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落遠

如果可以,我願意是詩人

某個路口

發布於
我是古老石磚刻就的國王 在博物館流亡 荷馬們沒有在意一種東方的敘事 只是面具有些發黃 變成了乾草和飼料 被馬蹄踩成古道 新生的月 響起銀鈴般的笑 大漠隨孤煙陪葬 商隊也不來往 等綠窗紗吹皺宮牆

熾熱的夜 垂涎

某個陌生的人

他少年的誓言

直抵我空落落的心房

寂寞的城 是否

牽掛河神的新娘

為他裝扮飾頭


某個路口

一支欲蓋彌彰的旗

述說夢的顏色

貓頭鷹 歪著頭

夜裡的騎士

在森林遊蕩

拯救困住的公主


我是古老石磚刻就的國王

在博物館流亡

荷馬們沒有在意一種東方的敘事

只是面具有些發黃

變成了乾草 和飼料

被馬蹄踩成古道

新生的月 響起銀鈴般的笑

大漠隨孤煙陪葬

商隊也不來往

等綠窗紗吹皺宮牆


只有你承認 就那麼相視無言的站著

彼此都有彼此的影子

不管是夕陽還是黃昏

都好

只有你丟來的手帕 我的棗花

天氣涼爽

我們手拉著手

就好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