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84 篇作品累積創作 204799 
fide

天竺胡人魔術

火之二則.之一晉永嘉中,有天竺胡人,來渡江南。其吐火,先有藥在器中,取火一片,與黍餹合之,再三次呼,已而張口,火滿口中,因就爇取以炊,則火也。又取書紙及繩縷之屬投火中,眾共視之,見其燒爇了盡。乃撥灰中,舉而出之,故向物也。——《搜神記》 我是吞火的人,我以幻術吞吐文字,把它們變成...

fide

激進市場:市場越大,越自由?

這篇沒寫完的讀書筆記放了超過一年,那時候一直拿不定主義要寫,我因為馬特市上好些人對這本書的激賞而讀了這本書(最早看到@寶博士 介紹,然後@不明飞行兔 跟@高重建 也都陸續推薦),但讀完之後我絲毫不分享他們對書中刻劃的藍圖的熱情。

fide

Science of Sleep

我們在夢的入口相遇你向我伸出手:「沒有關係,因為這是夢」我們一起踏入夢境 夢裡有什麼,我也不知道就像,我其實不記得那個色彩斑爛情節卻顛三倒四撲朔離迷的同名電影(都說了是夢嘛)(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輕易拍夢)(又不是fefe)我們也許踏進一間牆上都是五彩玻璃罐的雜貨店裡面裝滿童年的糖果...

fide

前塵往事

上個禮拜某天的日記: 我是怎樣,好好地一大早起來,走了路,讀了兩頁A Lover's Discourse,因Barthes寫到信,跑回去翻之前的email,再回去翻明日報/mypaper,忽然一下前塵往事上心頭,有H,但也不止H。其實我還是不太能看自己那時候的信,自說自話的,傳教...

fide

我手寫我口不好嗎?

——讀葉嘉瑩《唐宋詞名家論稿》論吳文英與詠物詞篇章有感這是一個我手寫我口的時代,書寫與發聲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普及,理論上來講,每個人都可以讓自己被全世界聽見。話語就是力量,讓自己的聲音、故事被聽見,是那麼那麼重要的事情,在我們的時代,也因此改變了一些事。

fide

不要叫我恐怖份子

@無盡的旅程 : 我一直沒能也不知道如何對你的《愛,仇恨,與塗鴉的那道牆》系列進行任何反應與討論,要認真回覆,太難了。首先,單是要對那些地方複雜歷史造成的複雜局勢、政治與宗教衝突(在那裡,政治與信仰是分不開的)的原委具備一些些起碼的了解,就已經很難了。

fide

夜間飛行

我就是想像現在這樣,自以為是地喜歡你不由分說地寄很糟的詩給你我就是想要任性狂妄顛三倒四朝三暮四對我就是軌道壞掉的過山車隨時都可能飛衝出去不負責任地和你說很多不負責任的話想大聲歌唱時就唱就算你總是雙手緊緊摀住耳朵(但我看到你悄悄鬆動的小指) 感情如果是座教堂那你不知道你恰好遇上一個...

fide

Merry Christmas, What a wonderful world

今年對許多人來講,都是艱難的一年。因為疫情影響工作、學業、經濟、感情、家庭,受限制的行動,與所親所愛兩地相隔,日日看著疫情死亡人數升升降降,心情也跟著上上下下。相對於許多人經歷的,我並沒有受到那麼大的波及,除了和大部分人一樣受到封城鎖國,旅行跟移動的限制以外,我的生活並沒有受到很大的衝擊。

fide

我喜歡怎樣的人(非誠勿擾)

要不來談一場精神戀愛我不在乎你的性別長相年齡體重星座與血型(婚配狀況)(孩子幾個)(血壓與膽固醇)只要你的靈魂夠性感與裸露但記得正面全裸\full frontal未必最撩人 喜歡危險,喜歡猥褻,喜歡變態,喜歡異色喜歡溢出軌道,喜歡不確定,喜歡不按牌理出牌喜歡歪斜,喜歡暴虐,喜歡背...

fide

名字的玫瑰

從我在Matters上發第一篇文章,到現在也超過一年了。Matters新人打卡這個傳統,是我在馬特市上開始寫之後才開始的,所以我也沒寫過自我介紹。事實是,我相當慶幸自己逃過一劫。自我介紹這種東西本來就很難寫,我們也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