戰爭、思考、歷史、爭吵、熱情和雜亂並存,喧囂與吵嚷透著生活的氣息,透著脾氣,透著勃勃生機。

2

詩歌的形式|行走的史詩&哀嘆衰老時仿若遺失的Style

MaryVentura

似乎他們是行走的史詩,不豪邁悲壯,卻堅如磐石,又如潺潺溪水,讓我時刻感受到一種比他們更大、比生命更大的一種存在。現實而言,我不知道自己記憶中的他們是否還健朗,而如若他們真的一個個漸漸離去,我們依舊不會遺忘——always,忘不了她肩膀上的🦜;忘不了她如風的腳步;忘不了她的背影;忘不了她的銀髮⋯⋯

4
This Way 👉詩

Look at the Silence You See

MaryVentura

… to descend into the untranslatable, …— Roland Bart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